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坚持把她送到了门外。

妞子把一个小坛子——里面是她自己做的咸菜,还有一包干菜塞给容真真,于是,容真真来时拎着大包小包,走时也带着大包小包,分量依旧不轻。

走过了妞子家的院子,再走过挂了大锁的大壮家,她看见虎子正往门上贴福字。

看见容真真,他愣了一瞬,旋即喜气洋洋道了声“过年好”,小翠听到门外的声音,抱着孩子走出来。

她怀里的小女娃才几个月大,软乎乎的一团,因天太冷,包得严严实实的,连脸都没露,容真真只看到她小小的鼻尖。

柔软而脆弱的生命总会引起别样的怜惜与疼爱,容真真的心像泡在了温水里,她用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声调说:“这就是你们的大女儿吗?”

“是啊。”虎子看着小翠怀里的小不点,面上也变得柔和起来。

也许刚出生时,这个孩子因为是个女娃,不太受到欢迎,可降生一段时间后,她获得了所有人的喜爱。

虎子笑成了傻子,他笨拙的用手指头点着孩子的头,“大丫,叫声爹来听听。”

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自然是不会叫人的,虎子也只是逗着她玩,可他下手没轻没重的,小女娃便很诚实的表达了自己的感受:“哇——!”

孩子的哭声蓦然响起,院内立马传来虎子娘气急败坏的骂声:“虎子,你又干什么了!”

她匆匆忙忙的从里面冲出来,“老娘说过多少次,不许把大丫戳着玩,你怎么不听呢……”

虎子娘,也就是陈三媳妇看见了容真真,她顾不得训斥儿子,只惊喜道:“哟,是福姐儿啊,都成大姑娘了。”

容真真亲亲热热的叫了声“三婶儿”,又给她拜了年,陈三媳妇笑得合不拢嘴,回头对小翠说:“把孩子抱进去,别吹了风着了凉,顺带给我把柜子顶上的那包东西拿来。”

于是,容真真就拿着推也推不掉的一包柿饼,回了在学校的那个小窝。

因为去了两个地方拜了年,她回去的时候已经不早了,不麻利点做事,或许午饭也要推迟。

秦慕放下笔,过来帮她做事,容真真忙劝阻道:“你手上还有伤,去歇着吧,别忙活了。”

“我右手好好的,还可以做事。”秦慕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虽然左手不能使劲,但只一只手,也可以烧火和面。

今天毕竟是过年,虽然条件不好,也不能太简陋。

容真真从市场上买了大骨头,和着白萝卜炖骨头汤。

又舀了几大勺从她娘那儿带回来的面粉,打了鸡蛋,调和均匀,裹在切成块的萝卜上,用来炸萝卜丸子,最后又炒了个醋溜白菜。

两菜一汤,再加上面糊与妞子送的咸菜,这就是她所认为的不简陋了。

不过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这些菜也已足够,只是看着不太有过年的气氛。

秦慕沉思了一会儿,自己翻了红纸出来,写了几个福字贴在门上,又给老廖那儿送去一张。

老廖过得也怪冷清的,过年并不能使他多感受到几分喜悦,他只像往常一样,焖了一碗饭,再加点酱菜,连菜也懒得炒,还是秦慕端了一碗炸丸子过去,算是给他添了个新菜式。

老廖盯着他看了半晌,伸手把碗接过去,嘴里咕哝了两句:“两小孩,不懂持家,瞎发善心……”

秦慕无奈又好笑的摇了摇头,他听到屋里在叫他:“吃饭了。”

他便折身回去,帮着摆碗筷。

两个人吃着饭,也时不时的开始聊几句,聊的是容真真写的小说。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mg44f.dzhhyy.com  dqge.dzhhyy.com  7rcb.dzhhyy.com  cdw.dzhhyy.com  mxd6.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