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门子连忙点头道:“没有问题,她们能来陪胡小姐,是他们的荣幸才是”

一听老门子这么说,胡仙儿却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道:“怎么?难道小鹤草是胡家的仆人吧?噢,门叔你应该是刘家的家生子,那小鹤草也应该是刘家的仆人吧?”说这话的时候,胡仙儿的语气明显的冷淡了下来,这让老门子和刘仁礼都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她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是突然就生气了

不过老门子还是马上道:“胡小姐误会了,因为小鹤草这孩子,不但十分的乖巧,而且十分的聪明,所以老奴我虽然收他做了干孙,却没有让他加入刘家,不瞒胡小姐和七少爷说,老奴是怕误了小鹤草的前程,胡小姐也应该知道,一个植师,如果成为了别人的仆人,以后在想进步就很难了,在加上小鹤草这孩子又是草植魂,天赋并不是很好,所以老奴就没让小鹤草加入刘家,怕他将来一事儿无成,这件事情族长也是知道的,也已经同意了”(未完待续,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第三十四章 不同寻常

老门子这话不只是对胡仙儿说的,也是对刘仁礼说的,毕竟小鹤草的事情,刘仁礼是不知道的,而像老门子这样的身份,要是收了干亲,他的干亲,也会自动的成为刘家的仆人,现在小鹤草却不是刘家的仆人,要是因为这个让刘仁礼误会,那就不好了。.

只不过不管是老门子还是刘仁礼,都没有注意到,在老门子提到小鹤草的天赋不好时,胡仙儿眼角的肌肉在一次的抽动了两下。

胡仙儿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小鹤草这样一个天才,会被老门子认为是天赋一般呢?不过转念一想,胡仙儿也就明白了,虽然老门子是刘家的仆人,但是刘家并不是以植师为主的,刘家的人大多都是兵魂师,当然不可能成为植师,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老门子对于植师的了解并不是很多,在加上小鹤草可能是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展现过自己的天赋,所以他有这样的反应,也不奇怪。

胡仙儿看着老门子,开口道:“原来是这样,门叔你的决定是对的,一个植师,如果一但成为了别人家的仆人,那他这一辈子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发展了,天赋好的人,可能会成为一个植师,但是绝对不会成为一个强大的植师,天赋一般的植师,可能最后只能成为一个药师,成为别人的仆人,对于植师的影响太大了。”

老门子和刘仁礼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两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胡仙儿,胡仙儿看着两人道:“一个植师是不是强大,最主要的就是看他的心,植师的心必须是的,是自往着自然的,如果他成为了别人的仆人,想在领悟到自然之心,却是不可能了。”

两人这才点了点头,他们也发现刚刚胡仙儿有些生气,在她以为小鹤草是刘家的仆人时,但是现在却不在生气了,显然是因为小鹤草是一个植师的原因。

一想到这里,刘仁礼不由得感到庆幸,幸好小鹤草不是刘家的仆人,不然的话还就真的惹这位小姐不高兴了,那他这一次想要讨好这位小姐,就算是白费了。

胡仙儿看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笑道:“两位,我要谢谢你们,你们为一位植师保住了他的自然之心,这几天就让小鹤草过来陪陪我吧,说实话,像这么懂事,这么聪明的小孩,我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门叔,小鹤草的学业如何?”

门叔一听胡仙儿这么问,微微一愣,接着他沉声道:“不敢瞒胡小姐,鹤草的功课十分好,而且他有过目不望之能,他现在进学两年,但是这两年的时候,他的老师已经认为没有什么可以教他的了,现在小鹤草早就已经在家里自学了。”

一听老门子这么说,刘仁礼的身体不由得一震,他可是知道老门子说的老师是什么,只不过他没有想到,小鹤草竟然会如此的天才,现在他也完全的理解,为什么老门子不让小鹤草进入到刘家为仆了,如果天小鹤草的那么天才的话,让他入刘家为仆,可能真的是误了他一生。

胡仙儿一听老门子这么说,先是两眼一亮,接着却是皱了皱眉头,一看到胡仙儿这样的表情,老门子刘仁礼却都是一愣,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胡仙儿看了两人一眼,轻叹了口气道:“两位不要误会,我只感到有些担心,这个世界上,天才都是受到天谴的,如果不是有大气运加身的话,可能会早夭,希望小鹤草能平平安安的吧。”

一听胡仙儿这么说,老门子和刘仁礼都是一惭,两人到现在这才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胡仙儿好像是对小鹤草太过于关心了吧?他两人之前见胡仙儿关心小鹤草,只是以为她是看到了一个植魂者,感到亲近,所以才会关心,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只是这样?这是怎么回事儿?

两人虽然是一肚子的疑问,却也没有多问,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可是不一般,容不得他们随便的发问,所以两人只能把疑问留在肚子里。

胡仙儿这个时候,好像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致,刘仁礼一看到胡仙儿的样子,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在留下来打扰了,他马上就对胡仙儿道:“胡小姐要是没有什么吩咐的话,那我和门叔就先回去了,一会儿我们把野味处理好了,在派人来请胡小姐前去用饭。”

胡仙儿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无意识的嗯了一声,看样子她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刘仁礼也没有在打扰她,而是冲她行了一礼,领着老门子离开了。

两人到了松森院的外面这后,刘仁礼皱着眉头对老门子道:“门叔,你有没有感觉到,胡小姐好像是对小鹤草太过于关心了?”

老门子点了点头道:“不错,七少爷,胡小姐对小鹤草好像真的是太关心了,之前我们一直以为,胡小姐是因为小鹤草是一个植魂者,所以胡小姐才会如此的关心他,但是现在想起来,却是不对,七少爷,老奴没有猜错的话,胡小姐应该是植圣胡家的人吧?”

刘仁礼点了点头道:“不错,胡小姐就是植圣胡家这一代中,最天才的一位。”

老门子点了点头道:“那就对了,胡小姐是出身自植圣胡家,她见过的植师一定很多,就算小鹤草是一个植魂者,也不可能引起他这么大的观注,甚至已经达到了关心的成度,所以我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刘仁礼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他沉声道:“门叔,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小鹤草。”

老门子一听刘仁礼这么说,身体一震,接着他沉声道:“七少爷请随我来。”老门子现在已经想好了,刘仁礼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伤害到小鹤草,不然的话以胡仙儿对小鹤草的关心成芳,刘仁礼就算是彻底的得罪了胡仙儿,所以这个时候让刘仁礼去见见小鹤草,也没有什么关系。

两人不一会称就来到了前院,到了老门子的房间,老门子的房间里有亮光,正是灯笼花的光芒,两人刚一到房门前,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道:“哥哥,你说爷爷他吃饭了没有?我们都开始吃饭了,爷爷要是不吃饭,会不会饿?”

一个小男孩的声音道:“爷爷应该还没有吃饭,玉儿,你先吃吧,爷爷是有事情要办,所以没有时间吃饭,要是他知道我们也不吃饭的话,会担心的,所以我们要吃的饱饱的,这样爷爷才不会担心我们。”

小女孩应了一声,屋子里又传来了吃饭的声音,老门子一听到两人的对话,不由得微微一笑,接着伸手轻轻的推开了门,他一打开门,小鹤草和小玉儿都往门前望了过来。

一看到是老门子,小玉儿马上就放下了手里的碗,往老门子扑了过来道:“爷爷,你回来了。”小鹤草也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4q3b.dzhhyy.com  x8g1.dzhhyy.com  1yu.dzhhyy.com  fij.dzhhyy.com  evt7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