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龙霸天身形一动,整个人浮在半空,直往赵海攻去,龙霸天的攻击十分的有特点,他用的是拳,这拳看起来十分的简单,一招一势,大开大合,简单直接,这正是不允宗的招牌拳法,罗汉拳。

一个魔门大宗,招牌拳法却是佛修的拳法,这看起来好像是有些滑稽,但是这却是不允宗的规定,不允宗的弟子,都要学习这套拳法,而且这套拳法虽然看起来十分的简单,但是配合不允宗的体修功法,杀伤力可是极大的。

众人一看龙霸天竟然用罗汉拳来对付赵海了,都是一愣,龙霸天这是把赵海当成一个同等级的对手来对待了。

赵海一看龙霸天的样子,这才冷笑道:“这才对,天魔爪。”说完身形一动,层层爪影把他护在了当。

砰砰砰一阵交手之声传来,龙霸天一直在天上飞,而赵海却一直站在地上,但是龙霸天却一直奈何不了赵海,虽然他现在用的已经不是罗汉拳了,而是更加高等级的邪莲拳,但是他依然奈何不了赵海,如果不是赵海飞不起来,他怕是早就输了。

“住手。”一声暴喝声传来,接着一条人影出现在了酒楼前,众人一看这个人都是一愣,因为来的这个人竟然是不允宗的内门长老,地位比龙霸天还要高。

龙霸天一看这位长老出现了,身形一动,往后飘飞了过去,他的两眼却死死的盯着赵海,但是眼底还是闪过一丝震惊的神情。

他可以确定,赵海确实是没有达到瞬移境,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压制赵海,甚至如果他不是会飞的话,可能会伤在赵海手里。

龙霸天停了下来,赵海自然也就停了下来,那个长老看了龙霸天和赵海一眼,最后转头看着赵海道:“你就是赵灵?”

赵海对那位长老一抱拳道:“正是赵灵,长老有何吩咐?”

那位长老道:“我来通知你,三天之后,你要参加炼心路的考核,在这三天之内,你不要惹事儿。”

赵海一抱拳道:“是。”

那位长老点了点头,转头看了龙霸天一眼,又看了其它人一眼,沉声道:“在这三天的时间里,任何人不要去招惹赵灵,不然的话,门规处置。”众人齐声应是,但是他们心里清楚,他这话就是对龙霸天说的,因为这些人,只有龙霸天和赵海有仇。

龙霸天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怒容,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敢说什么,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这位长老代表的是宗门,如果他敢不听的话,那别看他是内门十大弟子,一样要受到处罚。

那位长老说话这些话后,转身就走了,周峰这时却看着脸色铁青的龙霸天,哈哈大笑道:“兄弟,走吧,我们进去喝酒,这几天我看那个不开眼的敢在来惹你,哈哈哈。”

赵海也是呵呵一笑,跟着周峰转身又回了酒楼,龙霸天却是脸色铁青的看着赵海和周峰的背影,他冷哼了一声,身形一动,冲天而起,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赵海看着龙霸天远去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这之所以要表现的这么高调,就是为了让人不会怀疑到他,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自己表现的越是高调,越是不会有人怀疑他,他表现的越是天才,就越是不会有人怀疑他,因为没有那个宗门,会把自己宗门的天才弟子送到其它宗门去当卧底的,那样的话可能会毁了那个弟子。

天才在真灵界这里有很多,但是绝顶天才却并不是很多,任何一个绝顶天才的出现,将来都有可能成为那个宗门的顶梁柱,像这样的弟子,是没有那个宗门会舍得派出来当什么卧底的。

而赵海就有成为绝顶天才的潜力,所以像他这样的弟子,按常理是没有人会把他派出来当卧底的,赵海就是抓住了人这样的心理,所以他一进入到不允宗就表现的十分高调,这样反到没有人会怀疑他。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赵海并没有在浪费时间去修练,因为他十分清楚,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他体★内的灵气还在自动的运转,而他细胞内的那些血气之力,也不是他现在所能消化的了,所以他现在在修练,已经没有必要了,这三天的时间,赵海一直在跟周峰呆在一起,两人白天一起在不允宗的外门四处乱转,晚上的时候,周峰回到自己的房间,而赵海依然留在不允宗的外门力字院,但是却没有人在敢去招惹他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宗门已经下了命令,让任何人都不准招惹他,而且这些人也知道,赵海马上就要去参加炼心路的考核了,在没有出结果之前,那些外门弟子没有人敢得罪赵海,赵海要是通过了炼心路考核,那可就是内门弟子了,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第二百九十六章 炼心之路

村里的人一听到小鹤草这么说,都忍不住欢呼了一声,几个胆子比较然而的年轻人,马上就冲进了树林里,不一会儿就欢呼着跑了出来,他们在之前他们遇到攻击的地方,在没有看到那株攻击他们的植物,现在他们已经完全的相信了小鹤草的话。

那老人冲着小鹤草一躬身道:“尊敬的大人,你是我们石家村的英雄,请大人随我进村,好好的休息一下,大人的酬劳,我们马上就给大人送去。”

小鹤草也是到现在才知道,这里竟然叫石家村,他也没有客气,随着村民往村子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对那位老人道:“老人家,你是石家村的村长吗?”

那老人点了点头道:“正是,小老儿正是石家村的村长,这一次能遇到大人,实在是我们石家村的荣幸,大人随我到店里吧,村里只有我那个小店有休息的地方。”

小鹤草点了点头,接着他心里一动,看着老人道:“老人家,你们村子里的人都是姓石的吗?这个姓可是很少见的。”

老人脸上突的多出了一丝荣幸的表情道:“回大人的话,我们村子里的人,全都是姓石的,听说我们的先主,是一位强大植师大人的仆人,后来那位大人去逝了,就葬在石家村这里,我的先主就一直留在这里,守护着那位大人的墓,最后取妻生子,才有了现在的石家村,不过那位大人的墓在那里,先祖却没有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每年也只能是冲着那位先主的画像进行祭拜。”

小鹤草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一个村子,为什么这里会有锤王的墓,听说锤王就是姓石的,但是锤王的名字,却没有人知道,因为被人遗忘了,人们只知道他叫锤王,不知道他其它的名字了。

小鹤草随着村长来到了那个店里,村长恭敬的请小鹤草坐下,随后就有村民送来了一个布袋,村长双手把布袋递到了小鹤草的跟前,道:“大人,这是你的酬劳,我们知道,这么一点酬劳,与大人你对我们村的恩情相比,实在是差得太远了,但这是我们村子的一点心意,还请大人收下。”

小鹤草不客气的接过了村长递过来的布袋,他没有推辞,因为这是植师的规矩,植师付出了劳动,就要收取酬劳,要是他不收的话,被别的植师知道了,那是会排挤他的。


3tk.dzhhyy.com  x1u1.dzhhyy.com  r0ei.dzhhyy.com  8mr9q.dzhhyy.com  t1xf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bhwo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