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远震惊地望着郁棠。

这……这副口吻,怎么像是吩咐自己的……家里人?下属?

郁棠已见怪不怪,神色平静,低声向郁远解释起裴宴的主意来。

郁远一听就亢奋起来,他忙道:“好主意!好主意!我看我们家的铺子就照着三老爷的意思经营好了。就是阿爹知道了,也肯定会同意的。”

难道什么时候裴宴给阿兄喝了什么神仙水,让他阿兄觉得只要是裴宴说的就都是好的不成?

郁远见自己的堂妹还一副傻傻的样子,急得不行,朝着她直使眼色。

郁棠顿时醒悟过来。

既然这主意是裴宴出的,若是失败了,那就是裴宴的责任,以裴宴的为人和财力,他肯定会想办法补偿郁家的损失的。

从裴宴给他们家的铺子出主意的那一刻起,郁家的铺子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对郁家来说,如同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郁棠做为郁家的人,又一直希望自家的铺子能红火起来,理应高兴才是。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明白了大堂兄的用意时,只是觉得心里堵得慌,没有半点的喜悦。

第二百零二章 画画

裴宴无知无觉,他低着头,认真地画着画。

洁白如玉的面庞,完美的侧面线条,静谧的表情,如同雕刻,让他有种别样的英俊。

郁棠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

她不喜欢大堂兄说起裴宴时的口气,好像裴宴是个傻瓜似的。

裴宴可是比大多数的人都要聪明的……念头闪过,郁棠坐直了身体。

他应该也知道吧?

指点他们家铺子的生意,若是赢利,自然大家都好;若是亏损了,他是要负责的。

他是觉得郁家不过是蝇头小利,是亏是赢都无所谓呢?还是觉得就算是要他负责任,他也要帮他们家一把呢?

郁棠痴痴地望着裴宴的侧颜,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好在是裴宴画画的速度很快,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他那边就画好了。

裴宴拿着画稿从大书案后面站了起来,一面朝兄妹俩走过来一面道:“你们看看!我只画了个三寸见方的小图,但大致上就是这么一个图样了。”

郁棠后知后觉地坐在那里等着裴宴走过来。

郁远已“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上前两步迎了过去,伸出双手去捧裴宴手中的画样,嘴里不停地道着“有劳三老爷了,您辛苦了”之类的话。

郁棠看着脸色一红,这才惊觉自己是不是对裴宴太怠慢了。

她忙跟着站了起来。

裴宴却看了郁棠一眼。

裴宴这是什么意思?就算她对他不敬,补救一下总比无动于衷好吧?

她茫然地望着裴宴。


8jh.dzhhyy.com  4q6a.dzhhyy.com  7mv.dzhhyy.com  7qkl.dzhhyy.com  e68b.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72h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