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拿眼横了自己女儿一眼,道:“你这孩子就是傻,当初怎么就不……”若是跟奕世子搭上关系的是自己的女儿该有多好,祝彦琛虽然也很不错,可是比起这位奕世子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那定安王府在大顺是什么地位,绝对不是一个将军府可以匹敌的。

“诗淇,也许你也可以借着曾经跟奕世子有过一面之缘的机会,跟他熟络一下……”

顾诗淇闻言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母亲这话里的意思是……让自己放弃彦琛哥哥,改而去……

但随即陈氏又是摇了摇头,“不行,还是算了,万一不成的话,我们可连将军府都失去了,不能冒这个险。”如今诗淇嫁进将军府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祝将军和老夫人他们都乐见其成,不能冒险放弃将军府,而去求一个不知结果的可能。万一到时候失败,她们可什么都没有了。

“母亲也不必太过担心,就算这奕世子跟顾欢颜认识又如何?将来她也未必真的能嫁给这位奕世子。定安王府是什么样的地位,怎么能允许一个命里带煞的女子进门?那定安王和定安王妃又不是傻子,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跳入火坑。”

陈氏点头,“说得也是,就连命那么硬的华国公都害怕得退了婚,更别说是定安王府了。我估摸着,这位奕世子还不知道欢颜身带阴邪之事,要是知道了,肯定就避而远之了。”

“只是我气恼的是你父亲,瞧瞧你父亲那副样子,奕世子不过是来看看丁姨娘母子而已,他就巴巴地往丁姨娘那里去了,难道他还真的以为奕世子会因为丁姨娘母子而在朝堂之上扶持他不成?”

其实陈氏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不是不嫉妒的,只不过嘴硬而已。

“诗淇,你可要给我争气,要牢牢抓住少将军的心才行,这样才不会被顾欢颜给比下去。”

“娘亲放心吧。”

顾诗淇向来处处都喜欢跟欢颜比,此时听得自己母亲这样说,心中自然也是绷紧了一根弦,暗暗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被顾欢颜给比下去。无论是在顾府的地位,还是将来的夫君,她都要比顾欢颜强。

天刚蒙蒙亮,欢颜揉揉眼睛,便是倏地从床上坐起身来,拿过一旁搁着的衣服便往身上穿。外间里正在往炉子里加炭火的琼儿听到里面的动静,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走了进来,见自家小姐正在穿衣服,不解地道:“小姐这么早起床做什么?”

“你怎么忘了叫我了,眼看着就要误了晨功的时辰了。”

“小姐……您忘了?谢公子已经离开了,您不需要再早起练功了。”

闻言,欢颜穿衣服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怔然道:“我忘记了……”

既然已经醒了,欢颜也再睡不着,穿好了衣服之后,便坐在书桌前临帖,却仍是有些恍神,她这才发现原来谢安澜离开之后,自己真的很不习惯。

这日初雪,众人想起去年一起偷偷聚在膳厅后面废弃屋子把酒言欢时的情景,便提起今年再来一回。

只是如今时过境迁,当初的人已经聚不齐了,难免有些伤感。

“我们来玩投壶射覆的游戏好不好?”

游戏助兴,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欢颜没有多大的兴致,只躲在一旁吃东西。

“我们先来玩儿投壶。这里有十支箭,我们逐一来投,投进最多者获胜,如何?”

“那不行,我们女孩子的力气本来就比你们小,不公平。”

“那这样,女孩子投的时候,壶放得近些,容易投进一些,这样公平吧。”

“那彩头呢?赢了之后又什么彩头?”

“彩头……”那人正低头思索,这个时候齐云舒突然开口道:“赢了的人可以要求在座的任意一个人一件事,如何?”

“好,这个好,就这样决定吧。”

欢颜本来就兴致不高,轮到她的时候,随便投了几下,也没进去几个。蒋青青倒是兴致勃勃,只是她准头不行,还没欢颜扔进去的多。

裴风胥将箭交给齐云舒,手指无意间触到他手心的汗,不由笑道:“这么紧张?”

齐云舒下意识往欢颜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她此时正在跟蒋青青和栾静宜说话,并未往他这边注意。

暗暗握了一下掌心,齐云舒从裴风胥的手里接过羽箭,这一把自己是非赢不可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fm0f.dzhhyy.com  lni.dzhhyy.com  pxj.dzhhyy.com  0vv.dzhhyy.com  1pi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