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泰站在一侧冷冷的看着高桓权,唯一活下来的刺客已经被他带回来魏王府,有的是时间去审问他到底是谁派他们来的。

李二陛下皱着眉头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高桓权,心中不由得一阵怒气上升,气的不是高桓权,而是高句丽派来刺杀高桓权的人,敢在大唐长安光天化日之下刺杀荣留王太子,若是高桓权真的在长安出了什么闪失,朝廷如何跟高建武交代,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父皇。”李泰站了出来:“兕子现在还在医馆照顾小璟,此次小璟为了保护兕子,受伤昏迷,现在不知情况如何。”

“璟儿受伤了?”李二陛下将目光从高桓权的身上转到李泰身上,心中咯噔一下,但面色仍旧保持平静:“很重?”

“回父皇,只是被刺客砍伤了胳膊,流了太多血,但是小璟身子本就孱弱,这么一折腾,看孙道长的样子,恐怕是有些棘手了。”

李泰话虽说的严重,但也是实话,至少他临走之前玄世璟仍旧昏迷不醒,而李泰看孙思邈脸上的凝重的表情,心中便隐隐有些担忧。

李二陛下眯了眯眼睛,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气,掠过高桓权。

高桓权在画舫上本就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接触到李二陛下的目光,整个人瞬间不好了,身子也开始发抖。

“陛下......臣......”

“高桓权,你可知到底是谁,要加害于你?”李二陛下沉声问道。

“臣......臣不知..”此时的高桓权心中忐忑不安,眼前的大唐皇帝在得知晋阳公主无碍之后,似乎重心都放在了那个叫璟儿的人身上,是在画舫上和刺客打斗的那个少年吗?他到底跟大唐皇帝是什么关系......

高桓权偷偷的抬头瞄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两人,大唐的皇帝,还有亲王,心中开始猜测起玄世璟的身份。

“太子殿下到~~~”甘露殿外传来小黄门高亢的喊声。

李承乾只身一人,疾步走进甘露殿内,见自家四弟站在一旁,二人目光交汇,微微的点了点头。

“儿臣见过父皇。”李承乾抱拳行礼。

“免了。”李二陛下挥了挥手:“承乾可是听说了。”

“是。”李承乾回答的干脆利落:“京兆尹府派人进宫回报,兕子还在千金医馆,小璟已经醒过来了,只是失血过多,恐怕得将养一段时日。”

闻言,李二陛下送了一口气:“嗯,璟儿无碍便好,德义。”

“奴才在。”德义躬身上前。

“让人将兕子带回来,顺便从内务府挑些补血益气的上品,全都送到侯府去,让璟儿好好在家养伤,刺客一事,朕,亲自处理!”说到最后,李二陛下的身上散发出的威严之气,已经将跪在地上的高桓权压得抬不起头来:“高桓权,你先起来吧。”

德义领了旨意,便退下了,对于李二陛下吩咐的事情,德义一项效率很高,

对于高桓权,李二陛下暂时还未想好怎么处理,发生这样的事情,高桓权也是受害者,虽然事情因他而起,但是在长安城,这么一大批刺客潜入却为被发觉,也是金吾卫的过失,既然高桓权人在长安,还是荣留王高建武派来的使节,那在大唐境内,大唐就有责任保护他的安全,尤其是在长安帝都。

“父皇,儿臣从那画舫上面带下一名被打晕的刺客,不知父皇要如何处置他。”李泰听闻自家父皇要亲自过问这件事情,便将那唯一的活口说了出来。

“派人带到殿上,朕亲自审问。”李二陛下瞥了一眼高桓权,随后对着李泰说道。

“是,父皇。”说罢,走出殿外吩咐了守在殿外的小黄门几句之后,又回到甘露殿内。

退到一边的高桓权心里更加疑惑了,看大唐皇帝陛下这意思,原本若是那个‘璟儿’没有受伤,他是不打算亲自过问这件事情了,这‘璟儿’到底什么来头。

该不会是大唐皇帝陛下流落在外面的私生子吧......

高桓权被自己心中冒出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心中想明白了,看向殿内的父子三人,更是心虚......

高桓权还是不够了解李二陛下,若是李二陛下真的在外面有什么私生子的话,早就大张旗鼓的承认了,李二陛下从不在乎在这方面他那已经少的有些可怜的名声。

“高桓权,在长安这段时日,过的可还好?”李二陛下问道。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kvcit.dzhhyy.com

ddf6c.dzhhyy.com  on2.dzhhyy.com  4ph2.dzhhyy.com  uc463.dzhhyy.com  bkft.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