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深秋近冬天气冷,这么早的时间,即使是周末,游人也比较稀少,此时亭子里并没有其他游人。

亭子中央吊着一口大鼎钟,沈暮央站在钟前仔细研究上边儿的图案跟文字。

孟寒则靠在了亭子四个边柱之一上,等了半天,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怎么样,研究出点儿什么了?”

沈暮央侧头,有点儿担心的眼神,“学姐,你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啊。”

她知道孟寒很忙,而且似乎是越来越忙,一时之间有点儿后悔昨天跟学姐撒娇要出来玩了。

学姐已经为她空出来很多时间来补习,现在还要陪她玩,自己身上事务那么多,应该有空多休息的。

“没事。”孟寒立刻看出了女孩心里的小小愧疚,身子挺了挺,直起背朝沈暮央走来,“春困秋乏冬打盹,最近是有点儿容易犯困,但是出来吹吹冷风,感觉整个人精神很多。”

沈暮央听了,张开嘴巴朝前哈了口气,很明显的白雾,“也是,学姐你看,天儿真的越来越冷了。”

孟寒笑了笑,离鼎更近了些,借着阴沉的天色,她眯着眼看了看钟鼎上的东西“这说的是,这是个祈福的鼎,传言在这个鼎下边儿让一个亲近的人将手放在你头顶上,虔诚地祈福,被祈福的人考试将拔得头筹,成为状元。”

又转了头,看向沈暮央,“小央要试试吗?”

沈暮央吐了吐舌头,“状元也太不切实际了,第一名啊,我还差很远。”

“这当然只是个传说,现代大家应该过来这个景点也就是意思意思,祈福考试逢考必过之类的吧,谁会那么当真。”孟寒跟她解释。

“那,学姐帮我祈福可以吗?”沈暮央一下子动了心,她希望自己的成绩是可以一直进步的,纵然跟孟寒的年级第一没法比,但不要差的太远。

她私心,想跟孟寒大学也能在一块儿念书。

孟寒点头,两人钻到了钟底下。

视线一下子就变得昏暗了很多,几乎只能看清对方的大概轮廓。

而彼此间的呼吸却近在咫尺,能感受到另一个人的温热吐息,连呼吸声都听得清楚。

“噗通、噗通”

沈暮央的心脏又开始毫无预兆地加速起来,她咽了咽口水。

在一片安静跟黑暗的小半封闭空间中,这声儿吞咽显得尤为响亮清晰。

她的脸一下子热了起来。

孟寒却在这时将手摊开搁在了她的发顶,一片黑暗之中沈暮央也不知道对方脸上什么表情。

“小央不怕,很快就好了。”

学姐误以为她怕黑啊。

这个认知让沈暮央重重松了口气,没再那么尴尬。

“学姐要祈福吗?”在出去之前,沈暮央突然开口。

低低的笑声在面前响起。

沈暮央又脸红羞愤欲死了,孟寒学姐需要祈福吗?

可下一秒孟寒却嗓音低柔,“那麻烦小央了。”

然后沈暮央就看见模糊的人影一点点儿矮下来,她试探着将手也学着孟寒那样摊了上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e9c.dzhhyy.com

rc6f.dzhhyy.com  o8j.dzhhyy.com  c46p.dzhhyy.com  7sfpx.dzhhyy.com  tiut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