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里所有有植物的地方他全都去过,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到学院各处去与那些植物交换能量,今天终于轮到松林这里了。

万俊并不是很喜欢松树,因为他与松树沟通起来还有些困难,不过他还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到松林这里,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越是沟通不了的地方就越是应该去,不然的话他永远也不可能与松树好好的沟通,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短板,而一个有短板的植师,并不是一个好植师。

万俊走到了松林这里,突的感觉好像是今天的松林有些特别,他有些不解的看着四周,想找出今天的松林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是看了好一会儿,他也没有发现。

万俊也就不在意,他慢慢的把手放到了一棵松树上,试着与松树进行沟通,沟通到还算顺利,但是当他想与松树进行能量交换的时候,却发现,这松树里的能交换的自然能量,早就被人交换完了,而且好像是刚刚交换完的。

这让万俊吃了一惊,他松开了手,皱着眉头,随后又看了一眼松林,他这时终于想起,松林这里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了,因为今天的松林感觉更有生机了,只有刚刚进行了能量交换的植物才会这样。

而这也正是万俊吃惊的原因之一,要知道松树里面的自然能量是很多的,他以前来这里进行能量交换的时候,最多只能给十几二十棵左右的松树进行能量交换,在多的就不行了,他的魂物空间还没有那么大,装不下那么多的自然能量。

但是他今天放眼望去,却发现松林里的每一棵松树好像都充满了生机,也就是说,这里几乎所有的松树,都与人进行了能量交换。

这么多么大的魂物空间?高手,一定是一个高手!而且现在这人可能还在松林里,因为从这些松树的情况来看,与他们是刚刚进行过能量交换的。

一想到这里,万俊马上就往树林里走去,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与这些松树交换了能量。

刚往前走了不远,他就看到了一个人影,一个高大的人影,与他所想像中正在与松树交换能量不同,那个身影好像没有与松树交换能量,相反的,他正拿着工具在给一棵松树治病,十分认真的样子,不但认真,还十分的小心,动作十分的轻柔,好像是怕伤到那些松树一样。

万俊认出了那个人,田鹤草,他早就听说过这个名字,胡家的人,听说是胡家一位太爷的干孙,草魂物,说实话,当万俊听到对方是草魂物的时候,他是真的没有把对方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对方是草魂物,那就不可能太大的发展,也许他只是运气好,才会被胡家的一位太爷认了干亲,然后送到刀君阁这里来渡渡金的。

但是现在万俊却被赵海的动作给吸引了,他是一个植师。他给植物治过病,而且不是一次两次。是很多次。

但是他从来没有一次像赵海这么温柔过,他的动作虽然算不上粗暴,但是也觉得说不上温柔,像赵海这样,他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是没有想过,就算是学院里的那些老师,也没有这样的给植物治过病。

而赵海现在做出这样的动作来。却一点也不显得做作,相反的他的这些动作十分的自然,甚至带着一丝的美感,而这正是吸引万俊的原因之一。

赵海早就感觉到了万俊在看着他,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一直把那棵松树给治好之后,他才停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运处的万俊,他看到万俊头上的魂物,是一棵榆树,不算好,也不算太坏,在植师之中。这算是比较不错的魂物之一了。

赵海准着万俊一笑,接着沉声道:“在下田鹤草,请问你是?”

万俊一下不回过神来,他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盯着赵海看了那么长时间。他连忙道:“万俊,我叫万俊。”

一听万俊这么说。赵海一愣,随后他笑着道:“原来是万俊学长,听说你是学院里的植师第一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是来这里修练的吗?”

一听赵海这么说,万俊的脸上不由得带着一丝不自然的神情,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我今天是来这里修练的,不过你说的什么植师第一,我却是不敢当的,你比我厉害多了,真的,我刚刚看到你给松树治病,手法十分的纯正,而且很漂亮,对,很漂亮。”

赵海哈哈大笑道:“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给松树治病,看起来漂亮,多谢学长夸奖,学长可以在这里修练,随意,我就是来看看,这里的松树有没有生病的,如果有生病的,我就治治,当练练手了。”

万俊一听赵海这么说,也点了点头道:“好,你忙着吧,不必管我。”赵海应了一声,背着木箱往松林里走去,同时小心的观察着每一棵松树,转眼就消失在了松林之只。

万俊看着赵海离开的方向,眼中若有所思,说实话,他以前真的有些看不起那些大家族的弟子,在他看来,那些大家族的弟子之中,真的没有几个天才,他们全是靠各种物资堆起来的,所谓的天才,如果把那些物资用在他的身上,他自信,他的实力一定比那些大家族的弟子强得多。

但是在看到赵海之后,他突然觉得他以前学习成为一个好植师的方法都是错的,以前他们只是把植物当成工具,当成可以被他们利用的工具,却没有想过要好好的亲近一下那些植物,没有把那些植物当成一个朋友或是一个亲人。

万俊长出了口气,接着也慢慢的往松林里走去,同时他也在仔细的观察着那些松树,可惜的是,他手里没有带工具,保能靠手和自然能量给那些松树治病。

可惜的是,万俊一直也没有找到赵海对待植物的那种感觉,万俊不由得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松林,接着转身慢慢的往外走去。

赵海虽然在松林里忙,但是他却一直注意着万俊,一看到万俊也给那些松树治病,赵海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看到万俊离开,赵海也没有在意,依然给松树治病。

这些松树几乎是在自然环境下生长的,这其中免不了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赵海现在就像是在给这些松树做全面的检查一样,把他们身上的一些毛病全都给治好了。

一直到天黑,赵海也没有从松林里出去,晚上他就睡在了松林里,说实话,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方式,所以在野外睡,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舒服。

就这样赵海一直在松林那里呆了三天,然后才从松林里出来,这三天的时间里,马良找到他,万俊找过他,刀实话,我当时真的很吃惊,殿下,我是一个植师,但是我自问做不到田鹤草那样,我就是想跟他学学,他是如何能做到那样的,那真的是很了不起。”

刀实话,同样给人治病,我能不能比得上鹤草,我自己都不知道,鹤草他可是学过给人治病的,而且学的很好,在他没有修练自然能量之前,就已经可以用药物给植物治病了,他现在到底有多少本事,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尽得我三爷爷真传,而且我三爷爷说了,要是真的交上手,他也没有把握就一定能留下鹤草。”


24592.dzhhyy.com  x8mg.dzhhyy.com  vmhyr.dzhhyy.com  m03.dzhhyy.com  1o46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ndubp.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