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子越看越觉得他俩亲密的不正常,转头再看零孤单的站在一边,又见放任这一切发展的黑主灰阎笑眯眯的跟看戏一样,顿时气苦要炸。

她也不等优姬回答了,直接把零拉到身边,在锥生零毫无防备根本没有反抗的情况下,把他整个人护在了身后。

然后看似气势汹汹、实则委屈巴巴的,对另外三个在她看来沆瀣一气的人喊道:“你们太欺负人了!”

黑主灰阎无奈的挠了挠头发:到底谁欺负你了啊?

铃木园子小姐抹了抹眼睛:“你再这么助纣为虐下去——”

她一指站在门口的“纣”玖兰枢,用一个熊抱把自己吊在了锥生零的脖子上,对着黑主灰阎坚定的说:“我今天还是他娘家人,明天开始,说不定就是他夫家人了!”

锥生零已经习惯了她不知道哪来的稔熟,下意识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胳膊,瞳孔深处一片茫然。这都是……什么意思?

园子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直接拉过他的手臂,抬头死死地盯住锥生零的眼睛,虽然长得没他高,但是气场绝对超过两米八!

她在心里默默的对小兰说了声抱歉,用充满责任感的、沉痛又坚定的语气说:“意思是我会娶你的!”

“他们不要你了我也娶你。”

“全世界都不要你了,我也娶你!”

一口气吼完以后,园子内心悄咪咪的怂了一下:就是不知道在恐山那个【男人不行】的预言下,最后能不能娶的着了……

锥生零明显被她吼愣了。

人一愣,自然反应就慢,园子拉着他的手,想要直接带他走,黑主灰阎到不觉得这女孩的威胁真的能做些什么,他顾忌的是零现在的状况,怕他一时控制不住,咬了这个不知道哪来还正义感满满的小姑娘。

他虽然不让,但玖兰枢思索之下,轻声说了句:“可以。”

——他想看看这个女人身上阳光一样的特质到底是真是假,又有些什么用。

黑主灰阎虽然惊讶他的答案,但在稍微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选择听从他的决定。

铃木园子顿时更惊讶了。

她惊讶的毫不遮掩,大大方方的盯着玖兰枢看,看到最后,惊讶中出现了一股蜜汁钦佩。

她以为能让理事长耍心机把女儿嫁给他,意味着这个枢前辈的手段就已经很厉害了,结果居然连理事长也听他的!

园子若有所思的感叹:这绝对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啊!

从这一天起,锥生零的日常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按照这位铃木园子小姐的说法,自己是被她带走的。

他们一起吃饭,有事没事一起玩,她还总是拿着个本子,争分夺秒的问他喜欢吃什么,特长是什么,私人爱好都有啥。

然后把所有认真不认真的答案,通通用心的记在那个本子上。

他白天还是继续上课的,就连黄昏时分维系风纪的工作都没有停止,但除此之外的所有时间,都被这个女孩无声无息的占领了。

因为早前对于“铃木家女儿”的定位,零对她是很有耐心的,但次数多了,也不免好奇起来。

“你到底在写些什么?”

园子埋头苦写:“为了制定计划追你需要的前期资料啊!”

园子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很有些感慨的说:“结婚是件严肃的事,就算不想爱,也需要喜欢做基础,我既然说了要娶你,就必须认真对待,不过我原来相亲,都是他们负责迁就我,这还是我第一次试着去迁就别人呢!”


xpk13.dzhhyy.com  a21hk.dzhhyy.com  i9mh.dzhhyy.com  lf2.dzhhyy.com  9m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vfnko.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