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似乎天塌了的样子。

“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女人就是矫情,这日子就不能过了?天塌下来有大个,地陷下去有矬子有什么可怕的。

“二姨,有什么不能过的,以前不是一样过了吗?”

“现在你姨夫没有工作了,崔屯一年也拉不几个钱,这日子还能过吗?”

不就是没收入了吗,多大点事儿。

“你回去告诉我姨夫明天到洼后砖瓦厂来干活,正好洼后砖瓦厂也缺人,到年底我保证我姨夫能拿三百块钱回家。”

二姨的眼泪在眨眼间就蒸发了,一脸惊愕地看着万峰:“拿三百?你不是说梦话吧?”

姨夫在水泥厂上班一年也不过才二百多元。

三百元万峰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如果砖瓦厂的砖瓦按照计划全部卖出去,三百块只是最低保障。

“你回去叫我姨夫明天到砖瓦厂上班,我说了算。”

万峰换了一件衣服骑车到了许斌家,许斌家的玻璃攒得也够装一车了,他准备趁着下午有空把这些碎玻璃送到拉丝厂去。

许斌家的碎玻璃确实有一些规模了,在杨宏的拖拉机装车期间,不知在哪里玩的许美琳一身脏污地回来了。

许美琳咬着手指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万峰。

这一刻万峰心情复杂,上一世他和许美琳有过四年的恋情,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点点滴滴仿佛就在昨天。

那曾经是他刻骨铭心的一次爱情。

“以后不许在咬手指头听到没有?看看你的手多脏,比鸡爪子还埋汰,上面全是细菌伸到嘴里就都进肚子里了咬肠子,知道什么是细菌不?”

许美琳摇头。

“就是小虫子,就像花大姐似的。”

花大姐就是瓢虫的民间俗称。

许美琳脸色煞白,眼泪都快出来了。

万峰叹息一声,领着许美琳在供销社他给她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只要是钱能买到的他没有一点吝啬,直到许美琳已经抱不过来为止。

九岁的她完全弄不清楚峰哥哥今天为什么会给她买这么多的好东西。

这两天给小姑娘买一套新衣服穿。

送完了碎玻璃万峰去了一趟二姨家,没想到的是诉完苦的二姨竟然提前回来了。

姨夫吴勇对洼后砖瓦厂一年能赚三百元持怀疑态度。

“不是一年,是从现在到年底。”

对这个姨夫万峰也无语,他这个姨夫也是个爱打仗的主儿,他这次被水泥厂开除就是源于和同事打仗。

厂里一个科长的亲戚平时就挺嘚瑟,爱欺负工人,吴勇看着不顺眼就把那货给踹了也就光荣地回家了。

“半年时间?这不可能。”


daal.dzhhyy.com  9gpd.dzhhyy.com  04v.dzhhyy.com  et8.dzhhyy.com  kf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gwbn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