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基:【此时一位霸道总裁骑着小黄车路过.jpg】

卫风·氓:【此时一名正在遛柯基的网友路过.jpg】

柯基:【你像不像个沙雕网友你自己想想.jpg】

ZHW:……知道了。

青青子衿:好的。

雨霁秋光:好的。

柯基:怿然那边我来通知,就这样吧,初十见。

初十下午三点之前,成员们陆陆续续从自己所在的城市赶到了C市,吴悠同太姥姥约好了正月十一上午九点钟见面。

短短几天的短暂休息,并没有让成员们的神经有所放松,反而即将要面临的无从想象的局面,让大家的心中更难平静。

唯独柯寻和牧怿然比之其他人的状态更松弛些,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把头发剪短了,牧怿然看上去比以往更冷峻,柯寻则……更社会了,后颈处的头发剃得很短,脱去外套摘下围巾后,就露出了发尾尖下面的唇印刺青。

“卧槽,你骚死了。”卫东当面唾弃他。

柯寻并不打算告诉他自个儿尾椎骨上面的位置还纹了个“MOONEY”呢。

大佬看到这个纹身的那一夜柯寻到现在都不敢回想。

自个儿体质这么好的一个人,到后来都想哭着求放过,第二天赶紧找了块膏药把那纹身给糊住了,觑着大佬的脸色他好像还有点小遗憾的样子……

吓死个汪了。

众人在旅馆住了一夜,正月十一早上一起吃了早饭,吴悠仍旧借了朋友的七人座商务车,罗勏自己开着大G来的,十三个人满满坐了两辆车,一起去了吴悠的太姥姥家。

饶是吴悠已经提前给太姥姥打过了招呼,乍一见又多了三个有诡异骨相的人,十三个人在眼前黑花花地站成一排,太姥姥仍然被惊得面色发白,一下子软在床沿上,说什么也站不起身来,嘴里不住地念念有词,过了足有半个多小时,才终于停下了这让人心焦的念诵,面色复杂地望向大家。

“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几年可活了……”太姥姥声音带着些颤抖,“今儿就拼了这条老命,给你们看上一看……”

“太姥姥……”吴悠又惊又急,连忙抱住太姥姥的胳膊,心疼不已地红了眼睛,“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把您掺和进来……”

众人在旁边听了,也是一阵沉默。牵连无辜实非大家所愿,可眼下大家除了寻求太姥姥的帮助之外,也实在没有了别的办法。

太姥姥轻轻拍着吴悠的肩,安慰她道:“凡事都有定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别哭了闺女,大家伙儿还等着呢,咱们赶紧整完了,中午大伙儿就在家里吃饭。”

吴悠揉了揉眼睛,难过且无助地望向牧怿然和柯寻,柯寻走上前道:“太姥姥,您也甭太担心,您什么都不用跟我们说,就试着把他们三个人身上的骨相画一画就成,画完了,您再把纸撕了烧了,我们中午也不在这儿吃饭了,您画完我们立刻就走。”

这一次大家像上次请那位骨相大师时一样,提前在太姥姥的房间里布置上了摄像设备,这次用的是罗勏带来的高清摄像机。

事不宜迟,吴悠将纸和笔给太姥姥摆在桌子上,太姥姥带上了自己的新的老花镜,华霁秋、岳岑和李小春在太姥姥的面前一字排开,其余人则在旁边安静地看着。

可是结果仍然很令人遗憾,太姥姥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了,就算凭着老花镜能够看清这三人身上的骨相,可因上了年纪而无法控制的颤抖的手,仍然无法成功地将骨相画下来。

太姥姥试了好几次,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众人一时一筹莫展。

吴悠扶着太姥姥去旁边的房间休息,大家则留在这个房间里商量办法。

李小春道:“实在不行咱就去天桥底下找那些摆摊算命的人吧,都说高手在民间,说不定那些人里头就有真的高手呢,大不了咱们多跑几个天桥呗,就算是大海捞针,也总比现在没有任何进展要强啊。”

“就算要用大海捞针的法子找人,也不能去找那些人,”回到房间的吴悠皱着眉头,“太姥姥认识很多有正经传承的同行,虽然她认识的这些同行都没有办法或是不愿来帮忙,但是这些同行也认识更多的同行啊,说不定就有人愿意帮这个忙呢,就算捞针也是要捞这些人,只不过可能会花去很久的时间,不知道咱们还来不来得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qo8y.dzhhyy.com  0clhs.dzhhyy.com  i6dfe.dzhhyy.com  f2vk.dzhhyy.com  w0av.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