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上的椅子坐了一个秃顶的男人,四十岁左右,圆脸蛋,脑袋上就剩下一绺头发,顺着脑袋趴在脑门上。

手腕子上,带着一条金链子。

“梁处长好!”梁一飞毕恭毕敬的伸出了手。

梁处长还没伸手,边上的‘一绺毛’站起来,点头哈腰的赔笑说:“处长,那我们厂子的事怎么办啊?”

梁处长脸一板:“你还好意思跟我提?你们厂那么好的一个企业,怎么就搞成今天这样?缺钱了不去找市场,就知道来找财政、找银行,呱呱隆地洞,都像你们这样还做什么企业?!我都不好意思讲你,这么粗一条金链子挂在手上,跑我这哭穷?”

“处长,处长,不是……”

梁处长不耐烦的挥挥手:“行了,你们厂的事以后再说。”

说完,拿起茶杯低头喝茶。

一绺毛讨了个无趣,也不敢纠缠,还是陪着笑说了句‘那处长我先走了’,然后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办公室。

梁处长眼皮一翻看着一绺毛的背影,嗤笑了一声,一脸不屑的摇摇头,放下茶杯,对赵大军说:“你瞧瞧,都是滨海市的企业,他们堂堂一个国营汽水厂搞成这样,不改革能行吗?”

说着,又看了看梁一飞,说:“倒是一些民营企业干得不错。今天我总算看到正主了,梁老板是吧,你可是不知道,你嘴皮一翻,说可以买,我们这里就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你来!”

听到滨海汽水厂几个字,梁一飞心里微微一动,他在夜校的哥们项冲锋就在汽水厂工作。

说起来,自己还是个夜校在读大学生呢。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梁一飞递了一支烟过去,笑呵呵的说:“梁处长,我刚下火车,就跟着赵处来,听领导指示了。”

“指示谈不上,我听说了,你是个会做生意的人,不过嘛,也是你运气好,赶上了好时代,要不然,你再会做生意也没用。”梁处长说。

他是的好时代,是指这几年进行的如火如荼的国企改革。

80年代开始,企业放权,责任包干,有一部分企业的确是‘一改就灵、一包就活’,但是,还有一部分企业,由于时代和历史遗留问题、市场原因、自身管理原因等等,依旧是沉疴难愈,每况愈下,完全依靠国家财政支持才能活下去,已经成为了国家发展的负担。

到了1990年,乡村集体企业实现利润265.3亿元,竟然首次超过国营企业!

经济日报发文:少数企业“死”不了,多数企业“活”不好!

深入改革成为当务之急,国家放开了国企倒闭、兼并、重组和出售的闸口,让付不起的阿斗自行了断,或者采用出售、合作的方式,让有能力的人和资本来运作,让恶性资产变成良性资产,在沉没成本中尽可能抢救出一些财富,至少不让它继续拖累。

大宇宙目前就有点类似这个情况:之前抵冲税款被没收,归到财政国资局下面,虽然时间尚短,至今也还在停业,但是从‘身份’上来说,其实已经属于国有资产,是一个国有公司了。

再卖给梁一飞,那就是把国资出售给个人,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梁处长说的‘好时代’就是这个意思。

梁一飞说:“那是,个人永远离不开国家,国家前进,个人才能有发展!我们私营企业家,于情于理,既要感谢国家,也要为国家建设出一份力。”

梁处长满意的点头:“你有这个觉悟是对的,难怪赵处他们都推荐你来接手大宇宙。我跟你讲,虽然是为了抵冲税款,可我们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把资产出售的,我们调查过,你梁老板即懂得做生意,更奉公守法,有能力为社会创造财富,换个人,出再多的钱,我们也未必会出售。对了,你钱准备好了吧?”

“一共450万,随时可以。”梁一飞说。

“很好!”梁处长满意的一拍大腿,直到此时,才把刚才梁一飞递过来的那支小熊猫从桌上拿起来,夹在手里。

梁一飞掏出火机,给梁处长点上,又给赵大军递了一支,自己拿了一支,三个人小火轮开起来。

“梁处长,那什么时候签合同,办手续呢?”梁一飞问。

梁处长弹了弹烟灰,说:“你钱凑齐了,手续快,也就一两天的事,不着急。不过,有几个事,我得事先跟你说下,到时候,也是要写在合同里的。”

梁一飞还没说话,赵大军先直起身子,皱眉说:“梁处长,怎么又冒出来‘几个事’,当初说转让给梁老板,可没提有这个那个的,你现在又提要求,算怎么回事?!”


vurwn.dzhhyy.com  homw.dzhhyy.com  h99x.dzhhyy.com  2unm.dzhhyy.com  rf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unrb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