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宛和霍洛来回跑了好几趟,把饭菜、碗筷都放桌了。

其他人也纷纷坐。

霍老爷子和霍老夫人坐首位,其他人按照辈份依次坐。

一个大圆桌坐得满满当当的,看着心里觉得喜庆。

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吃饭,一顿饭硬是吃了三个小时,都很是意犹未尽。

小辈们则早早各自散了,霍绯、禇行睿和霍以安他们还有作业,消食结束之后一起去房写作业了。

霍以安这小家伙可能是真不喜欢学习,一坐到桌前开始抓耳挠腮,像是屁股下面找了钉子。

褚行睿凉凉地看着她,“你还不如少一点乱七糟的动作,早点写完你也早点解脱。”

“话是这么说,可是每次要开始写作业,我都觉得难受。”

“那早点写完啊。”

“睿睿,你不能让我抄作业吗?”霍以安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禇行睿眉眼也不抬一下,一年高贵冷艳的说道:“我要是同意的话早同意了,不会拖这么长时间。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会的地方我可以教你,但我绝对不会帮你做。”

霍以安也只是这么想想而已,但她还是撇了撇嘴,嗷道:“我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写作业。”

“不喜欢也没办法,你与其这样,还不如想方设法让自己喜欢。”

霍以安:“喜欢不起来。”

“那你也得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霍以安叫了一阵之后,也淡定了。

她一脸视死如归的掏出作业本,开始写作业。

她很聪明,成绩也很好,是死活不想做作业,不想考试,不想学习,也不知道她到底像谁。

家里人知道她这个习惯也没给她拓展什么额外的学习,平时给她做各种各样的课外活动。

她运动神经倒是很发达,一直有体育老师想忽悠她进校队,但她嫌弃训练太麻烦、太苦了,都没有参加。

算她想参加家里其他人也不愿意。

家里唯一一个姑娘要去练体育,这群大人们不疯了才怪。

还好这小家伙也好逸恶劳,拒绝那些体育老师拒绝得无爽快。

禇行睿想起那些老师失望的脸觉得一阵好笑。

霍以安吭哧吭哧的把作业给做完之后,多一秒钟都不想看到它们。

她蹦回自己房间洗了个澡,开始去打扰霍绯和禇行睿。

这两个人也被她打扰了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都已经练了了一边跟她对话,一边写作业或做自己事的技能。

霍以安把脚搭在禇行睿的腿,问道:“睿睿,数学竞赛你报名了吗?”

“为什么没有?”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swa.dzhhyy.com  or1u.dzhhyy.com  ihhp.dzhhyy.com  ya9v.dzhhyy.com  wu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