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那一瞬间,世间所有的光芒与声音诡异消失,初始之地所有的一切,从飘云到大地,从巨石到沙尘,全部出现了刹那的定格,然后又在下一个刹那完全湮灭,唯有无尽的齑粉在崩塌的天地间混乱飘荡……

诛仙剑阵?

千叶影儿脸上闪过讶色,金影疾退,手掌轻轻一掠,在腰间抽出了一把细长的金色软剑……甩动时如金蛇盘旋,绷直时却又放射出足以刺破天地的金芒。

金剑甩动,轨迹轻渺,却是将当空覆下的诛仙剑阵轻而易举的撕开一个空缺……而在同一个刹那,茉莉的身影已疾飞回彩脂的身边,她唇角带血,红衣破碎,伸手牢牢抓在彩脂的手臂上。

随着一声吞没天地的巨响,诛仙剑阵的剑威爆发,整个太初神境的初始之地完全翻覆,空间像是被彻底摧毁的坚冰,呈现着无比恐怖的崩塌……远方,无数被惊动的凶兽发出震天的咆哮声,久久不息。

漫天肆掠的毁灭之力中,千叶影儿的金影从中缓缓走出。任凭天地覆灭,她的身上却是依旧没有沾染半点沙尘。而她的视线与灵觉之中,已没有了茉莉与彩脂的存在。

“哼,我倒是小看了那只幼狼。”她低语一声,然后浮空而起,不紧不慢的飞向太初神境的出口。

她丝毫没有打算追及茉莉和彩脂……当年,茉莉身中魔毒,都生生甩掉了大半个南神域的追杀,天杀星神若是想走,谁也拦不住。

天杀星神虽然战力在十二星神中最弱,却有着世间无双的隐匿、灵觉、爆发和速度。一个能完美隐匿于暗中,冷不丁给你绝命一击,一击不中后还能瞬间远遁,无法追及的可怕星神……强如千叶影儿,也不得不忌惮。

这也是为什么,她当年如此处心积虑,不惜迂回到南神域也要除掉茉莉。

千叶影儿离开太初神境,行走于神境之外的无尽虚空,古烛无声临近,站在了他的身后,如枯草般的苍白发丝上,还覆着散碎的冰晶。

“小姐,天杀和天狼已遁走,可否继续追及云澈和夏倾月?”古烛缓声问道。

“他们去了哪里?”千叶影儿问道。

“南方。”

“哼。”千叶影儿冷哼一声:“他们没理由去那个方向,障眼法而言,必定早已转向,遁回东神域。”

“那小姐……”

“不必追了。”千叶影儿眼瞳微敛,闪过一抹阴暗的金芒:“我给云澈种下了梵魂求死印,会有人带着他乖乖来求我的。”

“……”“梵魂求死印”五个字,让古烛的老目竟是出现了刹那的剧颤。足足过了数息,他才说道:“若他一心求死,又该如何?”

“死就死吧。”千叶影儿淡淡冷笑:“天杀刚才说了一句话:邪神的神力是无法夺舍的。她的这句话,我倒是有些相信。云澈若是来求我,当然最好,若是一心求死,于我又有何损呢?”

古烛道:“但是,此番云澈和夏倾月遁回东神域后,很快,宙天、星神、月神三界都会知道小姐对云澈下手,尤其宙天明显对云澈有相护之意,若被他看到云澈身上的梵魂求死印,怕是……”

“呵,我会惧他?”千叶影儿没有半点担忧之色,反而冷笑一声:“若云澈是他的儿子或者亲传弟子也就罢了。如今的云澈,虽得他欣赏,但也只是欣赏,除此之外,不过是个与他毫无相干之人。你觉得,宙天老头会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天才’和我翻脸吗?”

“……”古烛沉默,然后徐徐点头:“是老朽多虑了。”

千叶影儿转过身来,淡淡扫了古烛一眼,忽然道:“寒气?星神中并无用寒气之人,你刚才在和谁交手?”

古烛道:“她并非星神。她以极重的寒气强行封死自己的样貌和全部气息,与老朽交手时,也只使用纯粹的寒冰玄力,不动半分玄功。”

“哦?这么说,她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身份?”千叶影儿月眉微蹙,脑中快速搜索起东神域中能与古烛交手,且是修炼寒冰玄力的人。

“的确如此。不过,老朽猜测,她是西神域的青龙帝。”古烛徐徐说道。

“不可能。”千叶影儿却是断然摇头:“龙族生性高傲,绝不屑于藏头露尾之举。如青龙帝这般,更绝无可能。”

“夏倾月和云澈从月神界遁离并无先兆,无人得知,我们追及也是临时起意。就算云澈当真与龙族有莫大的渊源,也不可能提前得知,如此之巧的忽临此地……能一路追到这里的,唯有可能是东神域的人!”

“这些,老朽自然知晓。”古烛叹声道:“但,小姐有所不知,此人是一女子,且她不动玄功,仅凭寒冰玄力,便将老朽强拖至今。若她全力以赴,很有可能……在老朽之上。”


hhub.dzhhyy.com  xc2i.dzhhyy.com  9d2.dzhhyy.com  qgy.dzhhyy.com  awk.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wibp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