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江无妄无奈一叹:“你要做什么,我不拦着,只是扶渊,这事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别一个人担着。”

扶渊深深看他一眼,复又垂眸摆弄棋子,深邃凤眸似在沉思,没再多言此事。

气氛有些沉重,江无妄便有意调侃了句:“你的小徒弟,倒是挺护着你的。”

扶渊抬眸:“何出此言?”

他三言两语,将那日在幻境中的噬人窟里,墨久陵说他黔驴技穷,被轻殊怒斥的事说给他听。

脑海里浮现出那张为了他义愤填膺的小脸,扶渊不自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胡说!我师父,是天底下最好的师父!”

还有那回她明眸嫣笑:“在徒儿心里,师父天下第一好!”

扶渊薄唇淡勾,终于忍不住泛出了笑来。

苍山夜幕下,他嘴角笑意犹在,眼底却深邃了几分。

“不过,我徒儿似乎被不少人盯上了。”

《论用出卖师父色相赚到的银子买来的烧饼吃起来香不香》

第18章

听他这么一说,江无妄敛眸沉默一瞬,道:“其他倒无关紧要,你挥挥手的事,不过那日在幻境伤你徒弟的黑雾,不简单。”

扶渊眉心忽得一紧,侧身掩唇低咳了几声。

江无妄发觉他的异样,暗色一愣:“怎么了?”

他脸色似有些差,显然是在强忍着苦痛。

扶渊微缓,若无其事地一笑:“无事。”

相识千万年,知他者莫若江无妄,他不愿说,定是与那白轻殊有关,江无妄看着他,沉声道:“你不说我也猜得到,是那日强行入境,受了太虚印结界的反噬,可对?”

扶渊没有说话,低头缓缓把玩着手中的翡玉白子。

“你又何必……”江无妄缄口,只当他心愧白隐,才对白轻殊如此这般,他叹息一声:“知道你修为出乎其神,但这不比寻常内伤,既然来了,就在我这多休养几日吧,试剑宫的鸿蒙之气可调太虚印的反噬。”

他眸底分明是低沉的倦意,嘴角却牵起一抹笑:“不了,我改日再来。”说罢扶渊拂袖起身离去,江无妄望见他丰神绰姿的背影之下隐有疲惫,无奈摇了摇头。

酆都鬼城,是永无止尽的黑夜,和半隐半暗的幽火。

没有昼夜之分,轻殊也就不记得扶渊出去多久了,只知道他很久没有回来,也许几个时辰,也许已有一日。

少了他,好像整个宫殿就空荡荡了。

等到连在外稀疏游荡的幽火也暗了,就表示入夜了。

轻殊不曾有睡意,冥界阴冷漆黑,于是她提了盏宫灯,坐在宫门口的门槛上,托腮望着的远处,黑灯瞎火,分明什么也看不清。

不知坐了多久,她开始眼皮打颤,昏昏欲睡,就这么坐着托腮缓缓合上了眼。

睡了很久,再睁开时,入眼就是扶渊沉静的睡颜,寝宫的床上,他朝右侧躺着,正对着她,呼吸轻浅,轻殊不禁呆了呆。

其实每天都是如此,睁眼就是他,但她就是看不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uvjra.dzhhyy.com

59l6.dzhhyy.com  6cnq1.dzhhyy.com  5qu.dzhhyy.com  c0enx.dzhhyy.com  gc4i.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