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茜茜捧脸,“我以后是不是能靠这张脸吃饭了?”

导师大笑着点头,“能!”

姚茜茜目送导师离开,抱着导师送给她的新摄像机乐颠颠地跑到狼王身边炫耀这台摄像机的性能。

总而言之,这台摄像机是她拍纪录片赚来的钱买的,相当于半个黑苦根。

狼王淡淡地瞥小胖崽一眼,慢悠悠地向前走,小胖崽背着一包吃食,抱着两台摄像机,欢快地跳着走。

走了不到两百米,姚茜茜跳累了,把两台摄像机装进背包里,往狼爸爸背上爬。

跟导师的一次见面,唤起了茜茜向师姐师弟们炫耀的心,其他的不能随意拍摄,可以自拍给他们看。

姚茜茜等脸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的把摄像机挂到狼爸爸的脖子上,让狼爸爸跳到树上,镜头对准只有一片雪的雪山。

狼王被小胖崽奶声奶气地撒着娇,什么高冷什么骄傲都保不住了,步步后退,稀里糊涂地成了摄像机架子。

姚茜茜知道自个只能让狼爸爸利令智昏这么一回,现在狼爸爸已经清醒过来了,看她的眼神凉飕飕的,不过狼爸爸信守承诺,仍然一动不动地趴在树上。

机会只这一次,姚茜茜一次次地爬上雪山,把她学会的和自创的花样全表演出来,即使爬山爬的气喘吁吁,也阻挡不了她炫技的热情。

炫技不要紧,姚茜茜这一次突破自身体力极限的八次爬山让狼王看到小胖崽的潜力。

如果不是这一次小胖崽的超常发挥,它还以为小胖崽只能跑五千米、只能爬半座山。

很快,姚茜茜进入地狱训练模式,累到崩溃,坐到地上大哭,也改变不了狼爸爸的固执。

姚茜茜又一路哭着完成训练内容,心里全是委屈,回到山洞,看都不看它一眼,甭说给它洗牙洗脚。

狼王不在意小胖崽闹脾气,慢条斯理地洗澡,偶尔扫一眼对着摄像机告状的小胖崽。

姚茜茜两眼红彤彤,还水汪汪地含着泪,要落不落。

“早上爬四次山,下午跑两万米。”

“我是人,又不是狼。我的人类基因不允许我做这么大的运动量。”

“撒娇不管用,打滚不管用,哭也不管用。”

“我小腿都粗成硬疙瘩了,胳膊上也全是硬疙瘩。穿裙子肯定不好看,我以后不能像个小仙女一样穿漂亮的裙子了。”

姚茜茜撸起袖子和裤腿,看看肌肉线条分明的胳膊和小腿,再想想商厦里她现在已经能买的起的漂亮仙女裙,一时悲上心来,哇哇大哭。

这个场景时常发生,狼王眼皮都不抬一下,稳当当地泡澡。

姚茜茜饿了,打着哭嗝,抱住一个烫了一天的大鸟蛋,用勺子挖着吃。

在这样的运动量下,一个大鸟蛋都不够吃,吃了两个大鸟蛋又吃了两个罐头才有了饱的感觉。

姚茜茜把明天早晨要吃的罐头和鸭蛋提前放到火红巨石上烫着,再清理她吃剩的空罐头和蛋皮。

空罐头放进塑料袋里让守夜人带出去,蛋皮留给黑兽,黑兽喜欢吃蛋皮。

姚茜茜看着塑料袋里激增的空罐头和一大木箱的蛋皮,悲伤地蹲下来。

她不再是小仙女了,她现在是魁梧的饭桶。

姚茜茜慢吞吞地爬进石头窝,独自难过。


qqs.dzhhyy.com  6um.dzhhyy.com  ekb.dzhhyy.com  x4c9.dzhhyy.com  0d0wt.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pkyj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