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监丞也就不打这主意了,干脆想想别的办法,看看能不能干扰到这场考试。

明德书院这边的考试模式他们都没有摸索清楚,到了现在,自然也只能做这样聊胜于无的捣乱了。

试题是高士廉挑选出来的,封存在书院之中,考试之前,谁都没办法接触,而且学生在进场的时候还要接受检查,其严格程度,不比春闱宽松多少。

所以,即便是想作弊,也没有什么方向。

一行人摸索到书院外,却是有些迷茫了。

哪处书院啊?

庄子上的四处书院都是建造在一起的,书院与庄子上的其它建筑相比较,算是自圈一地了,而且这边离着庄子上也不算太近,这边除了书院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寻常时候,少有人往这边走。

因此一般人到这边来,可能分不太清楚四处书院。

四处书院一条主街道,主街道前头是一所大牌坊,进了牌坊,才算是进入这四处书院的范围之中。

但是进了牌坊之后,找明德书院,怎么找?

“这明德书院是最先建造起来的,就看这些建筑,哪处书院的建筑老一些,哪处就是明德书院了!”一人说道。

“说的不错,聪明,走!”

几人继续往书院的深处走去。文学院的学生还没有放假,兵学院之中已经空了,而医学院的学生们,从来不知道假期是什么......

也就是说,庄子上四处书院,只有兵学院一处是空着的,因为学生么都已经从军了。

“这儿!”一人招呼自己的同伴。

“看明德书院。”

“从后门摸进去。”

三人商议之后,绕到了书院的后门。

玄家的不少护卫都留在了书院之中,一天没有放榜,这边就不会放松,但是在夜色之中想要防住这么三个人,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从后门翻墙进了书院,桑个人蹲在灌木丛之中,看着外面巡逻的队伍,找寻着巡逻队伍的规律,掌握了规律之后,这才从灌木丛中出来,开始向书院里面摸索。

“这书院里头是个什么样子咱们也不知道啊,也不知道试卷放在哪儿,怎么办?难不成要一间一间屋子去找?”

“哪里守卫的最严密,试卷就放在哪儿。”一人说道:“不过得想个办法将人都引开才行。”

“要不.......放把火?这天干物燥的,书院之中走水,也是正常吧?”

“好,就这么办!”

从后院墙摸索进来,最先进入的就是书院的后院儿,想要找到书院的饭堂,一点儿都不困难,到了饭堂之后,一人守在饭堂,准备放火,另外两人则是去找试卷存放的地点,找到之后,另外一个人就会回后院儿送信点火,将人都引到后院饭堂之后,他们就会对试卷动手。

东山县明德书院考试的试卷出了问题,国子监那边就能按着这事儿大做文章了。

至于试卷是怎么出问题的,国子监也会表示,不知道啊?书院自己没有保管好试卷为何要找别人的原因。

不管手段是否拙劣,好用就成。

针对试卷总比针对学生让人心安理得的多,因此国子监的主簿得知无法对学生下手之后,心里也是暗戳戳的松了一口气,读书人的心让他还是无法认同自己去对同样是读书人的学生去下手,去使这些阴谋诡计。

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他也仅仅是个主簿罢了,铁打的主簿流水的监丞。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ymkwx.dzhhyy.com

8xl.dzhhyy.com  svah7.dzhhyy.com  dr06i.dzhhyy.com  kx4.dzhhyy.com  2v6h4.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