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云澈的眉头微微动了下,嘴角勾起一抹极轻的冷笑。

“比赛开始!!”

裁判的声音一落,付岩杰手中的巨刀便猛的一挥,带起一阵呼啸的刀风,他看着云澈,冷笑中用很低的声音道:“云澈,遇到我算你倒霉,乖乖的给我趴下吧!”

冷笑声中,付岩杰也不等云澈拿出武器,疾步向前,他的身体健硕,手中的刀也相当巨大,但度却丝毫不慢,他低喝一声,大刀抡起,卷动着玄力狠劈向云澈的左臂。

焚天门的坐席处,焚绝壁笑呵呵的道:“大哥,等着看好戏吧。这个人已专门交代过,他不会给云澈任何认输的机会,而是会以最快的度断他一条胳膊,然后顺便在他脸上划一刀。”

“很好。”焚绝城嘴角一动,冷冷一笑。

迎面而来的刀风极是狠辣,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云澈身侧微微一侧,躲过这一刀,但付岩杰的刀却又瞬间向上撩起所撩向的方向,分明是云澈的面孔。

云澈目光一凝,然后勃然大怒断我手臂都可以原谅,掉我半条命也都可以忍,但尼玛居然想毁我的脸!!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子也不能忍!

一道凶光在云澈眼中一闪而过,他身体矮下,躲过这一刀,然后不退反进,如闪电般猛然向前,手肘狠狠的撞击在付岩杰的小腹部位。

“我靠!这家伙找死!”

“这小子疯了吗?付岩杰连眼睛都不用睁,顺势往下一砍,就能让他直接死那里。到底还是年轻,不但玄力低,战斗经验也渣的不行啊。”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怔在那里云澈强行突进,攻击付岩杰的小腹后,付岩杰处在上空的刀却没有顺势落下,而是僵在了那里,直到云澈施施然直起身来,然后退步两步,他的手臂依然没有落下。

咣当

付岩杰手中的刀掉落在了地方。

“呃呃”沙哑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付岩杰的两只眼睛死死瞪大,夸张无比的凸出,几乎要跳出眼眶。他缓缓的跪倒在地上,双手痛苦的捂着小腹,如个虾米般蜷缩在那里,全身瑟瑟抖,额头上的冷汗如暴雨般淌落,口中鲜血混合着白沫一起流出。

云澈刚才那一下肘击虽然没有击退付岩杰半步,但强横的力量已分散成无数束狂暴的涌入他的体内,让他在巨大的痛苦之中一瞬间失去了战斗力。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赛场,云澈不想因此有被剥夺比赛资格的可能,就凭他要毁自己的脸,他必将这个付岩杰完全废掉。

云澈垂目看着脚边痛苦不堪的付岩杰,用低沉的声音冷冷的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没有理由对我下毒手,看来是被人当了刀子使。我暂时猜不出是谁让你动的手,但我相信很快就会知道。你回去告诉那个人,他的挑衅,我接下了,就怕这后果,他承受不起。”

付岩杰依旧蜷缩在地,连一个清晰的字眼都无法说出。

“付岩杰倒地十息!苍风皇室云澈获胜!”

云澈不紧不慢的走下论剑台,付岩杰依然蜷缩在那里,久久无法站起。过了好一会儿,他的两个同门才面红耳赤的上去将他给拖了下来。

原本等着看一边倒好戏的宗门弟子们顿时瞠目结舌,面面相觑。

“什么情况?付岩杰竟然败了?”

“应该是云澈的那一击正巧打在付岩杰的丹田气门上,让付岩杰一下子完全脱力应该就是这样吧?”

“嗯,好像也只能这么解释了。不过这付岩杰居然败在一个真玄境的手下,也实在是丢脸到家了。”

云澈走下的脚步很缓慢,他半眯着眼睛,集中着精神,面无表情的感知着周围的气息。没过多久,他便感觉到一丝杀气传来这抹杀气极是轻微,但云澈对杀气这种东西实在太熟悉和敏感了,他瞬间侧,目光和释放杀气的主人四目相对一瞬后,他便收回目光,回到了坐席上。

焚绝城呵,原来是他。云澈冷然一笑,联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顿时了然于胸。

只有一瞬间的目光碰触,焚绝城断然不可能有云澈那般可怕的灵觉,自然不会现云澈已知晓他正在暗中下黑手。这一战的结果让焚绝城的脸色再度沉下:“看起来,我们小看了这个云澈。”

“切。”焚绝壁却是不屑之极:“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可笑的真玄境而已。付岩杰显然是输在太过轻敌和倒霉了。不出意外的话,云澈下一场的对手,刚好是付岩杰的双胞胎兄弟,他的玄力可比付岩杰要高上一级,绝对不会再让云澈有任何的侥幸。”

排位战第一轮小组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如苍月所说,小组赛的节奏很快,才一个半时辰过去,平均每个论剑台便已进行了过三十场比赛。其中有战决,也有苦战不休,而一般遇到四大宗门的人,大部分都会直接认输。尤其是遇到凌云、萧狂雷、炎烬、水无双这些级大Boss,对手基本连出手的想法都没有就直接认输否则,对方若不小心出手稍重,落个重伤什么的,必定会影响到其他场的比试,还不如干脆认输保存实力。

“十五组第三十五场:苍风皇室云澈对南域琼云派付殷杰!”


7srr.dzhhyy.com  wn43h.dzhhyy.com  htr.dzhhyy.com  1l6.dzhhyy.com  rcbou.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jscl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