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就可以给大东网负责人打电话,确认一下他们是什么时候收到的通知、内部有没有及时下发。”麻惜缘也恨死了同行的业务尺度比她大,加上她年轻不怕得罪人,于是直接就选择了公然给大家普法。

当然了,她也不见得是为了帮顾玩,反而只是为了自己。

就像一个写得很清水的网文写手,不忿同行写小H文博眼球,所以揭发一个。

刘劲松当场脸色大变。

东方国当然是跟世界上所有文明国家一样,保护言论和出版、新闻的,还做得非常好。

可任何文明国家的法律上,在该领域都有一个共同的底线,那就是不能侵犯国家机密、不能侵犯第三方的商业机密。

这个没得洗,哪国法律都一样。

你去大洋国灯塔国这么干,也要吊销记者证的。

大洋国不就有个笑话么,说有文化人在推特上公然发文说总统是白痴,然后就被抓了。被抓的人一开始还振振有词,说公众人物应该接受监督。可抓捕者直接怼回去:抓你的理由不是你批评总统,而是你“泄露国家机密”了。

被顾玩和麻惜缘调动起情绪后,那些纸媒和电视台的人群起监督,就把刘劲松这家纯网媒的野路子搞死了。

据说后来刘劲松回去之后,就被吊销了记者证,他的单位还向主管部门写了检讨,表示这是他的个人行为,是他个人为了博眼球、博流量而做出的激进刺探。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眼下刘劲松只是如丧考妣的被天文台的值班保安请了出去。

臭虫走了之后,场面就清净了一些,提问尺度也被麻惜缘这一档次的正规记者掌握了。

麻惜缘趁机提问:“顾同学,我们是《都市晚报》的,我也不想问你技术细节。只想了解你跟风云基金的周轩周先生关系如何、你有给过他任何商务层面的建议吗?如果有,你当初是怎么想到介入的呢?当然,如果没有,你可以直接回答没有。”

麻惜缘这个问法,就把依法采访的尺度拿捏得非常好,也没有诱导,虽然有些啰嗦。

不过,刚刚干掉了一个同行,啰嗦一点,免得被人抓住把柄,也是应该的。

第29章 说心里话,我第一天就没想过考状元

对于好言好语、怀着善意来采访的人,顾玩当然还是可以坦荡对待的。

见麻惜缘问得谨慎,他也就不吝直言:

“周轩是我表哥,我确实为他提供过一些商务上的推算和建议,至于我的动机,其实说来丢人。

两个月前、五一假期的时候,我在我哥公司惹了点小麻烦,还害得他违反了公司纪律,被处分了,褫夺了一些原本观望跟投的项目。我是出于补偿的心态,才帮他出了点参谋的主意。”

麻惜缘眼神忽闪了一下,抓住了一个重点,立刻反问:“这么说,你做的一切,都是被意外推着走的,我能这么理解吗?一切都不是你处心积虑想要的?”

顾玩终于笑了:“你们能这么想,那就最好,因为这就是事实。到今天为止的每一步,都不是我追求的,我只是被环境推着走到这一步。”

麻惜缘:“那你知道这两天网上突然出现了一种论调,说你影响了今年本州理综卷的难度选用、为的就是确保你自己能成为今年的高考状元——呃,对不起,我只是习惯了这个称呼,比较简洁,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换成解元。”

顾玩轻松哂笑:“没关系,一个称呼而已,约定俗成也行。你说的那些网传言论,我确实没听说过,因为这几天我都没上网——这儿根本就没通网。”

顾玩指了指外面的观测室,当然大家都理解,他强调的是天文台没有给访客使用的外网。

“那么,能简单介绍一下你这两个月的经历么?”麻惜缘最后追问,也是方便顾玩洗清自己。

顾玩拣有价值的部分,简明扼要说了一遍。包括他进过派出所、被取消了高考加分,这些要点,都没有遗漏。

旁边其他媒体的龙套记者,也稍微补充了几个问题,就把顾玩的人设和这几个月的行为模式,大致勾勒出来了。

到了这一步,第一个大误会算是彻底解开。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ycow.dzhhyy.com  43cq3.dzhhyy.com  821l0.dzhhyy.com  wxj4.dzhhyy.com  wq8q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