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排队,多捐点香油钱可能更靠谱。

她拿着两个御守,脚下一拐弯,揣着一兜的硬币去扔香油钱去了。

扔第一个,保佑锥生零身体健康。

扔第二个,保佑神宫寺莲学业顺利。

……

扔第七十三个,保佑铃木园子找到合法劳工。

扔第七十四个,保佑铃木园子马上就能找到合法劳工。

第七十五个硬币磕在钱箱上打了个转,滴溜溜的沿着台阶滚到了中庭。

要是在平常状态下,园子是不会去捡五块钱的,但拜神时这一百个硬币是提前准备好的,大伯说最好按顺序连着扔,她叹了口气,还没犹豫着要不要追着那五毛钱跑一段呢,远处嗖的就闪来一道黑影。

园子眼前一花,正对上一双皮卡皮卡闪着光的蓝眼睛。

“您好!”

那人身手矫捷的原地做了个空翻,用两根手指头捏着崭新的硬币,哈哈大笑着摆了个难度颇高的定格动作:“这里是快捷便宜又放心的外派神明夜斗,如果有什么需求的话,请不要犹豫的告诉我吧!”

铃木园子一脸懵逼的眨了眨眼睛,面无表情的退后几步,伸出根手指头,把几乎要贴到她鼻子上的这张脸慢慢推开。

自称夜斗的男性同样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保持着翘起了腿的姿势往后跳了一步。

两个人默默的对视了一刻钟,又对视了一刻钟。

夜斗抹了抹头上的汗,试探着问对面的客户:“……我能先换个姿势吗?”

客户小姐像是暂停后被按了启动键一样,慢好几拍的问了个问题。

“你刚才……说你是个啥?”

金鸡独立的夜斗疏松筋骨,原地转了个大圈,定格时特意选了个方便持久的姿势,比了个剪刀手卡在眼睛旁边:“便宜快捷又放心的外派神明——夜斗!”

铃木园子神色严肃的盯着他看了半天,不说话。

“别看我这个样子,真的是神明啦,”那运动服男子虽然穿的磕碜,可是长得不赖,兴高采烈的绕着园子转了好几个圈,一边转圈一边碎碎念:“家政处理、武力外勤、消防救急和商业援助,就连美术作业也可以代做哦!”

运动服的剪刀手咔嚓咔嚓一比划,在半空画了一个大圆,出了汗渍的掌心差一点就直接糊在了园子脸上。

他义正言辞的强调说:“所有服务!只要五円!”

话音一落,那双蓝汪汪的眼睛闪着光对上了客户小姐的双眼,满满的期待简直都要随着蓝色的瞳光流出来了。

园子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脸发呆。

夜斗被她看的心头一虚:这位小姐是不是看上我了?

他一个神明,上门提供服务是为了收集信仰,可不能就为了五斗米出卖灵魂和肉体啊……

“这位棕色头发的小姐,”浑身上下写满了寒酸的男人义正言辞的说:“请务必相信我是个提供上门服务的正经神明,不是那些随随便便就为了钱财放弃节操和尊严的野男人!”

棕色头发的小姐只当没听见,前进了一步,突然抬手摸上了他的脸颊。

“不,”他手忙脚乱的去拉扯她的手腕:“都说了是正经神明了,不提供这种服务——”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kqfug.dzhhyy.com

9yn9q.dzhhyy.com  3x8li.dzhhyy.com  qrn.dzhhyy.com  qwxuf.dzhhyy.com  a6lp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