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他们有心陪伴,菱一也受了。

“既是如此……那咱们以后啊,就一起好好看看这世界,看它到底还会变成什么模样。”菱一感慨了一声,“肯定会更好的。”

“嗯。”霄沂应了一声,算是同意这个说法。

霄沂的黑化值一直停留在五十,再也没有降低过。

不过菱一的任务早已经完成,霄沂的黑化值也与他是不是要灭世无关了,是他修习无情道,对人世生灵本就淡漠,除了他重视的人,整个世界皆不在他眼中。

他逆天而行,这五十点的黑化值,便是他与天道最后的抗衡,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一一,你看这个。”霄沂自袖子中摸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递了过来。

菱一接过,打开的一瞬间,灵光四溢……灵光闪过后,盒子里剩下的却是一根做工精致,简洁大气的玉簪子。

“又炼制了什么新奇法宝了?”菱一好奇的问。

霄沂垂了眼眸,却还是道:“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我想送给自己心仪之人,不知一一可喜欢?”

菱一面色不变,将那玉簪仔细看过,这才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放心,师父帮你看过了,这簪子很好,只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下次可小心点,就这么拿给我,不小心弄坏了就不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小沂儿什么时候有了心仪之人了?”菱一将木盒推回去,放在了霄沂身前,“我们小沂儿如此优秀,配得上世间最好的女子。”

霄沂抬起眼,看菱一沐浴着月光,整个人轻柔温和,笑容明媚璀璨,他微微一笑,将盒子收了起来,“只是那人暂时不愿意收,不过也没什么关系……我愿意等。”

“嗯,”菱一应了一声,“小沂儿一定能找到那个能陪伴一生,不负你心意之人的。”

霄沂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找到了,也会和她相伴一生的。

霄沂大方的起身,对菱一行了一礼,“师父,我这就回去休息了。”

他改口了。

转眼看了看横七竖八睡了一地的师弟们,笑道:“再喝下去,我也要睡在院子里了。”

“去吧。”菱一点了点头,看着霄沂回了房间。

月光微凉,她深深吸了口气,拎着一个大酒坛子摇摇晃晃的出了院子,朝着山顶爬去,夜深露重,却只听她叹息一声,“都是好孩子呀……”

清晨时,天上飘下了丝丝柔柔的细雨,不凉,只叫人觉得清爽。

菱二看到菱一时,她正杵着一个酒坛子睡在山顶,细雨落在发间,成了一颗颗晶莹的露珠,映着她白皙的脸庞。

他走过去,撑开了伞。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菱一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仰头就看到菱二黑沉的脸,吓了一跳。

忙笑道:“哎呀,二师弟,你怎么也有一把这个伞啊。”

这正是当初菱二奴役着席子语,打造了十来把的,跟菱一本命法宝同款的油纸伞。

那时候被席子语戏称为“夫妻伞”。

菱二的脸色冷冽,目光凉凉的落在酒坛子上,菱一忙拉了拉袖子,想将酒坛子藏起来,可她昨晚抱上来这一坛是最大的一坛,藏不住。

“呵……呵呵……”菱一尴尬的笑了,捞了捞头发,心里想着偷喝了菱二的焚心,还被抓了个正着,不知道又要被怎么罚了。

“走了。”没料到,菱二只是伸出手来,清清淡淡的道:“回去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onsck.dzhhyy.com

s8ug.dzhhyy.com  2lkrv.dzhhyy.com  3gp.dzhhyy.com  ps5.dzhhyy.com  t9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