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晴无论是肢体还是言语上的意图已经表现的非常明显, 朱景之若是还看不明白, 那就是个大傻瓜。

当下,便毫不犹豫像后退了一步,面色已经淡了下来。

“抱歉,这位女士,如果你没什么问题,我暂时离开了。”

说完, 欲转身离去。

才走两步, 萧晴又拦下了他的去路。

她看出朱景之的不悦, 知道方才的套路行不通,便微笑道:“刚刚开个玩笑, 初次见面,我只觉得和先生很有缘分,留个联系方式怎么样?”

萧晴这话落后, 跟在她身后的男人,望着朱景之的眼神几乎要喷火。

她在这方面最是放荡不羁,这么对一个男人势在必得,实在没法想象,这男人以后得宠后,还有没有他们的位置。

与萧晴身后的男宠不同,早就坐在高台上的宁承初等人看见萧晴这行为,只能无奈一笑。

他们都是生死之交,知道萧晴就好这口,也拿她没办法,只坐在边上笑着看她胡闹。

朱景之在知道对方的意图情况下,哪里还会留什么联系方式,更何况朱殷还在宴会厅,就算她现在没注意到这里,他也不会让自己无缘无故被误会了什么。

当下,面色从淡至冷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请你让一让。”

朱景之的回答显然在萧晴的意料之外,她就搞不懂了,傻子也看出她地位不同,她自问长相也不差,在男人堆里一向魅力非凡,怎么就连个小小的联系方式也要不到了。

人就是这样,越要不到,反倒激起了萧晴征服的**。

她定定打量朱景之半响,看出对方眼里的不耐,非但不怒,反而笑道:“先生,不过是开个玩笑,你这么一本正经干什么,我都没有责怪你,把我这心弄得七上八下的,你就率先板起脸来了,就冲这点,想让我让开,没门。”

萧晴说着,哼着一张脸,只给朱景之留下一张侧脸。

那声哼,发出的声音软软的,她长相明艳,露出这种似娇似怨的表情,产生一种强烈的反差感。

若是别人,还真有可能不好意思。

毕竟一个女人,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在撒娇时,男人这种生物天生就容易心软下来。

只是朱景之却不同,一来,他心有所属,二来,他着急脱身,深怕朱殷误会什么,三来,他也真是不太喜欢萧晴这种类型的女人。

所以,萧晴的一番表演算是白瞎了。

“女士,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没什么问题,请让一让,我妻子还在等我。”

萧晴终于回过眸,有一瞬的不可置信,可想了一下,便笑了起来:“先生,撒谎可不是一种好习惯。”

“我没必要和你撒谎,请你让一让。”

他越是这样不上套,萧晴就越对他势在必得。

尤其,她见这男人在板着一张脸的情况下,一张面容还越发显得清隽英俊,更是不打算放手。

但她也知道一般的套路,很难让这男人就范,又见他一本正经,萧晴在心里觉得对付这种男人,不能太过绅士,也不能太过浮夸,得和他玩硬的,让他不得不退缩。

凭借多年游走情场的经验,萧晴趁着朱景之不备,上前便摸上朱景之的脸,当然只是轻碰一下,做到了肢体接触,却并没太过。

眼见着朱景之向后退了一步,眼里不耐加剧,萧晴无奈道:“真是唐突了,刚刚看你脸上飞了一只虫子,被我带走了,你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正当萧晴和朱景之在一边纠缠时,关注这边已久的朱老爷子推了推朱殷。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mvowu.dzhhyy.com

ytjt7.dzhhyy.com  lwim5.dzhhyy.com  tx17.dzhhyy.com  obc0.dzhhyy.com  l65.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