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采药人那条搜索线的核心位置,树林的深处,几颗数五六百米高的巨树的中间,却有一个七八米的巨大深坑,深坑边上,有两个身穿黑色绸缎衣服的人就站在边上,低着头,俯视着那漆黑的深坑,就像深坑之中有什么宝贝一样。

那两个人,一个人上了年纪,一个看起来还很年轻,只有二十多岁。

能在巨灵秘境之中还舍得穿绸缎衣服的人,基本上都不是普通人。

其中那个上了年纪的人手上还捏着一撮从坑底挖出来的细细的泥土。

细细看,那泥土和周围的都不同,黑中带褐,褐中带紫,放到鼻子下仔细嗅上一嗅,泥土之中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那个黑衣人用舌头舔了舔,那泥土居然还微微带着一点甜味。

“公子,从这坑里的泥土上判断,应该就是这里了,这土分三色,嗅如香灰,尝如蜜渣,正是传说中的人形阴阳何首乌所在之地的泥土特征,再根据星辰商行的那些采药人所言,王无垠手上的那一对人形阴阳何首乌,就是从这个坑中采掘得到的……”上了年纪的那个人声音微微有点苍老,说话的时候还佝偻着身子,不知道是因为上了年纪还是对身边那个年轻人的敬畏。

被称为公子的那个年轻人目光从那个深坑之中移到周围的地面上,来回扫视着,“这周围的地面上,为什么没有采药铲的探洞?”

“这个我也不知?”

被称为公子的那个人目光闪动,声音一下子多了一分诧异,“难道那个王无垠没有用采药铲,直接在这里挖了一个坑就发现坑中的那一对人形阴阳何首乌么?”

“恐怕……恐怕是这样的,据星辰商行的那些采药人说,他们没有看到当时王无垠手上有采药铲,也有可能,他把采药铲装到了随身的空间装备之中,那些采药人看到王无垠的时候,这坑已经挖了大半了!”

“这意思是说,那个王无垠来到这里,这往地下探了一铲,就刚好发现了那一对人形何首乌……”被称为公子的那个人脸上闪过一丝惊愕之色,然后愤怒起来,“这几率有多大?这岂不等于一个乞丐早上起床到街边尿尿的时候摔了一跤,刚好就把一个路过的千金小姐扑倒,还让那个千金小姐怀了孕一样……”

“咳咳……公子,你这比喻真是……”那个老者无语了。

“怎么,我说得不对么,我们家里每年派到巨灵秘境之中的人,不说死伤抚恤的金额,仅仅是进入这里的门票,就要数亿星元,这么多年,来到这里的无数人在山里挖了无数个探洞,也没有发现一根仙草,别人随便一铲子就有了,这巨灵秘境难道是王无垠家里的菜园子么,那百万年的人形阴阳何首乌是王无垠他自己种的……”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为何能如此?”老者摊开手。

“那个王无垠的住所打听到了么?”

“已经打听到了,只是今天傍晚的时候四大宗门已经在大虞城下令,严禁有人骚扰王无垠,听说那个王无垠准备在离开这里之后再将他手上的那一对人形阴阳何首乌拿去拍卖……“

年轻公子撇撇嘴,“那个王无垠倒不傻!”

“是不傻,只是看样子,四大宗门对王无垠手上的那一对人形阴阳何首乌,是势在必得,在王无垠拍卖之前,不许其他人再去搅合了,公子若想要,可以等到王无垠拍卖的时候再去……”

“你这是哄小孩呢,我要敢那个时候去搅合了几大宗门的好事,我爹还不得把我丢到百荒星上去啃上五六十年的泥巴……”

“咳咳……那公子你看,要不要再挖一下……”

“行了,走吧,让那些人也不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卖力再挖了,之前一年屁都没挖到,一个个在大虞城偷奸耍滑,这个时候在这里挖个屁!”那个年轻的公子眼睛一翻,无聊的挥了挥手,“难道他们还想让路过的的千金小姐一下子怀双胞胎不成,现在天都这么黑了,可不是做白日梦的时候……”

老者没说什么,只是拿出一个木哨,一声哨音在黑暗之中回荡开来,只是片刻的功夫,刚才还在林子里到处挖洞的采药人,还有警戒的护卫,一下子就走了一个干净。

缥缈山中一下子又恢复了夜晚的宁静……

只是这宁静也没有保持到天亮,就在那些人走后不到一个小时。

林中黑影一闪,又有三个人影站在了那个深刻的边上,用诡异的目光打量着那个深坑。

新来的那三个人,都一身黑衣,每个脸上带着一个木制的黑色鬼脸面具,看起来有些狰狞。

“就是这里吗?”一个人用沙哑的声音开了口。

“就是这里了!”一个人点了点头。

然后开口的这两个人就同时转头,看着第三个人。

第三个人没说话,只是双手快速捏出几个指决,然后一挥手,一片紫红色的光雾,突然就出现在这片那个深坑周围,那方圆几十平米的空间给笼罩住了。


5l4e0.dzhhyy.com  uikeq.dzhhyy.com  qa74.dzhhyy.com  udxj.dzhhyy.com  sg9b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dlvk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