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血杀宗的巨兽,这个时候也全都开始了冲锋。这些巨兽当然也知道,对方敢于对冲,他们就不能在慢慢的前行,不然的话吃亏的就是他们,所以他们也开始了冲锋,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达到了极限。

两股洪流狠狠的撞到了一起,就听到一阵轰轰的巨响,一只只的巨兽飞了起来,是真的飞了起来,整个身体在空间不停的翻滚着,同时还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声,有一些巨兽更是直接就被撞死了,有一些是被撞倒之后,直接就被其它的巨兽给踩成了肉泥了。

好一会儿,那些夜叉一族的巨兽终于是顶不住了,他们的数量更少,而且力量也比不上血杀宗的巨兽,像这样的对撞,他们其实是十分吃亏的,最后所有夜叉一族的巨兽,全都被冲散了,而血杀宗的巨兽军团,却是直直的向着夜叉一族的那些土墙上撞了过去了。

而在血杀宗巨兽后面,就是一艘艘的血杀战堡,这些血杀战堡就像是一只只的多脚虫一样,无数只金属脚就在城堡的下面,不停的动着,城堡也飞快的前行着,虽然不如血杀宗的巨兽快,但是速度也并不慢。

而血杀战堡所过的地方,地面上的所有的巨兽尸体就会全都消失不见了,不管是血杀宗的巨兽还是夜叉一族的巨兽,全都消失不见了,就像是在清理一样,他们所过的地方,全都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

血杀宗的那些巨兽这个时候也冲到了那些土墙的前面,他们直接就向土墙撞了过去,一点儿也没有要减速的意思,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一面土墙直接就被撞塌了,随后就是第二面,第三面。

血杀宗的巨兽冲击力虽然十分的强悍,但是也并不是无敌的,他们这样的向前冲,撞塌了几面墙之后,就已经力竭了,而就在他们停下来的时候,突的从夜叉一族的大军之中,冲出了几百个人来,这些人的身形十分的快,他们的手里全都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就见他们身形如电,直向那些巨兽扑了过去了,只要他们到了那些巨兽的身边,手里的武器一挥,就直奔那些巨兽的要害而去了。

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夜叉一族之中的高手,那些巨兽现在已经力竭了,正是旧力以去,新力未生的时间,只要是被他们击中要害,那可就危险了,不过好在血杀宗的那些巨兽之中,有很多都是死灵巨兽,他们的反应也是十分快的,一看到对方向他们攻了过来,他们在第一时间就在自己的身体外面,披上了盔甲,之前为了行动方便,他们并没有穿盔甲。

而那些石巨牛异形,虽然他们没有时间在自己的身上用上石甲术,但是一看到对方攻过来了,他们长尾,马上就向对方攻了过去。不过可惜的是,他们的速度还是要慢上一些,就在他们的长尾,向那些人攻过去的时候,那些人的身体一动,直接就让过了他们攻过来的长尾,手里的武器已经攻到了他们的身上,几个石巨牛异形,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而这个时候,其经的巨牛,却是全都向后退去了,那些人怎么可能让这些巨兽跑了呢,他们马上就追了过去了,但是他们正好迎面撞上了血杀战堡,就在他们想要向血杀战堡进行攻击的时候,突的在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些人。

这些人全都穿着盔甲,整个人都被盔甲给罩了起来,而他们的手里,全都拿着一把大关刀,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打扮,一个个全都冷冷的看着那些夜叉一族的高手,那些夜叉一族的高手,一看到这些突然出现的人,也只是微微一愣,随后却是各挺兵器马上就杀了过去,

夜叉一族的人,用长兵器的人也很多,这里面的人中,大部分用的都是长兵器,而那些血杀宗的人,用的也是长兵器,他们向那些人冲过去的时候,那些人也向他们扑了过来,双方马上就战在了一处。

凌剑就是夜叉一族的一个高手,他是一个飞天夜叉,他的实力不错,但是他这个人,天生不喜欢管别的事情,就是喜欢修练,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自己的势力,在加上他从小就与谢古方交好,所以他一直就跟在谢古方的身边,可以说谢古方能有今天的地位,他是功不可没的,真要是比实力的话,谢古方怕是都不是他的对手。

凌剑平时就只会自己呆在那里修练,对于其它的事情,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这一次谢古方不得不在一次请他出面了,凌剑对于这种事情,到是一点儿也不反对,在他看来,这是战斗的机会,对于他的修练,也时很有帮助的,所以就直接答应了。

凌剑也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夜叉,他用的武器也是一件长兵器,是一把长戟,就见他双臂挥动之间,长戟在他的手里,上下翻飞,一个人就直接挡住了对面五个人的进攻,把那五个人给圈在了自己的戟里,让那几人脱身不得,可见他的实力有多么的强悍。

第五百六十九章 高手

凌剑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十分有信心的,他现在之所以还没有下杀手,就是因为想要看看这几个人的实力如何,在仔细看过之后,他发现这几个人的实力还真的是不弱,虽然他们的实力比不上自己,但是刀法却是十分的不错,而且力大无比,虽然说出招的速度并没有自己快,但是却也不慢了。

不过战斗不是比武,更不是切磋,实力差上一点儿,那可就是会要命的,凌剑的速度比那几个人快,那他就可以杀死那几个人,所以他手里的长戟一紧,三五招之后,手里的长戟一划,长戟上的半月小枝,一下就划过了一个人的咽喉。

这一戟可是十分快,而且他用的是拖字诀,这一划一拖,就算是一块铁,也会被他直接就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更不要说是一个人的脖子人,虽然长戟在划过去的时候,他感觉同到长戟上所受的力量,要比他想像的大,但是他也没有多想,以为对方是一个体修,身体强悍,所以才会出现在这种情况。

凌剑对自己太有信心,所以他的长戟在划过那人的咽喉之后,就没有在去看那个人,直接就又向另一个人攻了过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的感觉到背后一阵恶风,她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身形往旁边一闪,让过了对方这一刀,同时他偷眼一看,却是一下就愣住了,因为偷袭他的人,正是之前他认为,已经被他给杀掉的那人。

那人好像一点儿事儿都没有,手里的大关刀上下翻飞,又向他攻了过来,而凌剑这个时候,却是因为太过于震惊了,手里的动作有一点儿慢,接边让过了对方的几下进攻,一度落到了下风。

好一会儿凌剑这才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对方身上的全身甲,发现对方的全身甲十分的重,看样子是对方的重甲保护了他,他不由得长出了口气,随后他手里的长戟上下翻飞,慢慢的又占了上风,随后他抓住了一个机会,手里的长戟一扫,他这一次用的依然是半月小枝,这小枝一下就斩在了一个人的脖子上,直接就把那个人的头给斩了下来。

就在凌剑松了口气的时候,他却突的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他感觉到了,对方的脖子那里,竟然一点儿血都没有流出来,这让他有些吃惊,但是就在他吃惊的时候,就见对方的脖子那里,竟然又慢慢的生出了一个脑袋,这个脑袋刚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好像是一股流动的金属液一样,慢慢的在那里聚集成了一个水团,然后慢慢的变成了脑袋的样子,依然跟以前一样,带着头盔,那头盔与身上的甲,完全的结合在了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身着重甲的人一样。

要不是凌剑亲手斩下了一个人的头的话,他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些跟他斗了这么长时间的人,竟然会是这样的怪物,他现在可以肯定了,对方绝对不是人,但是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还真的是不好说,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他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心神自然是不能集中的,被那几个人连斩了几刀,差一点儿就伤到他。凌剑马上就收住了心神,全力的与这几个人交战,一边交战,他一边在小心的看着那几个人,他想要从那几个人的身上,看出一些什么来。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他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出来,那几个人配合的十分默契,刀法也十分的好,变招之间没有一点儿的生涩,动作十分的自然,要不是他斩下了一个人的头,他说什么也不相信,这几个竟然真的不是人。

凌剑可以肯定了,与他交战的这几个绝对不是人,一定是血杀宗的傀儡,不然的话不可能,被他斩掉了头之后,竟然还能战斗,事实上,在他看来,就算是傀儡,怕是被他给斩掉头之后,也会被毁掉,不可能在战斗了,但是对方的这种傀儡,在被斩掉头之后,竟然可以在生出一个头来,这真的是让他感到无比的吃惊。

所以接下来的战斗之中,他在不停的进攻那五个人,同时也在进行着试验,他斩掉过那几个的手脚,但是没有用,那几个人的手脚也可以在生,他刺破过那几个人的心脏,但是没有用,那几个人的的伤口马上就会恢复,他甚至用尽全力,把一个人给斩成了两半,但是没有用,那个人依然可以生出另半的半个身体,依然可以战斗。

一看到这种情况,凌剑的心里就是一沉,对方有这种杀不死的傀儡,这实在是太让人头痛了,像这样的家伙,可是最难对付的。一想到这里,凌剑偷眼看了一下其它人的情况,这一看他一下就愣住了,他发现他们这一面,已经有好几个人战死了,而剩下的人,也有好些都带着伤了,这真的是有些出乎凌剑的意料,要知道他们这些人,可全都是夜叉一族中的高手,怎么会一下就战死了好几个,而且还有那么多的人都带了伤?

转念一想,他马上就明白了,其它人怕是也跟他一样,伤了那些人,以为那些人没有什么战斗力了,却没有想到,那些人根本就不怕,然后就被那些人给偷袭了,要是动作慢一点儿的话,怕是就已经战死了,要是动做快一点儿的话,弄不好也会受伤。


p4h83.dzhhyy.com  nqjr4.dzhhyy.com  eibaj.dzhhyy.com  2j1fo.dzhhyy.com  sr1d6.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pcim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