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上的星光越来越多,似乎在和我道别一般。

很快,随着黑山往回越走越远,白白的尸体已然看不见,回去的路上,我没看到何小雪她们三人,不知道她们的情况如何。

是逃走了,还是和我一样被抓了起来。

身下坑坑洼洼的土地咯的后背生痛,我紧了紧另一只手中的黄符,咬紧牙关,胸口隐隐作痛。

我现在只希望她们三人要是真的跑了就好,别再回来,别再因为我受伤。

明明我跑了很久,可黑山拖着我很快便回到之前的宅院之中。

他把我随意扔在地上,随后拿来一只毛笔,沾染了红色的朱砂,在我的脸上,四肢以及身上,痕迹不断的开始描画着什么图。

口中喃喃自语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突然阴风大作,周围的光线一暗,黑山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本想就这样结束算了,可脑中却出现白白拼死救我的场景。

我抬手默默的擦拭脸颊,手指上是一片鲜红,只是不知道是我手腕上的血,还是白白的心头血。

手心那三张黄符也被沾染上血液,和原本红色的朱砂笔迹混在一起,我完看不清上面的咒。

不过就算是没被血染上,我也看不清这上面的咒,更不会使这符,反倒是白费了白白的一番心意。

“黑山!”

突然从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呵斥声。

我赶忙闻声望去,是客栈老板娘!

她手撑着腰站在旁边,另一只手上的圆扇早以破旧不堪,不过身姿依旧窈窕,她扭着腰走到黑山的旁边,轻声道:“黑山,你居然要对活人下手,还用妖咒,你根本不是为了重新封印阴气泉眼!”

黑山眼神一动,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口中的声音更加诡异起来,怪不得他说的话我听不懂,原来是妖精的咒语。

我试图挣扎,可被画上咒语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只有一只右手还能活动。

张嘴想让老板娘走人,可又开不了口,只能躺在地上干着急!

如果老板娘没离开,那刘老头跟何小雪应该也在附近。

这么想着,老板娘手中的圆扇直接击向黑山手中的毛笔,却反被黑山挡回,她神色凝重的看着他道:“黑山,你自封山神,强行汇聚山中活物的念力封印阴气泉眼,现在自食其果,被阴气反噬控制,现在早已无药可救。”

“却还执迷不悟,伤了你的妻子!现在更是用妖族禁术,留你不得了!”

客栈老板娘紧抓着手中的圆扇,娥眉紧皱,口中更是振振有词。

可黑山却丝毫不理会,念着妖咒的声音,犹如魔咒一般在我耳边回响。

她说这么多有什么用!

要么就跑,要么就过来阻止他呀!

我躺在地上,开始连头也动弹不得,余光看到黑山蹲在身边,他手中的毛笔慢慢游走到我的手臂上。

紧了紧手中的黄符,我索性拼一把,猛地将手中的三张黄符反手贴上黑山的胸口,颇有一点破釜沉舟的架势。

我单手结咒,立在嘴边,口中喃喃道:“困兽咒,起!”

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反正横竖都是要死的人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lb3.dzhhyy.com  qdkvv.dzhhyy.com  451.dzhhyy.com  ahs.dzhhyy.com  7pnxe.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