“嗯。”道长笑着点点头:“捉鬼驱邪,按上身的价格,价目表有规定,到时候我们会给您补一份服务合同。”

钱浅和道长直接去了医院。小弥虚弱的躺在床上,她还在留院观察期,医生对于她褪不下去的低烧困惑不已,做了许多检查也没结果。

小弥望向钱浅的眼神有些陌生,她最后抱歉的冲钱浅露出一个微笑:“对不起,那天我打了你,那不是我的本意,我甚至连你的脸都记不太清楚。”

“但你记得为什么打我对吗?”钱浅冲小弥露出微笑,一脸豁达的模样。

“对。”小弥点点头:“你挡了路,我那天似乎很急,但是我忘了我着急什么,抱歉,一生病糊糊涂涂的。”

“小弥,”道长在一旁平静的开口:“你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都可以说给我听听,我妹妹说你那天在公交站一直在哭,你为什么哭?”

道长在整个学校都出名,人人都知道他是高一某个女同学的漂亮哥哥,小弥很显然已经认出了他的脸。

“我知道你,”小弥的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你在我们学校很出名,经常在学校门口接你妹妹放学,我们班好多女同学都喜欢你。”

“红颜祸水的脸,这种祸水其实我们家有两只,你爸爸妈妈都看到了,那天我哥带我去你家了。”钱浅皮皮的接过话头,想要安抚小弥紧张的情绪,她不是看不出来小弥想要转移话题,但他们今天必须挖出来小弥到底是怎么招惹到怨聍的。

“我记得,但是记不清了。”小弥显然有些懵:“我……我不知道那天来我们家的两个人就是学校门口的帅哥。不应该啊……你哥哥的脸这么好认。”

“嗯!”钱浅点点头:“你病了,发烧。一定是哭到发烧,所以那天你为什么哭?”

“我……”小弥的脸色黯淡了一下,她低声答道:“我最近常常哭。别告诉我爸妈,他们会担心的。是我不好,总是情绪失控。我上学期交了男朋友,是我同班同学,分手了。本来我以为我已经走出来了,可是没想到……最近又严重了。那天刚好出成绩,我考得不好,再加上心里的事,就很难过。”

第1128章:老板,我不负责善后(66)(看!我要变身了加更)

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事,少男少女在荷尔蒙作用下酸甜的恋爱,但是一对不成熟的孩子,学会了相爱却不知该如何相处,没过多久就吵架分手。许多人的初恋都是这样的结局,大多数的人会难过,会痛苦,也许在很久之后也都还在遗憾,但谁也没倒霉到小弥这个程度。

十六岁的小弥在和男朋友分手之后,着实痛苦了一阵子,这个年龄的少女,喜欢放大自己的一切情绪,因此分手之后她自怜又自苦,她的痛苦非常真诚,也很难摆脱。小弥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上学的时候、与朋友在一起的时候、面对父母的时候她都能保持正常,但只要她一个人呆着,种种分手后的不甘和疼痛就会不受控制的冒头,让她很难忍受周围的空寂和孤独。

因此,分手后的小弥有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坏习惯——夜泣。

每天晚上,小弥和爸妈道晚安回房间之后,通常会整夜失眠,她一遍遍回忆恋爱时的甜蜜和分手时的痛苦,控制不住的哭泣。一天又一天,几乎每夜她都是哭泣着睡去。她原本以为自己哭一哭就好了,却没想到,自己越哭越难过,几个月过去,她似乎沉浸在悲伤中,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就是会很难过。

她也越来越憔悴,精神恍惚,脾气暴躁。小弥的父母不知道她怎么了,一直非常忧虑,但小弥非常强硬的拒绝了父母询问干涉,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每到午夜,她总是觉得悲伤难以抑制。

听了小弥的讲述,道长基本已经心里有数了。小弥是个高中生,每晚上床睡觉的时候都已经接近十一点,午夜夜泣是很危险的行为。夜哭的女人,的确很容易招来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怨聍喜欢夜泣的女人,悲伤和怨愤是它们成长的温床。普通的厉鬼经过眼泪的浸泡和负面情绪的滋养,渐渐成长为怨聍,紧接着,一步一步蚕食自己的宿主。它们会越来越贪婪,夜泣女人日渐虚弱的灵魂渐渐不能满足它们的要求,它们会引诱宿主走向死亡,吞噬宿主虚弱的灵魂,然后继续寻找下一个受害者。

幸好钱浅及时发现了小弥身上腐烂的怨聍,否则她坚持不了多久。它甚至已经在那群有“天赋”的孩子里看中了下一个目标。

钱浅和道长在看过小弥之后,直接去了小弥的家里,看家宅。凶剑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他们了,小弥的妈妈在医院陪着女儿,他爸爸来陪着道长和凶剑净宅。看来这个最硬不承认有鬼的爸爸,还是为了女儿妥协了啊。..

聊天中钱浅得知,小弥的爸爸是个小公务员,在这个大城市里,科长级别真的算是很底层了,他为人老实厚道,不争不抢,天天笑呵呵的上班办公,笑呵呵的回家,跟自己妻子的感情也很不错。

而小弥的妈妈是个小公司的会计,脾气好,人很热心,平时工作兢兢业业,两人工资算不上高,但也不缺钱,一家三口之前一直过得平静又幸福,从来没遇到过奇奇怪怪的事。

“幸好你们两口子都是好人。”道长在小弥家看了一圈之后感叹:“幸好您和您太太都是真正善良的好人,真诚待人,从心里就很纯善的那种。您女儿也算是沾了你们两口子的光,否则不等我家宣宣发现,恐怕她就坚持不住了。”

“哈?”小弥的爸爸一脸懵。好人?他一直都这样啊……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

“我不会危言耸听的蒙您,”道长说的直白:“您家里其实很干净,不需要净宅。不是因为您家风水好,是因为您家里有您和您太太这两个真正的好人。我说的好人,不是表面上做功德的那些为了某些目的做好事的慈善家,还有嘴上宣扬善念而心思阴暗卑微的道学家,而真的是心存善念,人品清正,真诚待人的人。这样的好人家里往往气场清明,阴晦邪祟不太喜欢这样的环境。”

“啊?”小弥的爸爸显得更懵,他犹豫地看了道长和凶剑几眼,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按照你们的说法,我女儿不是招了那些东西吗?那些东西不喜欢我们家,怎么还找上我女儿了?!”

“您女儿的房间是阴面,她窗外其实是个‘通道’,我这样说您能理解吧?”道长指了指小弥房间的窗户,对小弥爸爸解释道:“您家里气氛那些东西不喜欢,但坏就坏在您女儿这屋里长期不见阳光,她又夜夜在这扇窗户下夜泣。午夜夜泣是很忌讳的,会招来不好的东西。”

“天天晚上哭?”小弥爸爸吃惊地张大嘴:“我和她妈都没发现,我们太失职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rb7.dzhhyy.com  x7s7m.dzhhyy.com  70d5.dzhhyy.com  mgv7f.dzhhyy.com  c9a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