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此时都黑着灯,电视机的荧光从窗户里冒出来。

栾凤家后面的房子倒是有一家可能还亮着灯。

因为下雪寒冷的缘故,这个时间村里的大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大概在外面待着的人就万峰一个。

连狗叫的声音都没有。

万峰倒是没感觉出冷,身上穿得比较多。

一连三天每天晚上这个时候他都出现在这里,默默地注视栾凤房间的灯光。

好几次他都想鼓起勇气去和栾凤聊聊,但是他知道栾凤是一定会拿棍子或者菜刀一类的东西把他轰出来的。

但这不是他不敢进去的主要的原因,他是怕栾凤一轰他出来,栾凤母亲就会知道两个人闹矛盾了。

如果能糊弄过去还好说,如果栾凤母亲知道他在外面有个小三,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

这是万峰好几次下决心都没敢进去的原因。

现在离过年只有一个月了,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他不能和栾凤和好,将威的人说不定就能发现他和栾凤之间是出了问题。

说不定现在服装厂都有人发现不对劲儿,这年代闲的蛋疼的人是真的存在的。

如果这闲的蛋疼的人发现了这个端倪,然后再顺藤摸瓜万一一下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事情就大条了。

闹得满城风雨对他是没什么好处的。

因此万峰想和栾凤谈谈。

看来晚上到栾凤家的计划是实现不了了,既然这个计划不行那就明天到服装厂去,大摇大摆去和栾凤谈。

当着那么多属下,栾凤不知道脑袋进水那棍子揍他吧?

可是栾凤办事没啥规律,万一她不讲情面呢?

看看时间快十点半了,栾凤屋子的电灯也关闭了,也只有电视机还亮了,万峰就转身离开柳枝丛。

他是一步一步走着来的,还要一步一步走回去。

万峰迈过小溪到了栾凤家门前的道上向村中心走去。

走出了大概二十多米,万峰依稀听到汽车的声音。

声音很小,好像是南湾集团生产的皮卡。

万峰回头看了一下。

因为是满地都是雪,雪的反光能使他依稀看到十几米外的情况。

朦胧中他看到一辆黑乎乎的车停在栾凤家门前紧靠道边的小溪边,几个黑影鬼鬼祟祟地向栾凤家的院子里走去。

当看到这一切,万峰脑袋里一回味说了声不好。

拔腿就向栾凤家冲过去。

别看将威这些年太太平平的,但这个世界并不是太平的,一些抢劫凶杀强奸等案件并不少。

上个月月底,洼后市场一个家在红崖县城里住的批发商就在家里遇到了入室抢劫,身中数刀不治身亡。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q7u.dzhhyy.com  d89au.dzhhyy.com  rsw2.dzhhyy.com  2s93.dzhhyy.com  qoppj.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