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那名女警察举着高跟鞋问道,“请问,这只高跟鞋是不是你刚才从窗户扔出去的?”

沙少阳按捺住心中的烦燥,只想快点将警察打发走,“不是,我这里又没有女人,哪来的什么高跟鞋。”

刚说完,昏倒的女秘书呻吟一声,悠悠醒转,然后撑起身体,正好在办公桌后露出脑袋。

女警察看看女秘书,又把视线移到沙少阳脸上,似乎在问:你不是说这里没女人的吗?

女秘书的头撞得不轻,刚撑着桌子站起来,结果脑袋一晕,又摔倒下去。

这回把她的另一只高跟鞋也摔了出去。

两名警察看看摔出去的高跟鞋,再看看他们手里的那只,然后对望一眼——两只高跟鞋明显是一对,这下子找到正主了。

沙少阳本来还打算再安排一些人抓捕白学刚,可是警察在这里,他根本无法做出这些涉嫌违法的命令,只有耐着性子配合警察做调查,只希望他们快点离开。

“对不起,我刚才为秘书隐瞒了一些真相,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深感羞愧、内疚,在这里我向两位警官诚恳道歉。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被一只蚊子咬了,很生气,就去追打那只蚊子,结果蚊子太狡猾,我怎么打都没打死它,还把自己额头摔坏。后来蚊子飞到上面,我的秘书为了替我打死它,就踩着窗户上去,结果不小心滑了下来,一只鞋滑到楼外,她自己也受了伤。

事情就是这样。请两位警官放心,既然这件事是我秘书造成的,不管造成多大的损失,她都会赔偿;如果因此要承担什么刑事责任,她也会勇敢地承担起来。

我说得对不对呀?”

最后一句话,沙少阳是提高了声音,向重新爬起来的女秘书说的。

听到老板的话,女秘书眼里闪过一丝委屈的神色,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是瘪着嘴点头。

这还差不多——沙少阳心中暗想——平时给你又买车又买衣服,不就是为了“没事顶秘书,有事秘书顶”嘛。

两名警察也看出来此事有所蹊跷,不过这又不是刑事案件,不用什么细节都要查个底儿掉,只要他们承认鞋是从这里掉的,他们肯赔偿就行。

警察做了简单的笔录离开,沙少阳赶紧联系其他手下,全面抓捕白学刚。

希望刚才耽误的布置,不要成为白学刚逃跑的漏洞。

沙少阳想着想着,忽然感到眼前发黑。

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得赶紧去医院了——想到这里,沙少阳让女秘书叫来司机,把自己送往条件最好的私人医院。

坐在司机身后,沙少阳微闭着又眼,盘算着白学刚可以出现的地方。

忽然之间,他听到耳边响起“嗡嗡”的声音,叫得让人好不心烦。

沙少阳霍然睁眼,只见车里不知何时飞进来一只蚊子,正绕着他上下飞舞,仿佛眼馋他头上的鲜血,想要迫不及待地飞下来品尝。

“MD,连只蚊子都要欺负我!”沙少阳心头大怒,他眯起眼睛,猛地伸手向前一探。

这一探,被蚊子疾飞避开,沙少阳的手抓到了司机的肩上。

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猛地一颤,黑色宾利瞬间变向,冲向右边。

因为急着送老板去医院,所以司机将车子开得飞快,如今骤然变向,他根本来不及再调整回来,车子便重重地撞到路边的柱子上。

车前车后两个安全气囊同时弹出。前面的安全气囊将司机保护住,可是在后座,沙少阳因为要抓蚊子,所以没在安全气囊的保护中。

受到严重撞击的沙少阳登时昏迷过去,失去意识前,他只来得及暗骂一句——尼玛,我的霉运怎么还没结束?

那只嗡嗡叫的蚊子因为惯性,顺着破损的挡风玻璃被甩飞出去,不过它很快稳住身形,又欢快地叫着飞了回来。


fst7u.dzhhyy.com  irb8.dzhhyy.com  875tf.dzhhyy.com  av6p8.dzhhyy.com  v0un9.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cbnw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