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凤盔骑士笑道:“赵当世有三大德?哈哈,愿闻先生高论。”

傅寻瑜说道:“回、曹二营,皆拥兵数万,仅仅二位帐下兵马,少说也有近万人之谱。而我家主公敢以寥寥数千众,北迎回营、南拒曹营却无半分退缩,试问只这一举,是否称得上‘勇’呢?”续道,“且二位有所不知,无论湖阳镇亦或清潭、舂陵诸城,于我赵营而言都不过是棋子而已。舍死棋而救活棋,不执迷于一域,放眼全局进退,才是正途。南、北两地我营稍稍退却,都无关痛痒,无论二位信与不信,最多三日,最快一日,北面必有我营大胜的消息!此即我家主公之‘智’德。”最后道,“另,我家主公此前已经差人与二位有过接洽,承诺为二位谋取官身同享富贵。即使如今两边已经刀兵相见,我家主公言出必践,依旧未曾放弃与二位并肩协力的机会。二位觉得,这份义举,难道算不得‘信’这一字吗?”

那凤盔骑士听罢,沉默无言,上首那汉子则叫起来道:“这全是你空口白牙,什么‘我赵营必胜无疑’,你胡吹大气,我俩就得跟着你饶轱辘转?”

“非也!”傅寻瑜将本一直背在身后的双袖抖出来,傲然挺立,“在下此来,实则不为我赵营,而在为二位着想。二位若还看不透形势,恐有覆盆之险!”

90义气(二)

傅寻瑜的话一出口,坐在侧边的凤盔骑士立刻就不高兴了,板着脸骂起来:“放屁,放屁!满嘴屁话臭不可闻!”接着说道,“覆盆之险?我看还是把这四字送给赵当世的好!”坐在上首的那汉子脸色同样不屑一顾。

“二位,岂不闻‘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之语。”对着面孔渐露凶相的二人,长身而立的傅寻瑜不卑不亢,“我赵营是否忧患,拭目以待,可二位的苦难,则一目了然。”

“你倒说说看!”那凤盔汉子抓耳挠腮,已很是不耐烦。

傅寻瑜瞥他一眼,说道:“二位身居高位,眼光自是宽广。当知当前楚北局势虽是胶着,可往更远了看,整个大局却是明朗异常。”提振声调,续言,“在豫南,总督熊文灿与总兵左良玉各聚重兵,围困回、革等营,旬月来大大小小数十仗,官军屡战屡胜,不日必将逐回营等入楚......”

那凤盔骑士立即嚷道:“入楚怎么了?入了楚不正好与我曹营合兵?”

傅寻瑜笑笑道:“合兵自然是好,然阁下是否想过,当初回、曹二营又为何要分兵呢?”

“分......”凤盔骑士刚想反驳,但猛然间想到些什么,顿时语塞。

傅寻瑜往下说道:“当今义军形势,早非昔日可比。聚沙成塔堪称魁渠者,无非闯、回、曹,余者皆不足道,一言以蔽之,这四营在,义军之火尚存,这四营灭,则十余年之积功毁于一旦,任凭其余义军再怎么挣扎,终究再难有规模。”

明代变民起义贯穿一朝始终,从未断绝。洪武三年至洪武三十年,两广、福建、湖广、江西、陕西等地几乎年年生变,但这与开朝初期各地官治尚不稳定有关。等明朝国基渐稳,到了明太宗永历十八年,方有山东唐赛儿领白莲教起义之变,而此时距最近一次陕西高兴福的叛乱已过去二十余年。随后又经近三十年,明英宗正统时,浙江叶宗留、福建邓茂七同期起义;再过近二十年,荆襄流民刘通、李原揭竿而起。此叛乱虽同样以失败告终,但值得一提的是,明廷由此不得不在荆襄西北山区设立郧阳府来管控躲入山中的流民,并将建制延续至今;四十余年后,明武宗正德年间,河北刘六、刘七反,率众攻陷北直隶、山东、河南、山西等地诸多周县,甚至三逼京城。同时江西民变,抚、饶、瑞、赣等州相继暴乱,右都御史陈金、右佥都御史王守仁等前后镇压近十年方休。

至王嘉胤、高迎祥等起事前夕,明神宗万历年间,蓟州白莲教徒王森自称“闻香教主”,传教广布北南直隶、山东、山西、河南、陕西、四川等省,受明廷捕死狱中,其徒徐鸿儒于天启二年联合多地教徒举义,星火燃及十余省。

总体看来,有明一代,算得上“朝野震动”的各大起义,中间基本都隔有少说二十年光景。这一方面是由于反抗力量在每次耗尽后,需要一定的时间恢复积聚;另一方面也因明廷在短时间内处于高度紧张的戒严状态,从中央到地方都会绷紧了弦,及时镇压后续有可能激起事变的苗头。

所以,继徐鸿儒起义以来,大致起于天启七年陕西王二、其后涌现出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巨寇的陕西大规模民变一直延续到现在,粗略估计也逾有十年之久。十年来,受到官军四面围困、屡屡剿杀的流寇们为了保存有生力量,自然而然摒弃了当初各自为战的散沙状态,逐渐会聚成了几家大体量的营头,团结自保,其他小鱼小虾,根本掀不起风浪。具体而言,不算已经投降的西营和赵营,楚豫的回营、曹营及陕西的闯营可以说是当下硕果仅存的流寇集团,他们一倒,这一代的起义者也就算完了。

傅寻瑜字字珠玑,点明了官贼两方的态势。回营入楚,看似有会同曹营之利,但在张献忠、赵当世二人皆降的大背景下,回、曹二营在湖广其实依旧孤掌难鸣。相反,二营分而复合,直接提供给了楚豫官军一网打尽的机会。那凤盔骑士想来也是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欲言又止。

“河南熊文灿、左良玉、张任学等麾下精兵强将无数,湖广陈洪范、龙在田、许成名等亦悍勇之辈,回、曹二营跋涉已久,与他们放对,胜算几何?”傅寻瑜侃侃而言,“这些姑且放一边,再看陕西,年来闯营数战皆北,只能藏入群山隐匿。洪承畴、孙传庭正逐步抽兵进入湖广增援,不过多久,阁下口中合为一处的回、曹二营,就要直面陕、豫、楚三省十余万百战官兵。请问这对曹营、对二位而言,是否覆盆之险呢?”

“你......”遭到诘问的凤盔骑士脸色一红,想骂却骂不出口。

上首那汉子冷哼一声道:“你说的头头是道,然而后事难料,我俩跟了赵当世,或许就这两日便要身首异处,留在曹营,至少还能再观望观望。”

傅寻瑜抚掌笑道:“阁下说的轻巧,世间事,都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即便回营和曹营能躲过这一劫,然大势已明,回、曹二营最好不过再度徙转,继续那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日子。到那时候,官军真正得势,再想招安,难上加难!”更道,“老回回、曹操都是人精,岂会没有招安喘息的打算,然而这大明的编制,又岂是说入就能入的?连他们尚且上天无路,如今我家主公愿给二位一个衣锦还乡的机会,二位还有什么犹豫的?”

那凤盔骑士一听这话,脸色一缓,正要说话,但上首那汉子抢先恶声恶气道:“我等虽没什么大花头,倒也非你眼中那种贪生怕死的人。不招安,左右不过脖子多个碗口大的疤,你狗日的真当我兄弟怕吗?”

傅寻瑜半步不退让,甚至前跨一步,大声道:“二位都是当世枭杰,自不会在乎生死,可我却为二位之名惋惜!”

“惋惜什么?”上首那汉子忍不住站起来问道。

傅寻瑜回道:“惋惜二位最后死的不明不白,自以为是为他罗汝才尽忠,实则给人当成笑柄!”

“狗日的东西,老子宰了你!”上首那汉子怒气冲冲,拇指一挑,腰间佩刀立刻出鞘过半。

“阁下杀我自便,但还请等在下将话说完!”傅寻瑜面无惧色,再走一步,“曹营本部尽数入城,只留下阁下几营在城外吹风淋雨,替他守野、替他抵御北来之敌,其轻慢之心昭然若揭,早晚必不容二位在塌畔,二位又何必自欺欺人!”

这时候,硬挺着脖子的傅寻瑜距离上首那汉子实仅一步之遥,转看那汉子持刀在手,眼中冒火,几乎下一刻就要将刀砍出去,帐中三人的耳边,突然都听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哎呀,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刀兵相见,老蔺,快将刀收起来,别吓到了傅先生。”


ryo.dzhhyy.com  89ucb.dzhhyy.com  0mw9v.dzhhyy.com  b4m.dzhhyy.com  a5au.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hyni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