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几人也都点了点头,他们都是军人,而且还是都是普通的小兵,像这种战略上的布置,可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他们只需要把自己丢的东西给抢回来就行了。

小鹤草一听他们这么说,也就不在说什么了,他毕竟不能算是这只小队里的人,他只能算是一个帮忙的,还是一个被强拉来帮忙的,至于说进行军中,他从来没有想过,加入军中看起来好像是不错,但是这并不适合植师,特别是像他这样的植师,他的试炼才刚刚开始,要是这个时候就加入到军中,受到各种军规的约束,那他就完了,他的试炼任物,一个也别想完成了,所以小鹤草不准备加入军中,他只想帮着刘圆功他们把东西给抢回来,然后就离开。

而他之所以现在不走,就是因为他不想得罪刘圆功他们,现在是刘圆功他们最为困难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他抛弃刘圆功他们,自己走了,那刘圆功他们会怎么看他?虽然他现在是胡家的人,而且是核心成员,以刘圆功他们的身份,想要动他,怕是也不容易,但是不要忘了,刘圆功他们的身后站着的可是刀卫军,刀卫军在刀魂国里地位可是很高的,很多大家族的弟子,外出试炼的时候,都会死的不明不白,而这背后都有刀卫军的影子,所以小鹤草不敢小看他们。

在说小鹤草与刘圆功他们关系不错,虽然最一开始刘圆功他们对他并不是十分的友好,但是现在却很好,而且还教了他很多的东西,小鹤草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自然会选择帮刘圆功他们一把。

几人商量好之后,到是没有了别的想法,一个个都窝在草丛里休息,为了确宝他们的安全,小鹤草还把四周的草,都弄得很高人,那草还把他们都给挡住了,就算是真的有一只老鹰在天空中飞,也不可能看到他们。

在加上今天他们赶了几十里的路,都有些累了,所以不一会儿几人就全都睡着了,当然小鹤草依然让铁线草看着枪魂者那些人,以防止他们有什么异动。

这一觉他们一睡就睡了三个多小时,这算是他们这几天睡的最安稳的一次了,毕竟他们已经跑到了对方的前面,就算是对方想要离开,也会从他们的旁边路过,到时候他们一定会知道,所以几人现在都十分的放心,美美的睡了一觉。

这一觉醒了,几人都感觉神清气爽,身上的伤在小鹤草的药粉的做用下,已经好了七七了,现在他们的战斗力,已经完全的恢复了。

几人起来之后,又吃了一点东西,他们都不敢吃饱,因为食物不多了,而且在这种地方。小鹤草还真的是没有地方去找吃的去。所以他们只能吃剩下的那些干粮。而且还不敢多吃。

吃了一点东西之后,刘圆功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这一次还多亏小鹤草了,要不是他带了这么多的干粮,我们怕是就要饿肚子,看来以后每个人身上最后都带上一点干粮。”

吴飞他们几也都点了点头,他们也觉得很丢人,他们这些人可是刀卫军的,虽然只是预备队的。但那也是刀魂国百万大军中的强者,可是这一次他们的任务,能做到这种成度,全都多亏了小鹤草,要是没有小鹤草的话,他们怕是早就被人给灭了,这让他们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感到有些丢人。

刘圆功他们本以为枪魂者那些人的援军会很快就到,却没有想到,这一等一天就过去了。枪魂者那些人的援军,却是一直没有来。这到是让几人感到十分的意外。

眼看着天色都黑了,刘圆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沉声道:“大家都说说,那些家伙想要干什么?难道他们真的就想在那里等待援军吗?他们是不是太嚣张了点?这里可是我们刀魂国,他们就在这里这么等援军,就不怕被我们的大军给灭了吗?”

几人也都皱着眉头,大家也同样想不明白,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正像是刘圆功说的,这里可以刀魂国,他们抢的可是刀魂国的东西,抢了刀魂国的东西,还敢在这里大摇大摆的等着援军,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啊。

刘圆功一看他们都没有说话,这才开口道:“你们说对方会不会连夜离开,如果他们真的相要连夜离开的话,那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吴飞几人一听刘圆功这么说,都不由得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亮,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对方还真的有可能这么做。

小鹤草看着刘圆功,沉声道:“刘叔,你们说,对方有没有可能会每个人背着一个箱子离开,虽然那箱子里的东西很大,也十分的重,但是他们可全都是职业者,一个人背一个箱子,还是可以做到的,就算是两个人抬一个箱子,他们有五十个人,就可以抬二十五个箱子,而五辆大车上,一共好像也就摆装二十五个大箱子吧?”

刘圆功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一下就愣住了,接着他想了想,沉声道:“鹤草说的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他们有可能会在晚上背着相子离开,就算是晚上他们不背着箱子离开,也可以让他们的人,晚上来接他们,到时候对我们只会更加的不利。”

几人都点了点头,他们也认同刘圆功的说话,晚上,对方人还多,而且对方还有不少的兽魂者,兽魂者十分的善于夜战,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刘圆功才会说,如果对方晚上有所行动的话,会对他们更加的不利。

小鹤草一看刘圆功的样子,想了想,马上就从自己的箱子里,拿出了一个小袋子,这个小袋子里,全都是种子,这些种子全是变异种子,这些变异种子有一部分是他从胡家带出来的,还有一部分却是从那些被他杀死的植师身上弄来的。

小鹤草拿出这些种子之后,仔细的数了数,接着转头对刘圆功道:“刘叔,我持这样吧,晚上就由我来拖住他们,他们要是晚上有所行动的话,我就把这些种子丢到咱上去,激活这些种子,这些种子虽然不可能伤害到他们的,但是却可以拖慢他们的速度,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拖慢他们的速度就可以了。”

刘圆功他们一听小鹤草这以说,也觉得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所以几人也都没有反对,刘圆功看着小鹤草道:“鹤草,我谢谢你,只要这一次的任务顺利,老家的人到了,我就让他们把变异种子都给你,省得你以后还得自己做,对了,这一次我们要是把东西抢回来,你是不是就要离开了?”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是啊,你们把东西抢回来,我就要离开了,我离开家乡也有好几年了,也该回去看看我的父母了,而且之后我还要出去试炼,不能耽误太长的时间,你们也知道,如果我不能完成这一次的试炼任何,那我不不能算是一个胡家的人。”

刘圆功点了点头,接着他有些好奇的看着小鹤草道:“鹤草,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也一起经历过生死了,你之前说你在胡家的身份不低,能不能告诉我们,高到什么地步?你的师父是谁?你在胡家的那个干亲又是谁?”

鹤草看了刘圆功他们一眼,微微一笑道:“告诉你们当然是没有问题,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给我保密,在我没有出名之前,不要把我真实的身份告诉别人,当然,其实我的真实身份并不是很难查,只要是想查,还是查得出来的,不过能保密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我可不喜欢那么多的麻烦。”刘圆功几人都点了点头,却是两眼放光的看着小鹤草。

小鹤草看着他们的样子,也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他还真的不知道,男人竟然也会这么的八卦,会有这么强的好奇心,他摇了摇头道:“我其实就是胡家三老爷,胡远的干孙子,我的师父也是就是我的干爷爷。”

刘圆功他们一听小鹤草这么说都是一愣,吴飞更是没有反应过来的道:“胡远?胡家三老爷不是胡静吗?听说他的修练成就不是太好啊,你怎么说是胡远?”

“你这个笨蛋。”刘圆功敲了吴飞的脑袋一下道:“小鹤草说的三老爷,不是胡家这一辈中的三老爷,而是上一辈的,胡远老爷子,外号鬼藤,那可是胡家名声在名的一大高手啊,小鹤草,你的干爷爷是胡远老爷子?这是真的?”

小鹤草微微一笑道:“当然是真的,我可是胡家上了族谱的干亲,这还能假得了,不然的话,你们认为,我凭什么参加胡家的成年试炼。”

吴飞却是一脸吃惊的看着小鹤草道:“天哪,鬼藤胡远,那可不只是在我们刀魂国,在整个魂国都是大大有名的一个植修,听说他还是植师会长老团的成员,在植师会里,地位非凡,有很多植师,都梦想着可以得到他的指点,没想到你竟然会是他老人家的干孙和弟子,你小子也太幸远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aj.dzhhyy.com  lgq64.dzhhyy.com  x8j3.dzhhyy.com  ihip.dzhhyy.com  d8h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