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不知道怎么会生出了自我意识……”菱一皱着眉头,一边在每棵树边放下布阵的阵旗,一边道:“残魂抽离恐怕不行了,可若你就此融合会极其危险,我打算将他体内那一丝自主意识灭掉……只是你就得放弃那一丝残魂了,这样一来,或许你永远也想不起来你生前发生的事情了。”

鬼王的体内有炼制活尸时的各种制约,而且最后一步就是融合席子语的完整魂魄,那么一定会对席子语的魂体有所压制,如果贸然融合……席子语绝对会被现在的意识体吞噬。

席子语倒还是听得仔细,只是听菱一说完后,他倒是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弄得师父如此紧张,以前的事情我不在意,原本这世上就不会事事都尽如人意,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尽人事听天命便是了,就算以前的事情想不起来,我也还是我啊,没什么的。”

这么一说,席子语倒是一向随遇而安,而且乐观积极,倒很是和凌云谷的人性子相合。

菱一勉强的笑了笑,她如此认真,倒不全是因为席子语可能要放弃这一丝残魂,最重要的是……她有可能制不住这鬼王。

此行九成几率会功亏一篑,可菱一并不是那种遇到困难就放弃的人,哪怕只有一成机会,也要拼尽全力试上一次,才算问心无愧。

席子语没死,他的魂体仍是生魂,那么她身为师父,就有责任将他的肉身找回来。

他以魂体姿态已经生活了上千年,以前是因为在幻境之中,躲避了天道规则……如今他要光明正大的生活在这世上,要修正统鬼道,却是不能再是如此的状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魂体总会被身体所吸引,从而引导着被融合,那时候鬼王的意识会逐渐壮大,实力也会越来越强,到时候他们就太被动了。

如今的情况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阵法刚设置好,一阵阴风吹来,大树开始瑟瑟发抖,枝叶发出一阵阵的‘沙沙’声,菱一仰起头来,看着地上砂石顺着风向滚动了起来。

“来了。”

菱一刚开口,原本就阴沉的天空便黑了下来,隐隐约约间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密集的树影。

席子语站在大阵阵眼处,防御最为严密,那一小方地界天机隔绝,既能吸引鬼王前来,又能隔绝他们两人之间融合的规则之力。

风渐渐停歇下来,那袭血红长衫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密林之中,四周突然冰冷异常,原本被风吹动的树也全数全都停止了下来,空气静谧得诡异。

鬼王的眼睛和正常人一样了,黑白分明,但是太过黑沉,仿佛聚集了世间所有的黑暗,看人的时候那股凌冽的杀气都能让人动弹不得。

而且他没有表情,眼眸之中也没有丝毫的情绪,仿佛只是一具空壳,但是他却总是能准确的找到菱一的所在,微微歪头,看向了菱一所在的方向。

菱一从树后走了出来,他的眼神就一直盯在菱一的身上,菱一从那眼睛里真的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只觉得那杀气都快形成了实质,实在叫人头皮发麻。

他也不说话,眼睛虽是盯着菱一的,脚步却朝着席子语所在的方向走了去。

菱一见他如此,便知道他是不会放弃融合的。

于是也只能一步步的上前,脚下踏着天罡步,与阵法隐隐相合,走到鬼王面前两步的距离,鬼王突然站住……

菱一咬了咬唇,下定了决心,手中一动,整个森林突然亮了起来,黑暗被点亮了,地上无数的阵纹点点相连,灵力的光芒带起一阵强烈的起劲,将两人的衣衫头发都吹得狂乱舞动了起来。

鬼王所站的位置突然从地上发出一阵强烈的白光,四面的白光仿佛形成了四堵光墙将他困在了当中。

可就算如此,这鬼王竟然也没有丝毫的反应,不知道是根本不在意,还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危险。

菱一抬起手来,他的目光就盯住了菱一的手,丝丝缕缕的红线自菱一的指间溢出,轻轻柔柔的缠绕在了鬼王的身上。

鬼王黑沉沉的眼睛亮了亮,似乎才有了点兴趣。

这时候红线光芒一闪,紧紧的箍在了鬼王身上,灵光渗入皮肉之中,顺着经脉将他整个身体禁锢住。

鬼王一动,这些红线就有分崩离析的危险,菱一着急之下两只手伸出一把扼住了鬼王的双臂,他身体一僵,眼神又暗暗的朝菱一看来,那双眼睛还是那样危险,杀气和媚意交缠在一起……

是这世上最好看,也最危险的一双眼睛了。

菱一手上用力,浑身灵力涌动,红线便越发缠得紧,灵力顺着红线进入鬼王经脉身体,游荡至识海之中,寻找那一丝残魂。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lroza.dzhhyy.com

846q.dzhhyy.com  vav7.dzhhyy.com  plbs8.dzhhyy.com  hgx27.dzhhyy.com  xn1.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