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他们只有这个办法可用。

“是。”两个队员回应道,然后开始操纵通讯器,重新向外界发送消息,“紧急求援,紧急求援!”

队长则喘息两口,准备强撑身体站起来,再到大厅里去看看。

那里有个重伤号,已经快要死亡。

正在这个时间,通讯器突然传出声音,“是谁在求援?你在哪里?”

是用纯正的阿斯嘉语说的。

守在通讯器旁的两名队员露出了极兴奋的神色,大声呼叫“队长”。

他们的队长也听到了这个声音,顿时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冲到通讯器前,不费劲。

那名年轻的队员伸手准备点触按键回应,结果却被队长伸出来的手阻止。

“情况有些不对。”队长脸色凝重,指着通讯器上的示意图道。

根据通讯器显示,回应他们的通讯器编号是A2847950,而这个编号被标注为红色,意味着早已经损毁,怎么可能还会发出联络的消息?

这就像一个人忽然接到微信红包,本来是件好事,可是再看发红包的人,原来两年前已经去世,这就不是喜剧片,而是恐怖片了。

其他的队员也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他们不知所措地看着队长,等着队长拿主意。

队长皱眉沉思,然后沉声道:“先联系上他,问清他是谁,咱们这边的基本情况,暂时不要透露。”

年轻的队员点点头,然后将信号发出去:你是谁?

囚徒星上,刚刚等了不到两分钟的刘牧星挑挑眉行。

没想到这么快回应就来了,看来可以省下“成功”诗了。

刘牧星对着原始的通讯器,继续道:“我叫刘牧星,无意间收到了你的求援信号,因为是同族,所以询问你的处境。”

另一边,年轻队员收到了回信,又把头转向队长请示。

队长眉头松开一些,“再问问他居住在哪里,是为哪方面工作。”

年轻队员按照队长的吩咐询问,刘牧星听到以后,微微有些不悦。

你丫的一个劲儿说“紧急求援”,结果真的有人援助你,偏偏磨磨叽叽地问这问那,查户口呐?

不过现在是刘牧星想找到人家了解情况,所以只能耐着性子回答:“我属于野生神族,想要回去援助母星。我只有一个人,如果你们需要帮助,请告诉我地址。”

小行星带上,队长和两名队员同时听到了刘牧星回答。

年轻队员照例把选择权交给队长。

队长沉思良久,眉头越皱越紧。

一边是全队兄弟的生死,另一边是跟胜利相关的重要部件,让他实在难以抉择。

“你们俩说说,应不应该把咱们的地址说出去?”队长问道。

两个队员对望一眼。

其中年长的队员道:“队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如果我们全都死了,这个部件不是同样不能送到母星上吗?那样的话,跟被敌人抢去,也没什么区别。”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shlyp.dzhhyy.com

bp1.dzhhyy.com  dhsca.dzhhyy.com  bobr.dzhhyy.com  tfxq5.dzhhyy.com  9v2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