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觉得她最好。”

西门听到铃木的声音,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正想找个适当的玩笑把话题转走,铃木园子反而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脸颊:“运动系的女孩子身材最好了,胖一点也没关系,匀称就行。”

比如小兰,没事瞎减什么肥呢。

西门总二郎下意识觉得这话题有点奇怪,但很快就找到了奇怪的点:哪有和相亲对象讨论前女友身材的?

他将将松了口气,就听铃木小姐十分感叹的说:“女孩子胖了又怕什么呢,胖一点抱起来才舒服啊。”

拒绝甜点就算了,连肉都不肯吃,小兰强忍着,她自然也不能一个人吃的满嘴油。

那是一个人减肥吗?

那明明是折磨两个人!

回忆起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铃木园子干脆利落的在原地打了个寒颤。

按照惯例,西门这会儿,就应该像过去哄无数个似乎对自己身材不太满意的女孩子时一样,温和的告诉她【你一点都不胖,这样就刚刚好,已经很可爱了】。

但话没出口,那股奇怪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对哦。

他灵光一闪,终于找到了怪异的点:铃木园子小姐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内容、甚至是站的男朋友角度,和他过去的习惯用语……

似乎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啊!

与其说是自我嫌弃胖了,倒像是对某个不在这里的人说的话。

西门总二郎内心先是咯噔一下,复又开始疑惑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毕竟他经历这种事情多,下意识便会拿来参考,谁知道铃木家的傻白甜是有心还是无心的呢?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摸了摸脸颊,一边按照原路往甜品店走,一边说起了道明寺的糗事,连稍带打|黑了他一通之后,假作不经意的感叹:“说起来园子基本上认识了我身边的所有朋友,但我还不知道你的朋友什么样呢。”

铃木园子可淡定的的回答:“无所谓,反正我没有朋友。”

“哈?”

西门总二郎一直觉得她傻白傻白的,因为眼睛大且表情丰富,整个人热烈的甚至有种聒噪的感觉,比起小太阳,这种姑娘倒是更像小麻雀……

结果居然没朋友?!

等等,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充斥着血与恐怖的初见:“我记得园子那天带的包里面,似乎有个红色的礼物盒子对吧?那不是朋友送的吗?”

园子理所当然的反驳:“小兰当然不是朋友。”

敏锐的雷达迅速BIU了一声,西门心说这是个女孩子吧……

紧接着他又想起了自己从无数个女朋友身上总结来的经验:女孩子之间的友谊,有时候会黏糊的超乎想象,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所以更亲密的说法应该是:“是姐妹?”

铃木园子原地顿住了,仿佛十分疑惑西门怎么能问出这么神奇的问题:“你来之前没有看过基本资料吗?我是有个姐姐的呀,可绫子又不叫小兰。”

西门无法理解她给每个人贴个标签的单一性的逻辑,就继续猜测道:“那么是学姐?还是崇敬的人?”——类似于英德的姑娘们对藤堂静的感情。

“不啊。”

铃木园子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名词能准确概括小兰在她心里的地位,恩同再造这个词她还不知道怎么表达,最后只能遗憾的说:“要是当年的约定算话,我倒是不介意和小兰过一辈子,话说形容亲密关系,我觉得【我的骨中骨肉中肉】这句话,完全就是巅峰!”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pxrmq.dzhhyy.com

nvq3.dzhhyy.com  lat.dzhhyy.com  akvl.dzhhyy.com  on5l.dzhhyy.com  t89c.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