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全身上下几乎要完全崩裂,完全爆开的极致痛苦。

云澈手中的龙尾跌落在地上,他的额头汗如雨下,瞬间,这些汗水又被完全蒸干,他的身体踉跄着后退,一下子跌到在地上,全身在痛苦中痉挛,面孔,更是大幅度的扭曲着。

云澈全身的衣物全部化作焦炭,然后飞散而去,裸露出的皮肤赤红一片,而这种赤红色还在加深,逐渐的开始变成骇人的黑红色。一阵“啪啪啪”的悚人响动从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响起

那是他的骨骼被爆裂,被煅烧所出的声响!

“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妖人的目光透过脏乱的白看着云澈,以他的能力,自然轻易的看得出那只已死去的巨龙是一只火属性的王玄之龙,在这只巨龙出现时,他还在惊讶着以云澈的微末玄力,怎么会拥有王玄之龙的尸体,但他没有想到,云澈竟会去饮它的血!

不要说他只处在区区灵玄境前期,就是一个地玄境后期的人敢这么直接大口的喝一只王玄龙的龙血,也是找死无异!

这是只有真正的疯子才能做出的事!

他在吼叫之后,眼神却变得越来越讶异。他眼睁睁的看着云澈的皮肉一点点变成黑红色,然后裂开道道鱼鳞般的裂痕,耳中听着他骨骼爆裂和煅烧的声响这其中的痛苦,简直无法想象,即使强大如他,都有些不寒而栗。他完全确信,就如是一个有着霸玄境玄力的强大霸皇,也极难承受住这样的痛苦。

但,云澈的口中,却没有出一丝的惨叫!他的脸色已扭曲的完全变形,一双眼睛也变成了赤红色,但死死瞪大的眼睛里,除了无尽的痛苦分明还保留着无比的清醒!

那样的痛苦,就算是自己,也必会哀嚎惨叫,而这个少年居然一声不吭!

这需要多么恐怖的意志力!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是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年会有的意志力!

妖人的头抬起,眼眸里满是震惊,他一直称呼云澈为怪胎,因为他的力量完全不受阵法压制,而且以灵玄境的玄力,足以挥出媲美地玄境的战力,而此时他才惊觉,这个少年的恐怖意志力,更是怪胎中的怪胎,让他都无法不深深震惊。

但意志力与承受力再强,也不代表他能在王玄龙血的力量侵蚀下活命。他很是惋惜的低声道:“真是不自量力!与其看你被毁成一地焦炭,倒真不如当初我把你一掌打死干净利落!”

“闭嘴!!”

让妖人震惊的是,云澈居然出了声音这种可怕的状态之下,他非但没有一丝惨叫,反而冷静的出了声音。他的声音嘶哑难听无比,就如出自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之口,但字音,却又格外清晰:“我不会死在杀了你之前我绝对不会死!!!!”

妖人的两只眼睛眯起,他看到云澈的皮肤已经完全变成了焦黑色,“噼里啪啦”的骨骼碎裂声密集的如同数百张玻璃同时破碎,云澈此时的惨状,让妖人甚至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惊惧,他吼叫道:“好!那就让我看看你怎么活过来!!”

云澈此时的牙齿都几乎快要被完全咬碎,他感觉自己的皮肉、骨骼甚至骨髓,都在被夹在火上灼烧,被浸入油锅中煎炸,那种痛苦,根本无法用任何语言去描绘。他已根本无法呼吸,四肢无法移动,五脏六腑或者崩碎,或者衰竭,他仅有的感知感觉到有数不清道狂躁的能量在他身体中左突右冲,他的身体表面,已变成了完全的漆黑色,并布满了细密的裂纹,渗出着道道临近干涉的血流。

他此时的身体,脆弱的如同一撕就碎的薄纸,身体机能几乎全部腐朽,剩下的,唯有倾注着他所有意志与执念的灵魂。

云澈用尽全部意志力,让自己保持了一个还算稳定的坐姿,他闭上双眼,切断五感六识。身体的裂纹在快增加,皮肤的焦黑也在逐渐加深着,除了这些,云澈已是一动不动,如同一具被风化的雕塑。

死了吗?

还没有妖人从他的身上,依然感觉到一丝生命之息。

换做任何一个人到了这种地步,根本已是死透了,但云澈的身上,却依旧保留着一丝生命之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丝生命之息却死死的吊在云澈身上,不肯消逝。

妖人摇了摇头,一声叹息。就算还有一口气又能怎样?到现在这种状态,根本已不可能还有活的希望。王玄龙血入体,强横的能力会摧毁他的内脏、骨骼、血液、躯体而这之前,最先毁掉的,会是玄脉!

就算他死撑着一口气,又能怎样?

但,妖人绝对想不到的是,纵然云澈躯体被毁掉了十之八.九,但他的玄脉,此时却是完好无损!

因为,那是来自真神的玄脉!又岂是几滴王玄龙血的力量所能毁掉的!

而邪神玄脉,和大道浮屠诀,也是云澈在穷途末路之下,疯狂饮下炎龙之血的依仗!

他要以意志支撑生命,以玄脉炼化龙血,在炼化之后,以大道浮屠诀恢复身体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xothl.dzhhyy.com

icsd.dzhhyy.com  tyc.dzhhyy.com  rl9g.dzhhyy.com  k6nq.dzhhyy.com  ta8g.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