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宫先生:“哈?”

“我是说,”园子的神色越来越放松,眼神也笃定起来,重复说:“你要是过不下去了,考虑下嫁给我吧。”

铃木园子是玩真的。

直到被小心翼翼的送进直达顶部的电梯,哪怕那引路人的眼神,忧心忡忡的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突然得了什么绝症,但铃木园子依旧淡定的按下了正确的楼层,从眼神到气场都无懈可击!

然而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原本气势凛然的站姿垂死当场,迎面扑来那一大坨的东西把她整个儿压回了梯箱。

铃木园子只觉得眼前一花,一秒钟前还健康满点的耳朵,顿时被嗷呜嗷呜的哭喊声震出了耳聋耳鸣,许久不见的奔放式哭喊吵的她脑壳一疼。

园子懵了三秒钟,顿悟:哭的这么吵,肯定是夜斗!

于是在顿悟的下一秒,她麻溜抬手环住了这大型货物的肩膀,沿着后脖领子一路摸索到后脑勺,揉了两把后彻底放心了。

这熟悉的手感,就是夜斗。

五米开外的地方,仿佛突然老了好几岁的黄金老头表情一言难尽的盯着这里,手边的通讯仪还没关闭。

铃木园子虽然姿势别扭,但是她一直谨记这个老头属于不能惹的人,于是手又从夜斗后脑勺离开了点,想说问不成好了我招个手意思意思……

结果手刚一从那后脑勺上拿开,夜斗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鲤鱼打挺翻了起来。

园子被他怼的眼前又是一黑。

十分钟后,黄金老头依旧坐在案几后头,园子和哭唧唧的夜斗对坐在茶几两侧,两个人俱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园子:“我真的没有疯。”

夜斗完全不听,伸手要来碰她的额头。

园子睁着双死鱼眼让他碰,垂死挣扎:“也没有发烧!”

夜斗正一手压着她,一手压着自己的额头做对比,哪怕试不出温差,还是要垂死挣扎:“别说话我正在比较啦——要不是烧坏脑子里,园子怎么会莫名其妙说要和别人结婚……”

园子心说什么叫莫名其妙跟别人结婚?

早在遇见你之前,我已经为了找个人结婚的事,累死累活折腾了八百回了!

园子猛地一转头看向黄金老头:你们非时院就是个大漏勺是吧?

她楼底下刚跟人求得婚,坐个电梯的功夫,几分钟啊?

都传层层递进传到这里来了?

想起刚才突然切断的通讯,八成她前脚上楼,那个怀疑她脑子绝症的小哥,后脚就打她的小报告来了!

然而在底下那会儿,她完全被魔术师杀手的履历惊讶到了,业务员们又统一穿工作服,她对该小哥的具体长相没什么记忆。

——别让我找着你!

园子咬牙切齿的同时,还要抬手去挡夜斗的迎面往她脸上糊的大巴掌,惊讶的很:“你这是要谋杀我吗?!”

夜斗卯着力气碎碎念:“不要反抗,园子你忍一下就好了,我现在不是恶神了,使劲打人可以驱邪的!”

“我跟你说,被附身后果很严重,脏东西可能会控制着你的身体,做很多本人意想不到的奇葩事情哦,比如突然要求和谁谁谁结个婚什么的……”

此时园子整个人团进了沙发靠背里,手脚并用抵挡这近在咫尺的一巴掌,一边使出吃奶的劲和夜斗掰手腕,还要咬牙切齿的跟他哔哔:“我什么时候被附身了我……”


8kk.dzhhyy.com  hlt.dzhhyy.com  rv9.dzhhyy.com  90r65.dzhhyy.com  c26h7.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qaiyu.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