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腿听出赵极话里的不耐,在一旁添油加醋:“哪里是不愿意,分明是看不上我们这些人,人家毕竟是高高在上的朱家大小姐。”

“行了,既然看不上我们,那就让她尝尝厉害。”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光景,还摆朱家大小姐的架子!

“得嘞!”

身后的公子哥闻言,不由兴奋的搓了搓手掌。

他们这一个圈子里的人,以赵极的身份最为尊贵,但其他人的身份也不是吃素的,聚在一起,什么人都敢得罪,也什么花样都敢玩。

如今他们背靠赵家,就算得罪了现在的朱家,也无所谓,反正朱家现在也不过就是在垂死挣扎。

想到可以磋磨高高在上的朱家大小姐,兴奋之情越发控制不住。

其中一个公子哥,上前便要触碰朱殷。

眼见着这朱家的大小姐丝毫不动,众人眼里不由一阵鄙视,果然是在惺惺作态。

方才嘴里拒绝的义正言辞,身体倒是非常诚实。

还没嘲讽完毕,却见上前的男人将要碰到朱殷的那一刻,身子莫名的被一阵气流弹了回来。

气流力道不小,直接将这位公子哥弹到地上趴着。

姿势非常不雅,看着十分可笑。

公子哥们自然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哈哈,姓李的,你就这点出息,被一个女人吓到了,还是被什么东西跘到了,真是中看不中用?”

他们看不到朱殷使用的手段,只知道这位公子哥莫名其妙的像被什么吓到似的,一下就倒在地上。

被嘲笑的男人,脸色铁青跌在地上。

刚才朱殷出招,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察觉不到丝毫。

只知道一股气流出来,这种莫名其妙的感受,他并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巧合了。

但是心中却已经着恼,被这么多人看了笑话,面子都丢光了。

所以,起身后,第一时间不善的向着朱殷而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然而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他甚至还没有抓到朱殷的衣领,整个人已经被掀翻在地。

这一下,虽然众人还在哄堂大笑,但是赵极嘲笑的声音戛然而止。

任何一个玄士都能看出这里面有猫腻,一个高大的男人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摔倒在地,而且同样的事情还发生两次。

赵极眯了眯眼:“你学了玄士的手段?”只有玄士能做到这种手段,赵极的目光不由带上打量

朱殷盯着电脑,并没注意这些人。

对她来说,这些人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只是她这态度,让赵极冷笑了起来:“好一个朱大小姐,够会摆谱,既然如此,那便让我来会会!”

身为赵家人,赵极虽然整天无所事事、吃喝玩乐,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天赋。

只是,天赋没法和上面的兄姐相比。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cgoij.dzhhyy.com  c2d4.dzhhyy.com  02r.dzhhyy.com  s25au.dzhhyy.com  bf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