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波澜

“陛下,虽然郑家涉案是事实,依照大唐律法来判,也是死有余辜,但是臣听闻,郑家人在进了署衙之后,受尽折磨,有的甚至不堪折磨,想要在牢中自杀,却被救了回来,而被救回来之后,要面对的,依旧是严酷的逼供,逼供手段,骇人听闻,郑家虽然有罪,但是来大人的手段,实在是过了。”

虽然经历过昨天的事儿,但是依旧有朝臣来站出来,指责来俊臣,只是这样的职责,并不重,并没有说别的,只是不满来俊臣刑讯的手段而已。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敢站出来,也必然是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歪的一类。

他觉得,朝廷之中,这样的风气,坚决不能助长。

玄世璟也不由得多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

性子倒是耿直,但是还是太年轻,玄世璟见来俊臣也在上下打量这年轻的官员,也只能站了出来。

“陛下,虽然来大人的手段的确是强硬了一些,但是对待特殊的事情,使一些特殊的手段并不为过。”玄世璟说道:“若是对待别的案子,这样做,肯定是不妥当的,但是对于郑家涉足钱庄的案子,臣倒是觉得,既然大家早就已经知道,郑家是实实在在的犯下了这样的事儿,用一些手段,就不过分了。”

“怎么玄公你......”

那年轻人看向玄世璟的眼神透漏着不可置信的目光。

而来俊臣听了玄世璟的话之后,脸色则是露出了微微的笑容,站在大殿中央,气定神闲。

而朝臣们则是想不通,为什么玄世璟会帮着来俊臣说话。

有的人想起来,在中秋节前发生的一件儿,那时候玄世璟到长安城来走动的时候,在街上遇到了来俊臣的轿子,两人停下来在大街上聊了挺长一阵儿时间的。

会不会,齐国公玄世璟也是与来俊臣一路的?

不然的话,为何走的那么近,还在朝堂上为他说话?

“你才刚步入朝堂不久,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多向前辈们学习一番。”玄世璟转过头来,目光看着那年轻的官员说道,并且眨了两下眼。

那年轻的官员的目光全都集中在玄世璟的身上,玄世璟细微的变化,他自然能够看得出来。

知道是玄公在暗示自己,那官员也就不说话了,退后一步,回到了自己的队列之中。

见此,来俊臣心中也算是舒心了一些,原本打算以后再找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算账,现在看来,既然还是个知趣的,那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去了,也算是给齐国公一个面子。

年轻官员与来俊臣之间,也不再剑拔弩张。

“朕觉得,齐国公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不管怎么说,郑家的案子,现如今已经有了结果,原本已经查出来的,还有后来查出来的,都已经清楚明了了。”李承乾说道:“那接下来,来俊臣,你就会同大理寺的人一同,把郑家的案子,都整理清楚,卷宗归档,至于郑家,朕会下一道旨意,郑家犯下如此滔天罪过,律法难容,天理难容,着赐斩首,来俊臣监斩。”

“臣遵旨。”来俊臣拱手应声道。

“臣遵旨。”狄仁杰也站了出来。

来俊臣与大理寺配合,说到底,还是得他这个大理寺的当家人出面来交接,不然底下的人,谁能与来俊臣周旋?

郑家的人本就已经死的差不多了,牢房里活着的,还有二十来个,但是就是那二十来个人,也不过是仅仅剩下了一口气,若非要留着他们给陛下一个交代,让陛下下旨来处置,怕是那二十来个人也活不到现在。

“陛下,臣有本奏。”户部的官员也站了出来。

“讲。”李承乾换了个姿势,看着底下的人。

“陛下,因为昨日的事儿,现如今,御史台空虚,人员不足,虽然说现在事情的结果还未出来,但是御史台的事情总不能搁置下,御史台的官员,是否应当从历年仕子之中,选拔合适的人员,补充御史台的职位?”

李承乾摸索着自己下颌上的胡须,沉思一会儿,说道:“准,另外,窦衍。”

“臣在。”窦衍站了出来。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sr55.dzhhyy.com  3ke8.dzhhyy.com  n1aq.dzhhyy.com  sm77.dzhhyy.com  gv5j.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