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经是第二次来到后罩房了,丫鬟们瞧见她来了,倒也不吃惊,只是见少奶奶径自往袖红的屋子走,才有些害怕起来。

一个小丫头偷偷拉住阿红,问道:“阿红姐,我们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她躺下去就没再起来了,这下可怎么办?”

“少奶奶不会怪罪我们吧?”

阿红闻言微微抬起下巴,有些不高兴地扫了一眼围过来的几个小丫头。阿红平日里虽在少奶奶跟前表现得乖巧懂事,实际上她可是个泼辣的,从前她还只是个扫地小丫头时就不曾让人欺负她,后来她到了少奶奶身边,又得少奶奶器重当起了胭脂铺的掌柜,在外头见识多了,身上气势便不同了,此时只是淡淡一扫,就吓得几个小丫头齐齐噤声,再也不敢多嘴。

阿红道:“袖红怎么说也是家里的丫头,咱们宅子里还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要是袖红有个三长两短,坏了傅家的声誉,我看谁还能放过你们!”

几个小丫头被她这么一说,纷纷害怕地哭了起来,惶恐地说自己再也不敢了。

阿红原先也不晓得这几个丫头在排挤袖红,她多嘴问了一句,其中一个小丫头才抽抽噎噎道:“是阿力哥,他说袖红勾引少爷才被发配到这儿来的。所以我们就……”

几个小丫头觉得,老爷和夫人都拿少爷没办法,可是少奶奶总能把少爷管得服服帖帖的,所以这宅子里只有少奶奶才是最大的,她们要是排挤这个不要脸勾引少爷的袖红,说不定能得少奶奶青眼,谁能想到袖红身子这么差,竟然干了几天活儿就累倒了。

阿红在外头低声训斥几个小丫头时,林善舞已经坐到了袖红的床边。

她伸手摸了下袖红的额头,这才发现这丫头烧得比她预想得还要严重些,要是有个温度计量一量,差不多要升到39度了。

在这种时代背景下,随便发个烧可都是能死人的。

见袖红已经意识不清了,林善舞掌心运力,按在了她的心口上。

温和的内力被灌入体内,袖红脸上不正常的红晕终于稍稍退了些。她的烧还没有退,但这股内力却可以壮大她的元气,帮助她熬过这场病。

袖红迷迷糊糊睁开眼,就见自己身边坐着个眉目温和的女子,那人仅仅是握着她的手,却又一股奇妙的力量由此进入她的体内,令她身上的不适感减轻了几分,袖红恍恍惚惚地想,自己这是遇着了神仙?否则,怎么会有人愿意陪伴她这样一个人人不喜的爬床丫头?她一定是神仙,她的手真暖……

大夫没多久便到了,林善舞让开地方,方便大夫看诊。

那几个之前排挤袖红的丫头此时也殷勤地凑过来,帮忙买药煎药,还十分大方地抱出自己的被子捂到袖红身边让她取暖。

当天傍晚,袖红的烧退了一些,她的意识也终于清醒了过来,知道了先前陪伴自己的那位神仙原来是少奶奶。

她一个爬床失败的丫鬟,这宅子里的其他下人统统瞧不起她,可本该对她厌恶至极的少奶奶,却给她请了大夫,还亲自过来看望她。

难怪少爷在外几个月,却始终洁身自好,原来少奶奶是这样一个好人。袖红想到自己之前所作所为,便越发觉得羞耻与难堪起来。

她挣扎地从床上爬起来,含泪道:“少奶奶,是我错了……”

傅家宝回家后,就听说林善舞去后罩房找袖红。

傅家宝先是一愣,随即兴奋起来,觉得自己马上就能听到袖红凄厉的惨叫了,在见识过娘子的厉害以后,看那个袖红以后还有没有胆子爬床。然而等他跑到后罩房一看,却见他家娘子站在床边,袖红跪坐在床上,一人垂眸注视神色温和,一人含泪仰头楚楚可怜……

怎么看,怎么不对!

作者有话要说:  傅家宝:小妖精!勾搭不上我就勾搭我娘子!纳命来!

第80章

傅家宝心里莫名有些不爽,见那丫鬟居然伸爪子去搭他家娘子的皓腕,傅家宝几步上前,硬是拿折扇敲开了那丫鬟的手。

冷不丁被敲了下,袖红立刻缩回了手,一见是少爷来了,少爷还用那种不善的眼神瞪着她,她害怕地往后退了退。

林善舞见那丫鬟满脸的惶恐不安,有些不赞同地对傅家宝道:“你吓着她了。”

傅家宝瞪了瞪眼睛,有些委屈,娘子怎么能帮着一个爬床丫头说话?他下意识道:“可是娘子,她偷……”

林善舞抬手往他肩上一按,傅家宝那句“偷我东西”顿时咽了下去。


xpq.dzhhyy.com  kn21o.dzhhyy.com  1p46.dzhhyy.com  8o7.dzhhyy.com  r8i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vawj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