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棠想到卫小山看自己时欢喜的眼神,也跟着无声地哭了。

郁文和卫小元听到动静赶出来,看见三个泪如雨下的人,郁文不由重重地叹了口气,人慢慢地缓了过来,歉意地对卫小元道:“刚才是我说话有欠思量,你不要责怪伯父,谁遇到这样的事,心里都不好过。你也多劝劝你父母,节衰顺变。我等会跟着你去家里看看,让她堂兄去给小山上炷香。”

卫家这样地讲道理,丧子之痛时还能顾及到郁棠的名声,他们应该心存感激才是。

卫小元很是意外,看了几眼一面落泪一面劝慰着长辈的郁棠,心中一酸。

这大约就是情深不寿了。

小山知道郁家也瞧上了自己,一直兴奋得都不知道怎么好。

可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意外。

若是这两人能成了夫妻,该有多好啊!

不过,小山不在了,郁家没有避之不及,郁小姐还因他落了泪,小山泉下有知,想必也会高兴的。

他想宽慰郁家的人几句,郁文已拍了拍他的肩膀,痛声道:“我这就去换件衣裳,让人唤了阿远过来,我和你到你家去。”

卫小元犹豫地看了郁棠一眼,想跟郁棠说说自己的弟弟,转念又想,就算郁棠知道了又如何呢?不过是更伤心罢了。若是以后过得好则已,若是以后遇到不顺之时,总想着这门没成的亲事,岂不是让她以后也过得不安生。

他最终什么也没说,朝着郁家女眷郑重地行了个礼,出了郁家的大门。

第二十八章 死讯

晚上,郁文和郁远从卫家回来,听到消息的郁博也赶了过来。

一家人坐在厅堂里说起这件事,郁文毫不掩饰对这门亲事的可惜:“真正的厚道人家。卫老爷不说,是个男人,就是卫太太,见了我也是一句苛责的话都没有,不停地说对不住我们家阿棠,还反复地跟我说,以后若是有什么流言蜚语的,都可以推到他们家那边去。你说,当初我们怎么就没有和他们家老三议亲呢?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件事了。”

郁博听着也觉得可惜,道:“那明天我也过去给送份奠仪吧!阿远呢,去给卫家帮帮忙。人家厚道,我们也不能不闻不问的。就算是以后有什么流言蜚语的,也不能推到卫家人的身上。那孩子人都不在了,还怎么能坏了他的名声?我们家的孩子是孩子,别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

“是这个理。”王氏长叹道,还怕郁棠听见了不高兴,去看郁棠。

郁棠默默地坐在窗边,像被霜打了的茄子。

刚刚听到卫小山死讯的时候,她觉得很震惊,震惊过后,是可惜,可惜过后,却是浓浓的伤心。

这么年轻就没了。

父母得多不好受啊!

推己及人。

想当初,她知道父母遇难的消息,像天塌了似的。

他的死,肯定让他的父母也觉得像塌了天似的。

让她心一闲,就会想起他那双看着她绽放喜悦的眼睛。

郁棠就会忍不住眼眶湿润。

再想到卫家的厚道,她突然也可惜起这段还没有开始的缘分。

她恹恹地坐在那里,连话都不想说。

王氏走过来轻轻地搂了搂她,低声道:“阿棠,这不关你的事。人这一生还长着呢,这不过是个小小的坎,时间长了,就好了。”

陈氏这才惊觉自己忽略了女儿的感受,忙走过来和王氏一起安慰她。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urpoy.dzhhyy.com

2plsw.dzhhyy.com  mir.dzhhyy.com  kif5.dzhhyy.com  5yyto.dzhhyy.com  n0xa.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