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受困,瑞王有求于军人,气势上已然落了下风;而孙显祖又舌灿莲花,用了大义作下铺垫,瑞王这时再反悔,脸皮就不要了。刘宇扬心中暗道孙显祖果然老辣,不愧数十年的老军头,这趁火打劫的一套陷阱,布得恁是不露痕迹。而且,综合前几次弹劾孙显祖失败的经验来看,孙显祖敢于如此表态,说不定确实有恃无恐。瑞王若是真个不要脸破了盘儿,弹劾上去,也未必就能撼动背景、实力皆强的孙、柳二人。

刘宇扬虽然不齿于瑞王往日里事不关己的态度,却因正义感驱使,也不愿坐看他被老奸巨猾的孙显祖白白敲诈,正想开口说两句公道话,那料孙显祖再次赶在他之前说道:“不单我与安远伯,这些日子,被临时征来守城的乡勇、民夫大多抛弃自家产业,全心为国。家中妻子儿女生活无所依,亦迫切需要接济。王爷宅心仁厚,自不会坐视子民受罪。”

说到这里,灰眉之下,细眼朝着刘宇扬一瞥。刘宇扬闻得此言,怔神无语,反对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了。

120三营(四)

十月初的汉中天空,霪雨霏霏。时渐入冬,凉风夹杂着冷雨开始令气温透出丝丝寒意,然而,汉中城多个城头上,依旧有着不计其数的民夫光着膀子,浸润在雨幕中,卖力地修筑着城垣。

刘宇扬用余光瞥了瞥后方,那里,锦帽貂裘、周身环佩的瑞王,正由家奴扶着,颤颤巍巍小步迈上湿润的青石砖阶。在他的身边,还有三四个家奴打着巨大的罗伞为其阻风遮雨。

虽说在汉中生活了数十年,瑞王却从未踏足城上一步。这其中自然有禁足之令的因素,但在刘宇扬想来,若不是自己以及孙显祖、柳绍宗的极力劝说,养尊处优惯了的瑞王也绝不可能主动来这种“污秽”之地。

“王爷大驾到临,尔等只管实心干活,自有赏酬!”一个家奴冒雨走在前面,边走边大声吆喝。他的手中提着一个竹筐,沉甸甸的。和他一般,跟在后头,还有七八个家奴,也随之吆喝,他们筐里所装,俱是满当当的铜钱。

刘宇扬摇摇头,无可奈何。瑞王爱财之名他早知晓,却不想对于名声的渴求也是如蚁附膻。所以他虽然答应了刘宇扬上城头激励兵民的请求,却同时要求得抽出一部分资军费用,通过这种方式施惠出去,广施恩泽,好让瑞藩仁德之名更快传扬出去。

对方退步,刘宇扬自也不好得寸进尺。且此虽有沽名钓誉之嫌,倒是小节。只要无碍大局,听之任之可也。

“谢王爷隆恩,谢王爷隆恩!”

那几个家奴喊着话,就开始旁若无人地一把把抓起筐内的铜钱撒到地上。正在干活的民夫们四下看看,确定监工们没有阻拦的意思,瞬间一窝蜂涌上来开始争抢散落满地的铜钱。

泥水混着雨水在纷乱的人群中飞溅,民夫们扑在坑坑洼洼、泥泞不堪的石道上心无旁骛地搜集着每一个陷在沟里缝里的铜板。纵然周身污浊,却浑然不觉。他们争着,叫着,甚至互相推搡着,只要手快,多捞上几个钱,就足比官府承诺的补贴多上数倍。仅仅只有少数几个在怀揣着一手的铜钱后,手托伏地,不住磕头感谢:“小人谢王爷赏!”更多的则是全神贯注,一面捡拾,一面口中喃喃自语:“一个,两个,三个……”

瑞王对于这番景象十分满意,微笑颔首。那几个走在前边的家奴见状,愈加卖力,扯嗓宣扬瑞藩的仁德慈悲,手上则如天女散花,不住地抛撒铜钱,以至于好些铜钱都因力度过大,飞到了城下。

刘宇扬瞧见几个监工也偷偷捡了几个滚到脚边的铜钱,但他只作不见。这时节,有钱有粮,才能得人心。无钱无粮的下场就是将这些官兵顺民驱赶到对立面,成为与朝廷水火不容的流寇。

除了少数孑然一身者外,绝大部分的人家中均是上有老下有下——不论是这里的监工官军、民夫还是自己与瑞王。都是乱世求存的苦命人,多一份体谅与理解,才能让合作更好的进行下去。

“拿着。”几个铜钱弹到刘宇扬身前,他俯下身,一枚枚拾起来,对就近一个官军轻言,在对方错愕的表情下将它们塞了过去。

这时候,几个家奴伴随着长吆渐行渐远,瑞王缓步在后,靠近刘宇扬道:“刘大人,你方才说城池多处损坏?”

刘宇扬点头应声道:“是,连日大雨不绝,早前为贼损害的几处城垣多有崩坏,现正极力抢修,但因破损之处甚多,以目前的修工进度看,没三两个月,下不来。”说到这里,脸色微变,“若是贼寇知悉此等要情,趁隙来攻,于我等实难防御。”

瑞王知道刘宇扬一向沉稳,绝不会刻意说些危言耸听的话,微微色变,道:“如之奈何?”

刘宇扬遥望向前方一直延伸出去的长长城垣,摇头道:“城池修缮一事,急不得也缓不得,赶工怕不坚固,缓期则恐夜长梦多……”但见瑞王一脸惶色,续言,“然而王爷不必太过担心。日前舍弟回乡省亲,与侯帅见,勉以大义。昨日家书中言,侯帅已遣游击侯应辅,都司刘贵率川中骁壮一千四百与舍弟同来汉中,不日可至。”

侯帅即四川总兵侯良柱,实力颇强,此前也曾多次赴援陕中,然听闻其人最近与四川巡抚王维章不睦,不听调遣,自己经营川北,所以陕南一带小红狼等流寇才得以复炽。若有此人为助,加上孙显祖的一千五百人,柳绍宗的近三千人以及刘宇扬手里的二千余兵,汉中实际可调配的兵力逼近万人。无论守城还是野战,都更加游刃有余。

“令弟?可是季龙?”瑞王单眉一抬。

“正是。”刘宇扬兄弟三人,年纪最小的刘宇亮名声反而是最大的。

“有季龙出马,无怪侯帅会慨然允诺。”瑞王捻须而笑,“向年他赴京任职,曾来我府上拜见过,虽身形短小,却气势非凡,谈吐更是不俗。哈哈,本王观人素准,其人怕是相才啊!”瑞王之藩陕南,与成都的蜀藩北南呼应。二王虽然不得出行,却依仗世家,私底下四处散布家仆,置办产业。所以蜀中的一些世家大族与这二藩暗地里都有来往。

刘宇扬陪着笑道:“瑞王过誉了。我那弟弟最不喜读书,在馆中做事都呆不住,何敢言其他。”这话十足十是面子话,作为哥哥,他对自己这个不修边幅的弟弟很了解,以刘宇亮极会来事的性情看,说日后能入阁,倒并非无端之言。

“哈哈,不喜读书却早中进士,其才难得啊。”二人并肩而行,瑞王笑着又道。刘宇扬与他闲聊着,倒开始觉得这位高居云台的王爷却也不是那么难以接触……

狂风呼啸、大雨如注,灰天之下,小红狼北营一片混乱。

陕南群贼中,小红狼实力第一,另有猛虎、上天龙、小黄莺等次之。自从在荞麦山失利,小红狼引众退到了荞麦山西部的盐井地区。这里成化年间开出了几口井,熬制井盐,这时候废弃多时,但留下许多屋舍可供暂住。

从这里再往西,就要出了丘陵山地,进入汉中城周边的平原,小红狼虽嚣张,却也不敢跑到孙显祖等人眼皮子底下撒野。他本以为赵营的这一记回马枪是为了保障安全撤退的反击,便再次驻军观望,想等覃进孝等真正退走后复归。哪料覃进孝在荞麦山会合了郝摇旗后,马不停蹄,立刻追赶了上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vokms.dzhhyy.com

kvvi.dzhhyy.com  c6y.dzhhyy.com  h52jw.dzhhyy.com  hrgm.dzhhyy.com  01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