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记载,白沙公主这人冷心无情,自私自利,除了她自己就没有什么能让她动容的东西了。

据说,就连荒帝驾崩的时候,白沙公主也没有丝毫伤痛,还试图夺权篡位,只是遭到群臣的一致反对,被哀帝所败。不过考虑到这东西是哀帝掌权的时候写的,所以也不排除有哀帝故意抹黑白沙公主的可能。董一言揉了揉眉心,放弃了这个无用功,还是强攻吧,白沙公主被镇压多年,未必就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强悍。

两方人马汇合之后,从天师府出发一同前往碧海市。虽然也有一些正一派的道长们穿的常服,但这样一大群穿道袍的道士出没,还是引起了不少围观。为避免引起白沙公主的警觉,导致对方出逃,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碧海市,张木道长和田沈道长提前去车站等候迎接,这次就没让秦荣海道长一起来了。

因为来的人比较多,小小断路观显然是住不下的,还有由特殊部门出面直接包下了一家酒店,并且负担起了警卫的工作。负责先期打探的张木道长和田沈道长向众位师长和同道们汇报他们发现的成果,“伯父、诸位道长,这几日我和田师兄几乎把碧海市周围的山头都寻访了一遍。”

“虽说我们依然没有能够进入孟婉渝所说的那个失去色彩的山谷,但在寻访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多方查探之后确定那里应该是有人布置了一个结界或者阵法。碧海市周围的群山,也只有此处如此特殊,因此我们断定,这里应该就是孟婉渝所说的失去色彩的山谷所在地,也是恐惧之主藏身之处。”

张洵歌点点头,又让人跟田沈和张木说了张乃生他们此行的发现,接着便是商量对敌之策了。即便他们现在并没有能够找出白沙公主的弱点,只能是选择强攻,但强攻也不是一窝蜂上去瞎打一气,也要讲究一个战术。至少也得决定好谁负责对付白沙公主,谁负责对付钱月陌,若有其他人又该怎么办。

田沈道长问道:“张师伯、诸位道长,钱月陌的姐姐钱月尧不是在我们这边吗?”

曹秋澜闻言,起身说道:“老师、田师兄、诸位道长,钱月尧我带过来的。她表示愿意帮我们劝说她的妹妹钱月陌弃暗投明,只是这钱月陌跟随白沙公主多年,两姐妹也许久没有再见了,如今钱月陌性情如何,又是否愿意顾念姐妹旧情,都是不得而知。因此,我建议大家,最好不要对此抱有太大希望。”

张洵歌点头说道:“你们考虑的都不错。钱月尧既然是钱月陌的亲姐姐,而且钱月陌跟随白沙公主之前两人感情甚笃,钱月尧还愿意帮我们。那就试试看,能成最好,但也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白云观的谢道长叹息着说道:“是啊。按照孟婉渝的说法,这钱月陌可能是如今白沙公主身边最亲近的下属,若是能够说动她倒戈,以她对白沙公主的了解,能够让我们少很多牺牲。”

茅山派的刘道长也说道:“而且,这对钱月陌自己也是一件好事。她如今已经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出太远了,但人固有一死,就算是她的主子白沙公主也不可能真正超脱,她就更是如此了。以她如今的罪孽深重,到了阴间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若是回头是岸,或许还能给自己带来一线生机。”

曹秋澜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同钱月尧说的,她对她妹妹钱月陌也非常担心,并且清楚钱月陌继续执迷不悟下去的后果。她会尽力劝说钱月陌,并且表示她妹妹并非那种无可救药的坏人。”

“据钱月尧所说,钱月陌虽然并不是大善人,但为人还是有原则有底线的,而且颇有几分血性。只是,这么多年过去,钱月陌又是跟随在白沙公主的身边,有多少改变也不说好。”

对此,大家心里也都有数。说好这事,张洵歌便开始分配人手,他是当代天师,也是在场实力最强的一位,还是夏国道协的会长,由他做主,大家都是比较信服的。安排对付白沙公主的都是实力最强的,其中就包括张洵歌自己,董一言,以及白云观的谢道长和茅山的刘道长。

至于曹秋澜,则是和张乃生他们一起,负责对付钱月陌。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实力不足,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钱月尧在他的手中,赵清音也被安排在他们之中。至于张鸣礼和宋子木,负责后勤。

其实这事也没什么后勤可言,说是安排他们作为后勤,其实就是因为他们实力太弱,去了也只会拖后腿而已,所以就让他们呆在安全的大后方。他们这些人,只要保护好自己,就是帮了大忙了。

安排好一切,众人便去休息,养精蓄锐。第二天一早,众人集结往田沈他们说的地方而去。

今天是个大晴天,虽然天气寒冷,但阳光明媚,而阳光恰好就是一切阴邪之物的克星。虽然恐怕对白沙公主这个级别的存在,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高手过招,稍微有一些优势有时候也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另外,白沙公主本人虽然不受影响,但她手底下的人可就未必有这样的能耐了。

曹秋澜难得没有和董一言凑在一起,董一言和张洵歌他们一起正在商量事情,曹秋澜则走在张乃生他们身边,听躲在玉珏里的钱月尧说话,“曹道长、各位道长,我妹妹她肯定不是自愿的,她没有必要做这些事情啊。我们家家境不错,她学历高,工作也好,用网络上的话来说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她是为了什么才会跑到这个小城里来,躲躲藏藏地过日子?她肯定是被那个什么白沙公主胁迫的。曹道长,这按照我们人间的法律,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放下罪行,都是可以从轻处罚的,那阴间是不是也应该这样?”此时他们进入了森林里,树荫下,钱月尧偷偷冒出一个脑袋,期盼地看着曹秋澜。

曹秋澜说道:“确实有个这样的规定。”只是对于钱月陌是否真的如钱月尧所说是被胁迫的,他们都要在心里打个问号,毕竟他们不是钱月尧,无法做好对钱月陌无条件的信任,该有的警惕性还是要有的。

田沈道长他们所说的地方距离碧海市有些远,一行人步行翻山越岭,走了两个小时才终于到了地方。山谷内的宫殿里,钱月陌跪在殿上,目光看着光可鉴人的地面,声音平静地说道:“我主,有一群道士往这边过来了,现在恐怕已经到了山谷外面,不知道阵法能否瞒过他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沙公主的脸色不太好看,她没有看钱月陌,随手把手中的绿叶往空中一扔。绿叶变大成了一面镜子,镜中的景象正是山谷大阵之外的张洵歌等人。似乎是发现有人窥伺,张洵歌手中掐了个法决,镜子中的景象当即消失,镜子又恢复成了那片普普通通的绿叶。白沙公主冷笑一声,“那就让他们来。”

虽然龟缩一隅这么长时间,为了生存不得不躲躲藏藏,但白沙公主怎么说也是曾经贵为公主说一不二的人物。她从来没有学会过卑微这个词,更不愿意轻易示弱,她自认自己是有一战之力的。

阵法外,张洵歌虽然发现了有人窥伺,却并不在意。不仅如果田沈他们的推测没错,那么这里应该就是那位白沙公主现在居住的地方了。若是他们都到了家门口,白沙公主还没反应,那才奇怪呢。

刚刚的窥伺,反倒让张洵歌放心了,确认这里就是孟婉渝所说的那个山谷,他们距离白沙公主也就是所谓的恐惧之主已经很近了。然而就在张洵歌打算研究破解大阵的方法的时候,众人突然发现,眼前的阵法突然对着他们敞开了。原本被阵法隐蔽的阴气和传说中的黑白山谷出现在他们面前。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阵法的关闭显然和他们没什么关系。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白沙公主主动关闭了阵法,让他们进去。这举动有些不合常理,让道长们不免心里泛起了嘀咕,也提高了警惕。虽然眼前已经没有了阻碍,但众人却不太敢就这么大辣辣地走进去。

谢道长看向张洵歌,问道:“张师兄,我们现在怎么办?”很难说白沙公主关闭阵法的目的是什么,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其中有诈。可他们今日的目的就是对付白沙公主,也不能过家门而不入吧?

张洵歌沉吟了一会儿,看向董一言,“你觉得,白沙公主此举有什么用意?”他们这些人里面,对白沙公主最了解的,就是生存的时代和白沙公主最为接近,生前的身份也接近的董一言了。

“张道长。”对张洵歌,董一言还是很客气很尊重的,他看着眼前景色奇异的山谷,缓缓说道,“我推测以白沙公主的身份和性情,或许有诈,但更多的应该是表明自己应战的态度。”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puslk.dzhhyy.com

iks6.dzhhyy.com  87d.dzhhyy.com  yc5.dzhhyy.com  9rn.dzhhyy.com  6bs.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