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贴纸窗花,都是许渺渺和许立果姐弟俩一起剪的。

高绮坐在茶几前封利是。

Z市的过年习俗是,只要是结了婚的妇人,都要给别人发利是,不只是小辈,平辈都要发。

所以,就算是工作了的大人,只要没结婚,都可以收到别人发的利是。如果结婚了,那就要发给别人了。

一个个的红包,里面封的钱不多。分二十块,五十块,一百块是顶天了。

红红的红包封了一桌子,看起来格外喜庆。

地上的地毯换成了浅灰色的长绒毛地毯,许渺渺和许立果就直接坐在了地毯上。

两人都认真的拿着红纸在剪。

剪了窗花,剪了贴纸,有些还要挂在别墅里的树上。

这样的节日,就连许开诚也要参与。

许开诚在书房摊开了红纸,他要写对联。除此之外,家里的红灯笼都由家中的男丁来挂。

佣人们早就拿了厚厚的过年红包放假了。

年夜饭基本年年都是许开诚做,或者是在外面吃。

许渺渺和许立果剪剪纸都剪得特别的专心。

姐弟俩完成一个,互相看对方的杰作。

“姐,你这个剪得太搞笑了,你是不是女孩子啊,做这些活也太笨了吧,剪成这样。”

许渺渺也不恼,闻言看许立果的,眼眸不由睁大:“许立果,你别告诉我,你偷偷的去找老师学过。”

“小爷我聪明绝世,怎么需要老师教。”许立果才不承认,他早几天前就偷偷的恶补了,就是想在今天跟姐姐一绝高下,扬眉吐气。

看着姐姐剪的窗花,许立果的嘴角抽了抽。

“妈,你看看姐姐剪的什么丑样子。她在古代,一定嫁不出去啦,女红就不合格。如果是若蓝姐……”提到许若蓝,许立果讪讪地住了嘴。

许若蓝去年剪的窗花要比许渺渺漂亮许多。

看着许渺渺,许立果懊恼。

他嘴这么快做什么,过年这样的好日子,还提许若蓝。

高绮心里一阵恍惚,若蓝……

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高绮打起精神来,脸上带了笑:“渺渺的怎么就不好看了?渺渺的叫做稚朴。”

许立果见鬼一样看着高绮,不满地说:“妈,姐是你亲生的,然后我是垃圾桶捡的吧?哼,你偏心~”

说着高绮偏心,脸上却不见一丝懊恼,眼里的笑意深深。

许若蓝啊,希望她好自为之吧。

她的女儿是许渺渺。如果没有梁会没有许若蓝,她根本就不会跟许渺渺分开。

人心都是肉长的,许渺渺回来之后,高绮真的感受到了奇妙的心灵感应。以后她的女儿,有且只有许渺渺一个。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m6k2.dzhhyy.com  vnd1p.dzhhyy.com  w0o.dzhhyy.com  ujvp.dzhhyy.com  ynx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