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耳朵聋了,还是脑子烧坏了?听不懂吗?这房子是阿文的。现在阿文走了,这房子我们向家收回来有错吗?已经白白给你们住了八年。算我好心,这几年的月租不收你们的了。”

“妈,你们欺人太甚。赔偿款可是阿文的命换来的。你们一分钱没给我。现在还打起房子的主意来了?我是阿文的妻子,这房子就是我和晶晶的。你们谁也别想拿走。”

她气极败坏,推着向老太太往外走:“你走,你走!晶晶也是你的孙女啊!你就这样对待我们的?你是想逼死我们吗?”

向老太太到底年纪大点,被方琴推着往外走,不由恼了:“我客客气气地跟你说,你是这样待人的?你不搬也得搬。三天后,我找人来拿钥匙!”

向老太太走了,方琴强忍着的泪水,此时不由流了下来。

人善被人欺!

她恨极了。如果真的要把她们母女赶出去,她大不了拿着一把刀跟人拼命。

方琴的目光渐渐沉稳了下来,眼里闪过阴狠的光。惹急了,兔子也会咬人呢!

许渺渺昨天刚搬来,晚上有点失眠了。

她没有认床的习惯,只是,才搬过来,不知道怎地,思绪万千。

早上起床的时候,眼睛有点酸涩。时间也不早了。

她洗漱好,打开冰箱,冰箱里塞得满满的。

是高绮准备好的。厨师给包的新鲜包子,饺子,冻在冰箱里。

许渺渺想吃的时候,拿出来热热或者煮一下。

还有新鲜的面条,鸡蛋,疏菜……

许渺渺将包子放在锅里热上。她吃了四个包子,一个荷包蛋,还喝了半杯牛奶。

感觉吃饱了,充满能量,她收拾好文件,拎着文件包准备出门。

住在对面的宁远,几乎是在听到许渺渺这边开门的动静的时候,也是同一时间开了门。

这个房子一层楼就两户人家。一个电梯,一个楼梯。

两家对门相隔的走廊距离,不过三四米左右。

许渺渺下意识抬头,见鬼一般看向宁远。

宁远住在对面!

宁远一身黑色风衣长裤,身高腿长,身形如玉,俊美的容颜,未开口眼里已含笑意,像是画中走出来多情的贵公子,风度翩翩。

“渺渺,早。”

宁远大长腿迈动,不过几步,已行至许渺渺的面前。

见许渺渺还傻傻愣愣的样子,不复往日的精明,不由伸出手轻弹了一下许渺渺的额头,许渺渺下意识闭了闭眼,再眨了眨眼。

“我就住对面,怕阿姨多心,怕你不愿意搬过来,所以,事先瞒着你是我的不对。房子写在我的名下,所以,如果要买不卖,但,我可以转赠,写在你的名下。”

许渺渺松了一口气,语气有微微的嗔怪,但心里更多的是高兴。

“真是的,还搞得这样神秘。”

想到昨天两人还在微信上聊了半个多小时,指不定宁远正在对门笑得乐不可支呢。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w42.dzhhyy.com  3g2y.dzhhyy.com  rol.dzhhyy.com  sv6v.dzhhyy.com  4dp5p.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