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的盒子?”钱浅顿时一愣:“怎么像是剑匣的尺寸啊!!”

“你这样一说的确是像。”7788又仔细看了一眼那个锦盒:“和你之前鱼肠剑的剑匣尺寸的确差不多。玄雾阁主抱着这个盒子回屋了,看样子是裴仁楷送给他了。”

“7788……”钱浅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你说这盒子里装得会不会是赤炎剑啊?剧情里说了,最后阎家赤炎剑是落在玄雾阁主手里……”

“你这个分析好可怕!”7788假惺惺地在系统空间缩成一团:“如果是真的,那剧情里的正派裴仁楷显然是阎家灭门案的知情人,而且还是跟玄雾阁主一伙的。”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钱浅一脸正经地问道:“咱这个位面的完成度评判标准是什么啊?”

“这不是废话嘛!”7788甩着小尾巴丢给钱浅一个不屑的小眼神:“复仇文的评判标准当然是阎婧玉成功复仇啦!难不成还能是别的?!”

“嗯!”钱浅严肃地点点头:“我就是在想,阎婧玉的仇人到底有多少。总觉得剧情好不靠谱的样子……”

第643章:侠女,我就是个卖力气的酱油党(18)

又是五天,马上就要过年了,玄雾阁主和夫人带着那个长条盒子走了。钱浅的生活也回归了正常。这次掌门宅邸的帮工经验,是几年来钱浅唯一一次近距离接触剧情人物,其后的几年,钱浅这个不上档次的普通弟子再也没见过裴仁楷一家子,她的小生活过得很规律,每天练功、在天极苑帮工、隔三差五上山练剑,偶尔会到李箬苡家里溜达一圈,顺便混顿饭。

一眨眼五年过去,钱浅十三岁了,她的任务时间还没到,但7788和她都挺紧张,原因无他,李桃花就是死在十三岁这一年,原因不明,凶手不明,唯一的线索就是一封山下民信局取来的,寄给门派中某个姓李的人物的书信。

钱浅的内功在这五年还是进展缓慢,不过就算再缓慢也是有进展的,她很勤奋,内功水平在一众年龄差不多的普通弟子里也能混到个居中的水平,并不算特别差劲。至于剑法,进度要比内功快一些。钱浅做过剑修,当过剑客,还是一把神剑的主人,对于剑她真是有种天然的亲近,虽然这辈子她又是个资质普通的路人甲,但是经验和悟性是不缺的。

五年勤苦不辍,钱浅的内功水平麻麻地,但是剑术还挺拿得出手,这让7788放心了一点点。当然,她剑术拿得出手的前提条件是别和真正的高手比。毕竟钱浅用剑的经验再多、悟性再好,她练剑的时日还是不够长,短短七年时间,真的不够让她的剑术大成。

“为什么我不能学飞檐走壁的轻功。”钱浅噘着嘴皱着眉,身上背着药筐,一步一步完全没办法投机取巧地往山下走:“难道不是武林位面人人都会轻功吗?感觉轻功很重要啊!是个保命的本事,遇到事跑得快。”

“谁叫你是不受重视的普通弟子。”7788翻翻白眼:“而且,你是不是对轻功期待过高了?!我跟你说过吧?武功水准不要拿上官云深当标准,他是开了金手指的!上官云深那个速度已经突破人类极限了,但是普通人就算练了轻功也不可能突破人类极限,你是人,变不成猴子。”

“艺多不压身,”钱浅很不嗨森地垂着脑瓜:“我还是想学学。反正我觉得学了有好处,李箬苡现在速度就比我快。我一个剑客,速度不快我吃亏!以我现在的内功水平,对我的剑术其实没有多大的加成作用,真是急死我了!!”

“别担心,自从你满十三岁以后,我就缩小了监控范围,提高了你周围的监控精度,”7788眨巴着小眼睛安慰钱浅:“你周边有个风吹草动避不过我的眼睛。不过我们也不清楚那封信到底要什么时间寄到,在自由世界调整了时间轴之后,并不能保证所有事件进度都不受影响,所以我们只能每天都提高警惕。”

“好吧!”钱浅点点头:“我这两天勤快些,天天上山练剑,临阵磨枪,以不变应万变吧!说起枪……其实我觉得我还是更适合当武将,侠女的技术含量实在太高。”

“我也这么觉得!!”7788哈哈笑起来:“大开大合的招式明显更适合你这种糙人。等等……你今天还没采药呢!赶紧去挖颗田七!都特么超过二十天空手回去了!别人一定会怀疑。”

“对哈……”钱浅一拍脑门,脚步一转认命地又转身往山上爬:“光顾着练剑,你不说我都忘掉了。”

“回家去数数咱们攒了多少零花钱了,”7788一边调整监控角度,一边心不在焉地唠叨:“去年过年李箬苡她娘给了你好些零花钱,再加上今年在天极苑得到的打赏,看看够不够买把稍微好一点的铁剑。天天练剑练剑,连把看得过去的剑都没有像话吗?”

“行,我知……”钱浅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7788“嗷”一嗓子哀嚎吓了一跳。

“怎么了?!”钱浅警惕地随手折断身边的树枝捏在手里:“你看到什么了?!”

“快!”7788跳着脚在系统空间大嚷:“前面矮崖下面有个人!!还有气!我监控到能量波动!!快点!”

什么?!钱浅迅速丢下药筐,全速往7788所指的方向跑,一边跑一边吩咐自家小伙伴:“7788,节省时间!计划好路线!”

“是!”7788紧张地调整着小监控:“前面灰色岩石看见没?别往上走,从底下的缝隙爬过去,过去之后向下有两块结实的石头,顺着石头往下爬,之后……”

钱浅一句废话没有,按照7788的指点迅速向着矮崖下面爬。她已经尽量节省时间了,但还是耗费了差不多一刻钟才成功到达崖底。

崖底躺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姑娘,一条腿向着不正常的方向弯折,身边有个翻倒的药筐,钱浅突然觉得,这个场景与7788给她描述的李桃花在山崖下的场景有些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也许是因为钱浅来得早,那姑娘并没有遇到野兽啃食,还有气息。

“你还好吗?”钱浅不知道姑娘伤在哪里,因此不敢随意移动女孩的身体,生怕加重伤害。她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脸想要唤醒她:“能听到吗?”

片刻之后,那女孩费力的睁开眼,她看了一眼钱浅又闭上了眼,片刻后钱浅看见女孩努力动了动嘴,但是发出的声音几不可闻。

“什么?伤哪了?”钱浅一边安慰她一边将耳朵尽量贴近女孩的嘴:“别怕,我找人来救你。”


jeev2.dzhhyy.com  gdt.dzhhyy.com  oofg.dzhhyy.com  er4.dzhhyy.com  ntpnm.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prtxj.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