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就落到了那五个人旁边不远的地方,那五个人马上就发现了,他们马上就转头向赵海望去,一看到赵海和香儿,他们的脸色都不由得一变,不等赵海说话,那个武者马上就大声道:“走!”随着他直向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其它几个人,也分成了几个方向,直往外跑去,而他们这样的动作,到真的是有些出乎赵海的意料之外,赵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几个家伙竟然会如果的果断,连一点儿多余的话都没有,发现暴露了,第一时间就要跑。

不过赵海也没有着急,而是一挥手里的手杖,沉声道:“墙!”随着他的声音,就见那几个原本是跑直线的人,突然之间就开始转弯了,不一会儿竟然都绕了一个弯,又回到了他们之前的地方。

几人也同时看到了对方,他们一看到对方,在一发现他们竟然又到了原来的地方,他们的脸色都不由得一变,那个武者马上就大喝道:“死!”随着他的声音,其它四个人的嘴里,已经流出了黑血,而他的嘴里也有黑血流了出来,下一刻五个黑色的鬼脸,直向赵海冲了过来,一看到那些鬼脸,赵海的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后却是微微一笑道:“原来是他们啊。”说完他一挥手杖,那五个鬼脸,全都没入到了他的手杖里,直接就消失不见了。

赵海看了一眼那里那五具尸体,直接就走了过去,随后他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五个人他想要把他们变成死灵一族都不可能,因为他们的身上已经没有了灵魂了,他们的灵魂全都变成了刚刚的诅咒了,所以现在这就只剩下五具尸体了。

赵海在这五具尸体的身上仔细的看了看,最后他把目落到了这五个人的脚心处,接着他手一动,手杖直接就点在了一个人脚心处,那人的鞋子马上就消失不见了,却是被赵海用劲力给直接就震得消失,同时在那个人的脚心处,也慢慢的出现天魔两个血红色的字。

香儿看到这些,却是一愣,随后他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少爷,你是怎么发现他脚心有字的?而且他脚心的字好像也是你把他的鞋子给弄没之后,这才显示出来的吧?这是怎么回事儿?”香儿还真的是有些不解。

赵海微微一笑道:“我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用的精神力,用精神力从他们的身上扫过,自然也发现了,至于说他们身上的字,那是一种用特残的异兽的血,在加上其它药物,炼制成了怕一种特别的药水,用这种药水在人身上纹字,不到血气翻涌之时,是不会显现出来的,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隐形纹身!”

第五百一十三章 毒尸

香儿一听赵海这么说,也点了点头,随后赵海又其它几人的鞋也全都震碎了,他们的脚心果然也有天魔两个字,在看到这两个字之后,赵海沉声道:“看样子这是一个组织,而这个组织就是之前与沙万里交过手的那个组织,沙万里身上的诅咒就是他们下的,不过他们为什么找上我?难道是因为知道我帮着沙万里解去了他身上的诅咒吗?”

香儿沉默了一下,没有开口,她也十分的不解,赵海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只是帮沙万里解去了诅咒,难道对方就因为这个就要对付他们?这也太狠了一点吧?香儿有些想不明白那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赵海看了那五个人尸体一眼,接着对香儿道:“走,回去吧,这件事情看起来不简单,沙万里可是上平领这里的正牌将军,与他做对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能与他做对,还没有被灭掉的势力,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势力,这一次他们他们失败了,很有可能会有下一次,下一次我在小心一点儿,看看能不能摸到他们的老巢。”

香儿点了点头,两人身形一动,直接就冲天而起,转眼就消失在了树林里,直接就回到了客栈里去休息去了,至于说那五具尸体,他们却是动都没有动一下,就那么直接留在了树林里,而不多时,就有野狼出现在了树林里,开始撕咬着那五具尸体。

赵海和香儿回到了房间里,直接就去休息去了,第二天一早,两人吃过了早餐,就直接坐着象雄离开了小镇,就在他们离开小镇的当天晚上,小镇这里就受到了野狼的攻击,那野狼十分的古怪,他们的两眼都是红色的,还闪着红光,身上鲜血淋漓,但是那血却并不是别人攻击他们留下来的,而是他们身上的皮毛掉落之后留下来的。

但是那些狼却好像没有什么感觉,他们显得十分的疯狂,对小镇里的居民开始疯狂的攻击,不过好在上平领这里的人,全都习武,就算是小镇的居民,也是有一些战斗力的,在小镇居民和捕快的攻击之下,几只野狼全部被杀死了。

但是更加麻烦的事情发生了,在那野狼的攻击之下,小镇有一些居民受了伤,有的伤的重一些,有的伤的轻一些,但是那伤却不见好,而且还在不停的溃烂,而且不出三天,那些受伤的人就会死去。

小镇的书吏马上就把这件事情给上报上去了,而城主对于这件事情也十分的重视,他马上就派人到小镇这里看了那些被野狼给咬死的人,同时也看了看那些野狼的尸体,但是古怪的地方不在这里,那野狼虽然死了,但是他们的尸体却不见腐烂,活着的时候是什么样,死了之后就是什么样。

城里来的人看到这种情况之后,又问了小镇书吏和捕快一些问题,随后他们的脸色就变了,不但马上把这件事情上报,同时开始对小镇四周进行排查,最后他们终于在那片树林里,发现了几具被咬的破烂不堪的尸体,还有其中一具尸体的脚上,看到了天魔两个字。

在一看到这两个字之后,那城里来的人,脸色更是无比的难看,他马上就让派人里的人,把这几具尸体还有狼尸,全都给集中了起来,然后一把火给烧了,随后他就直接回到了城里,随后城里就直接派出快马,直向平都城的方向跑去。

而赵海对于这些他却是并不知道,他现在已经到了一座名为苍南的城里,这苍南城并不是什么大城,不过就是一座人口不足十万的小城,赵海和香儿到这城里的时候,也到了下午了,两人也没有闪备在走,而是直接就进了城里,找了一家小客栈,开好了房间,就在城里转了转,回到在城里找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酒楼坐了下来,点了酒楼里几个招牌菜,就坐在那里等着上菜。

这时香儿看了这小城的街道一眼,对赵海道:“少爷,昨天晚上来刺杀你的那些人,他们看起来好像是死士,像这样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势力能培养出来的,而且他们身上的字,应该就是他们这个组织的名字吧?可是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带有天魔两个字的组织呢?”香儿可是保留了生前的记忆的,她可不笨,所以她才会如此问。

赵海微微一笑,沉声道:“那两个字,一定与他们组织有关,但是也许他们组织对外的时候,用的另一个名字,假的名字,而那两个字才是他们组织真正的名字,所以我们没有听说过也是正常的,至于你说的死士,这个也许是,也许不是,如果这个组织真的有魔有关的话,那是不是死士还真的不好说。”

香儿一听赵海这么说,却是有些不解,他看着赵海道:“为什么这么说?少爷,这个我不太明白。”香儿还真的不太明白,毕竟她的江湖经验比起赵海来,可是要差得太远了,她以前只是在一个大户人家当丫环,可没有闹江湖的经历,所以对于这些了解的还真的不多。

赵海微微一笑,沉声道:“天魔也好,魔门也罢,不管是在什么样的界面,与魔扯上关系的,是好人的概率可不大,而魔门一些控制人的手段,可是十分厉害的,一些魔门弟子,他们根本就不怕死,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一但他们落入到敌人的手里,那会比死更难受,而且他们也十分的清楚,就算是他们死了,他们的灵魂也有可能会落到敌人的手里,那会比他们活着更难受,所以他们一但发现不是敌人的对手,有的时候就会自杀,刚刚那些人就是如此,他们发现不是我们的对手,又逃不了,所以他们马上就自杀了,然后用自己的灵魂下了一个诅咒,这种诅咒就是沙万里中的那种诅咒,这种诅咒不但会让他们的灵魂消失,不用担心自己的灵魂落入到敌人的手里,还可以诅咒敌人,让敌人陪自己一起死,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种诅咒,一定还有一定的追踪能力,可以上他们的人,发现谁中了这种诅咒,到时候就可以帮他们报仇了,所以我说,他们不见得是死士,也许就是那个势力里的人罢了。”

香儿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点了点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势力就真的是太可怕了,可是少爷,他们为什么还要加入这个势力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加入这样的势力,最后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吗?”

赵海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道:“侥幸心里罢了,一个武者,或是一个修士,一但他对于力量,或是对于长生,无限渴望的时候,那么他们为了得到力量,为了长生,可以不择手段,而魔门的一些修练方法,会让你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得到力量,所以当然就会有人加入魔门了,所有加入魔门的人,都知道可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所有人都会认为自己是最特别的那一个,自己可以跟别人不一样,都会认为自己可以得到力量,可以走的更远,可以成为站在最顶峰的那个人,所以自然就会有无数人加入魔门了。”

说到这里,赵海轻叹了口气,接着开口道:“还有一些人,其实他们并不想加入魔门,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加入,也许是魔门把他的家人给控制起来了,或是他受了威胁,这才不得不加入魔门,更有一些小孩,他们是魔门从小养到大的,他们的是非观,与一般人是不一样的,他们对于魔门是忠心耿耿,所以想要消灭掉魔门,其实是十分困难的。

香儿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也不由得一变,这时伙计也把酒菜给送了上来,两人刚刚说的话,全都用术法给罩住了,外人是听不到两人说什么的,只会看到两人的嘴动了动,不可能听到两人说的话。

赵海看着香儿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开口道:“罢了,你不用想这些事情,事实上有道就会有魔,而魔门的一些修练方法,其实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只不过魔门中人为了让自己尽快的变强,所以走上了邪路罢了,魔与道是相对的,正道功法,要是用魔门的方法修练,也可以变成邪法,魔门的功法,要是用正道的修练方法修练,说不定也会变成正道功法,这主要还是看人,一个正道中人,要是为了修练不择手段,那他与魔门中人有什么区别?所以道与魔,有的时候其实真的很难分得清。”

香儿点了点头,对于这些事情,她现在理解的还不深,不过赵海的话她却是全都记住了,香儿之前也学过一些东西,而且也是在一个大宅门里长大的,但是她对于修真界的了解真的是太少了,所以这些事情她真的不是太能理解。

赵海看着香儿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沉声道:“不要想这些事情了,以后你见的多了,就会知道修真界是怎么回事儿了,吃东西吧。”香儿应了一声,也跟着赵海一起吃起了东西,虽然香儿算是死灵一族,但是她现在的身体还是有活性的,她也可以吃东西,也能进行消化,所以她吃东西是没有问题的,两人又随便的聊了几句,赵海只是给香儿讲了一些修真界的常识,随后就跟着香儿回到了客栈休息去了,准备明天接着赶路,赵海现在更想早一点儿到达平都城,然后从平都城那里在出发,尽快的到达武盟。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lqaqy.dzhhyy.com  iiwxi.dzhhyy.com  6tk0y.dzhhyy.com  e8hb.dzhhyy.com  iejo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