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摸,一边念念有词的复述着【尚隆】这个名字。

那果然不是她的错觉……

“他是真的存在的。”

园子脑内一通乱闪,破碎的画面此起彼伏又消失:她确实失去了一段记忆,而在那段记忆中,她真的接过一次婚。

“我真的,和【尚隆】,结过一次婚。”

因为除了破碎的画面,详细过程她半点不记得了,脑内是中国风的大背景,考古也没个合用的方向,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是穿越时间穿的太乱,以至于出现了精神异常。

但是现在——真的有五百年前的、落着尚隆名款的东西出现了!

这画里画的还是婚后生活!

但是她真的没影响啊!

她想的越深越努力,脑壳里头就越疼,疼的脸色都发起了白,西门站在她背后轻轻拍了拍,完全略过了那些意味不明的喃喃自语,只温柔的询问她说:“是哪里难受吗?”

园子一言不发的摇头,一言不发的站起来,一言不发的捂着脑袋决定回屋睡一觉。

反正这一天结束的时候,不二周助是怎么拿着十个手机坐豪车来的,最后就怎么拿着十个手机,坐着同一辆豪车回去的。

第二天清晨,南川网球训练基地,早训课。

不二在休息的间隙里取了一瓶冰水,恰巧碰到忍足又坐在场边,盯着手机上的图片发呆。

托手机高端像素的图,只是侧面一瞥,就让不二确定了:这确实是他昨天碰巧看到的那面屏风。

也许是发愣的时间太久,又或是他视线的存在感太强,忍足侑士若无其事的按灭了屏幕,抬头看了看他,问说:“不二君……最近对我感兴趣了吗?”

不二恍若无觉的眨了眨眼,刹那间便笑着应付了过去,说具体比赛对象要看教员们的安排,私自比赛似乎不合规范呢。

忍足侑士歪了歪头,不咸不淡的说了句“是吗”。

“只是……”犹豫了一下后,不二周助就还是开口问道:“我昨天正巧见到了这幅画原本所在的那幅屏风,美是很美,但有些意外它对你的吸引力,居然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了吗?”

忍足放在膝上的手猛然一紧。

“是吗,”他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勾起了嘴角,仿佛饶有兴致道:“不二君你……是在哪里看到的?”

不二有些犹豫:屏风已经变成了某位小姐的私人藏品,在不确定忍足君想做什么之前,随意泄露相关的消息,似乎不太好。

然而忍足那等人精,几乎立刻看出了他担忧的点,看似无意的感叹说:“这是最近在拍卖会上看到的宝物,我是很想要啦。”

他观察了一下不二缓缓放松的神色,补充道,“不过据说东西现在到了铃木家的小姐手里,依铃木家的状况,大概是不会轻易转手的。”

不二想起那位送货上门、却对他敌意颇深的西门,心想如果他真的那么喜欢铃木小姐,那他费尽心思寻来的礼物,必然价值连城。

他都有点好奇那东西到底值多少钱了……

此时,忍足的手机里还保留着拍卖方准备的介绍资料,因为他想打听一下不二到底是怎么和铃木园子扯上关系的,倒意外耐心十足的给不二讲完了那个故事。

就是城主夫妻亡国死别的那个。

不二安静的听完了全程后,若有所思的说道:“所以,那面屏风也算不上什么诅咒物件吗?”

“诅咒?”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04f.dzhhyy.com  wydsx.dzhhyy.com  a1d.dzhhyy.com  s0s.dzhhyy.com  5i1v.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