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收手再举高,狠狠竖起一只中指来!

两个神色匆匆的男人焦急地飞快从走廊穿过。这时候一个人的身影从办公室门倒飞出来,给他俩拦在中间整一愣。

那摔倒的男人也是倒在地上闷哼一声,又赶快站起来,声音带点艰难:“抱歉,老板。”然后弯腰鞠了一躬,递给这两兄弟一个“自己小心”的同病相怜表情,退出去。

并月和并雀对视一眼,硬着头皮敲门进去:“殷老板。”

殷守月敲着二郎腿抱胸支着脑袋,双眼无焦距地滑动。她看了两人一眼,抬抬下巴示意他们坐下。

这两人哪里敢坐,走过去站在办公桌旁,恭恭敬敬递上资料:“老板,您要的西边那个先生的东西。”

殷守月懒洋洋拿过来,乱七八糟翻了翻。隔了一会,哼一声,独有的带一丝沙哑的声音含着不耐烦的狠厉:“……那个老头子好像不太识抬举啊……看来我们的酒吧下一周需要休假。”

并月犹豫一下:“老板,这几周的争端已经太多了……‘华先生’的条件也有意缓和,可以考——”

他忽然住嘴了。因为殷守月已经抬头,浑浊的血红翻滚暴戾的眼珠死死盯住他!

“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那个声音带着可怕的戾气和嘶哑。

“——”他诧异惊慌交织着,殷守月已经拎住他的衣领,狠狠把他拉过来,右手拍起桌面上的匕首,懒散地在他脸上虚划。

“殷老板……”并雀吓了一跳,看着情况,还是小心翼翼硬着头皮:“其实并月说的……真的有道理……您伤势未愈而且最近局势实在吃紧……您……

您或许不应该把私人感情问题带上工作……”

并月一愣,眨眨眼看自己的同事,又怔怔看向殷守月……竟然从那煞神脸上看出一丝愣然的思索来!

殷守月真的是顿了一下,忽然放下并月的衣服,皱着眉,散去眼里烦闷的嗜血,半晌,开口:“先放这里吧……我再想想。”

“是。”并雀输了口气,看了并月一眼,让他跟着出去,把门关上了。

“我有点不懂。”并月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嘴唇小小的动弹。

“消息太不灵通了……老板班上的新老师,听说过没?就是前几个月把胡其程伟那几个小兔崽子弄伤闹得很凶那个。”并雀道。那段时间九班的“东城后备人选”也就是那几个殷守月的学校跟班可没少过来嚷嚷叫人给他们报仇。

“知道啊……听说过。”并月点点头:“是个人才,远远超过吸纳标准啊。”

“吸纳……呵呵……”并雀木着一张脸:“那天酒吧姓华的人走了之后……老板遇见她了。”

“受伤那天?是她干的?!”并月一惊:“她竟然能打得过老大?!”

要知道殷守月的打架能耐是有目共睹的……成年男人三五个十来个不在话下的……而且打起架和疯子一个样,见血之后不仅是不顾别人死活……自己的都不太管……

否则一个小姑娘,要让一群刀口舔血的混混服气,不会比划光聪明任你智商爆表不会理你。

他惊讶过了,又想:“怎么没听老板下令弄她?这事能忍得了?”

“忍不忍得了都是过去式……”并雀看了他一眼很有深意道:“然后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的是,老板失忆的那几天是被那老师救了一直住在她家里的。

你可以猜猜看……朝最离谱的猜。”

“……”并月沉默半晌,终于有点领悟那神奇的“私人感情”,没忍住爆了个粗:“老板……老板她不会!……”

“看样子,”并雀沉重地点点头:“不是没有可能……”

奶奶个腿啊……老板失忆……竟然“喜欢”上仇人……怪不得纠结成毛线……这可是里外不是人啊!

第70章 师命如山11


h42m.dzhhyy.com  taokx.dzhhyy.com  dh2.dzhhyy.com  3h5.dzhhyy.com  t9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f6.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