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沁进来燃了段宁神香,班曦打了个哈欠, 小憩片刻。

就是这瞬息的功夫, 她再睁开眼时, 人就站在含凉殿前,天气寒冷, 。

“梆梆——”

打更声传来,班曦惊异道:“朕这是……王生附身了?”

含凉殿冷清的偏殿亮着微弱的光,班曦控制不住自己的腿,朝着那光亮走了过去,近了,看见熟悉的身影,班曦心中一喜,笑着推开门。

沈知行转过头,看见是她,惊讶不已。

“……那个。”班曦轻声问道,“你在做什么?”

她的确是回到了从前,眼前的沈知行两鬓没有霜发,他很年轻,乌发乌眼,只是穿着一身粗布衣,眉宇间萦绕着病气。

具体是何年何月,班曦有些拿不准,但她可以肯定,这是他尚为替身的时候。

沈知行没有回答,他惊愣了好久,试探着叫了声:“曦儿?”@一秒记住杰米.哒x s63点看

班曦:“诶?”

沈知行:“真的是你……”

他眉梢染笑,伸手比了比班曦的身高,说道:“果然是长大了……”

班曦:“你……是朕在做梦吗?”

沈知行说道:“我就说哪里不对劲,好多事情想不起来,断断续续的……”

班曦有些摸不清头脑,难道沈知行想起来了?她怎么没这个印象?

班曦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啊……”沈知行道,“要不说,你总是来得恰是时候,闭眼睛。”

他拿出一盏简陋的灯

“还记得吗?”沈知行垂眼看着这盏还未点燃的兔子灯说道,“你要的,我差点就给忘了……”

班曦看着这盏灯,鼻子一酸,差点落泪。

沈知行手抖着,说道:“就是不知为何,手总是使不上力气,箍这个框架就花了好久……”

班曦拉住他的手,一碰,冷的像冰。

班曦这个哭包,又要垂泪。

沈知行敲了下她的脑袋:“喜欢吗?拿去玩吧,补上了,以后别再念叨我欠你一只兔子灯了……”

班曦咬着嘴唇使劲点头,又圈着他,用力抱紧。

“嗯……没有多少变化。”沈知行笑眯眯道,“还是这样子,长不大。”

班曦哭着喊:“胡说,长大了!”

沈知行揉着太阳穴,说道:“不知为何,头疼得很……”

班曦高高伸着手:“我!我给你揉!”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tpais.dzhhyy.com

di6m.dzhhyy.com  y8ghy.dzhhyy.com  umso.dzhhyy.com  b5j.dzhhyy.com  8eat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