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澜依依不舍的点了点头,正要离去却又仿佛突然想起什么来,看向了一直默默不语,人群中最显眼最高大,却怂怂的缩着身子,躲在了比他清瘦,还矮一些的霄沂身后。

“差点忘了。”叶清澜吸了吸鼻子,露出几分笑容来,脸上还带着泪,这笑中带泪的模样,当真惹人怜惜。

只是……一个**岁的小女娃,能不能不要露出这种风情万种的表情来啊!

菱一默默的扭开了头。

叶清澜仿佛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几步走回来,霄沂在她靠近的时候,十分嫌弃又谨慎的侧身让开,恨不得一步退出百米,离她远远的。

那一瞬间的厌恶叶清澜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但她并没有任何情绪,只是看着席子语,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面具,直接递到了席子语面前,“诺,还给你。”

“……”席子语面色十分复杂,特别是在接受到菱一和众位师兄‘关怀’的目光后,恨不得钻进玉牌里再不要出来。

“昨天我不是故意抢你的面具的。”叶清澜微微一笑,耳根和脸颊可疑的红了一下,才道:“那是个意外!”

说罢,将面具一把塞在席子语的手中,转身就跑了。

“我不要了……”席子语这句拒绝来得太晚了,叶清澜早跑了。

“啧啧,席子语,你可做个人吧!”舜华故意调侃了一句,就那么巧……说了跟菱一昨晚说的一样的话。

席子语的眉目纠结了起来,“我不是……”

“作为师父呢,还是得好好教教你……平日里嘴上花花就算了,但是这个小姑娘呢……就算了吧。”菱一摇了摇头,也更确定了叶清澜的目的。

说不是在攻略,她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师父,我真的没有……”席子语有苦难言,那面具拿在手上只觉得是个烫手山芋,想丢了又觉得没风度,只能气呼呼的塞回了袖子里,打算拿回去毁尸灭迹。

“离她远点。”霄沂拍了拍席子语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眼神里竟然还有些怜悯的意味?

席子语一脸懵,这一个个的到底什么情况啊?能不能听他解释啊?

然而并没有人想听,菱一也不再说什么,吩咐了霄沂一声,自己出了门,心里到底对那莫奈何如今的际遇有些担心。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昆仑山,受了这一番苦……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拜入药谷?

如果自己那天多问他几句话,之后能多关注一些……甚至带他离开昆仑山,是不是他就不会遇到这些事了?

可菱一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有系统绑在身上,已经惹了几个大佬在身边了,努力了那么几年,个个黑化值都只增不减,她真的也不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她也不可能将所有原女主祸害的那些主角都绑来放在身边吧?

菱一很快在镇子里各角落都用神识查探了一番,没有任何结果……又去问了镇子的守门士兵,也没有丝毫线索。

一般的手段叶清澜肯定都试过了,菱一也是一时没了主意,毕竟她跟莫奈何就见过一面,身上也没有丝毫与他有关的物品。

傍晚的时候菱一回了客栈,徒弟们都听话的待在客栈,没有出去瞎跑,席子语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又在生闷气。

舜华刚练完剑,一身灵力外放,脸色微红,额上还有未干的汗珠,看得出来十分努力。

霄沂就坐在一颗大树下,在一颗颗的擦拭他的棋子……这棋子好像是四师父送他的,他还挺喜欢,时不时还摆出四师父给他留的残局试图破解。

院子里一片岁月静好,菱一在外跑了一天,原本满心的焦急和愧疚,在此刻也安定了下来……她一人的能力本来就有限,心也很小,在这即将大乱的天地之下,只求能护住这一院子的安宁就够了。

天下可怜人多了去……又怎么一个个去拯救?

只是既然有缘遇见,菱一也帮过他一次,那就送佛送到西,如果真的有缘找到他,就直接将他送去药谷吧!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5koh.dzhhyy.com  pl2h4.dzhhyy.com  wx3.dzhhyy.com  def.dzhhyy.com  jy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