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远一边往前走一边对小鹤草道:“你是不是感到十分的奇怪,我是一个植师,那我应该是可以跟小草进行沟通的,为什么还要拿着锄头,是吗?”

小鹤草应了一声道:“是,小草也是植物的一种,难道我们要把他们除掉吗?”

胡远微微一笑道:“鹤草,你要记住了,我们植师是能跟很多的植物进行沟通,而且要与天下所有的植物都心存敬意,但是我们归根结底还是人,人是要利用植物的,草对于我们人类来说,用处并不是很大,但是其它的植物却对我们有很大的用处,就像是一个农夫,他种了庄稼,但是田里又长了草,如果他不把草除去的话,那么他种下的庄稼就长的不好,他的收成就不好,他的收成不好,他就有可能吃不上饭,有可能会饿死,所以他们会把草除去,我们人类也是需要生存的,为了生存,我们必须要在适当的时候,收起我们的怜悯之心,毕竟我们不能靠吃草活着,你懂了吗?”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是,三爷爷,我懂了,就像是那些强盗要抢我们的东西,我们要反抗,不能等着他们把我们杀死。”

胡远点了点头,沉声道:“不错,道理是差不多的,鹤草,你不要以为植物之间就可以和平的相处,事实上植物之间也是有战争的,他们也会为了争夺阳光,为了争夺土地里的养份,而展开斗争,只不过这种斗争,我们一般的时候看不到,所以被我们给忽略了,这是一种自然的法则,就像是我们锄草一样,我们人也是自然法则中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做的事情,也等于是自然法则的一种表达形式,但是我们植师,与其它的人类不一样,其它的人类虽然是自然法则的一部分,但是他们却又在想尽一切的办法,去破坏自然法则,为了自己的生存,他们会打破自然法则,而我们植师却不一样,我们追求的是,在尽量保护自然法则的情况下,让我们可以生存下去,甚至在有一些时候,我们必须要维护自然法则,保护自然法则,这才是我们植师应该做的事情。”小鹤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对于胡远的话,还真的不是很明白,不过他却把这些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胡远领着小鹤草到了山谷里的一片花田里,胡远停了下来,他看着这片花田道:“看到这片花田了吗?你认得这片花田里是什么花吗?”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认识,苦无花,是一种解毒草毒,味苦,可解热毒,火毒,药效很好,长于温湿这地,三年一开花,十二年份的苦无株开出来的花,效果最好,超果超过这个的年份的苦无花,药性会发生转变,会变成一种毒草,内含有寒毒,人若是不小心服用了,可能会经脉闭塞而死。”

胡远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看着小鹤草道:“那你看看,这片苦无花田,是几年份的。”

小鹤草点了点头,仔细的看着这片苦无花田,接着面露不解之色的道:“有些奇怪,这些苦无花,白中透蓝,看起来好像是十二年份的,但是从他植株的粗细来看,却是只有六年份,刚刚人问了一下这些花,他们也说自己只长了六年,但是这花的样子,确实是十二年份的苦无花,这太奇怪了。”

胡远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知道:“不错,你观察的很仔细,你说的不错,这些苦无花只长了六年,但是他们的药效,却已经达到了最好的十二年份,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吗?”

小鹤草摇了摇头,胡远却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小鹤草看着胡远的样子,突然他明白了胡远的意思,他蹲下了身子,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一株苦无花,好一会儿小鹤草才抬起头来看着胡远道:“他说是你给他们吃了很多好吃的东西,他们才会变成这样的,是吗?”

胡远本以为小鹤草说他能听到花说话,只不过是随口说说,现在他却是真的相信了,他看着小鹤草道:“你小怎么与他们进行沟通的?怎么跟他们说话?”

小鹤草不解的看着胡远道:“就那么说话啊,我问他们,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就说是因为你给他吃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然后他就变成这个样子了,那还说那些东西真的很好吃,他还想在吃。”

胡远愣愣的看着小鹤草,喃喃道:“你就是这么跟他们说话的?就像跟我说话一样?”小鹤草看着胡远的样子,有些不解,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啊。”

胡远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无声的叹了口气,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真的是太高兴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鹤草竟然会如此的跟那些苦无花进行沟通,他敢肯定,自己这一次拣到了宝,一个可以改变整个胡家的宝。

小鹤草并不知道他这样与植物沟通是多么的惊人,要知道就算是像胡远这样,魂界这里最顶尖的魂师,也不可能像与人对话一样的与植物进行聊天,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人是人,植物是植物,他们是不同的物种,就像是人不可能跟动物用语言直接聊天一样。

植师是可以与植物进行沟通,但是他们只能进行相对简单的沟通,比如感觉到植物的情绪,感觉到植物的病变与否,就算是像胡远这样的顶尖植师,他们最多也只能是与植物进行简单的交流,他们在与植物交流的时候,总是好像是隔着一层东西一样,在交流的过程中,都是一半是真的在交流,另一半却是要靠猜的,像小鹤草这样,可以与植物直接对话的情况,胡远还是第一次遇到,甚至是第一次听说。

第五十二章 植物习性

胡远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而是转头看着小鹤草道:“那你知道如何让这些苦无花,在六年份的时候,就开出十二年份的花吗?”

小鹤草这一次是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虽然他可以与苦无花沟通,但是苦无花也不知道胡远给他们上了什么样的肥,所以小鹤草自然也就不知道,如何让六年份的苦无花,开出十二年份的花来。

胡远笑着道:“一个好的植师,不只要会与植物沟通,不只要知道这个植物能干什么,最主要的是,你还要知道,这个植物的习性是什么,最适合他的生长环境是什么,这样我们才能让那些植物快速的生长,才能让苦无草在六年份的时候,开出十二年份的花。”

小鹤草一听胡远这么说,也点了点头道:“是,三爷爷,我明白了。”

胡远点了点头,沉声道:“植物与动物不一样,要知道植物有很多都是很长寿的,而且他们在适当的环境里,生长的速度可是很快的。”

小鹤草点了点头,胡远看着苦无花,沉声道:“在理论上,植物有着无限进化的可能性,甚至比动物进化的可能性还要大,所以在大陆上,很多植师都认为,植师有着不弱于兵魂者的战斗力,比起兽魂者还要强,可惜的是,一直没有植师证明这一观点。”

小鹤草愣愣的看着胡远,他还真的不知道,在植师里。竟然还有这样的理论。这真的是让他十分的吃惊。

胡远看着小鹤草的样子。也知道现在不适合跟小鹤草说这些,所以他指着苦无花道:“苦无花生长在阴冷潮湿的环境里,所以他能解热毒,火毒,那么也就是说,苦无花需要吸收一定事家寒属性的东西,才能快速的生长,他的药效才会更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冰寒草就是最好的选择。”

胡远又指了指苦无花田旁边的几个大桶,沉声道:“看到了吗?那些桶里就是冰寒草,冰寒草,生长在极寒之地的一种草,通体雪白,天气越寒,生长的越快,他可以用来解毒,也可以用来制成毒药。是一种十分特别的植物,我把成熟的冰寒草。切成小段,然后洒在苦无花田里,冰寒草在温热的环境里,会快速的腐烂,成为肥料,供苦无花吸收,这就是苦无花为什么会在六年份的时候,就可以开出十二年份的时候才能开出来的花的原因所在。”

小鹤草点了点头,他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植物的事情,好像是远比他想像的要复杂得多,他之前的想法实在是太过于简单了。

胡远看着小鹤草的样子,微微一笑道:“现在,鹤草,我想问问你,如果这些苦无花长到了十五年,但是我又想让他们开的花,依然是十二年份的,那我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

小鹤草一听胡远这么说,不由得一愣,他转念一想,马上就明白了胡远的意思,他兴奋的道:“可以用一种火属性的植物来做肥料,这样苦无花虽然长到了十五年,但是因为吸收不到足够的营养,所以他们开出来的花,很有可能依然是十二年份的,但是我想这个量一定要掌握好,不然的话可能会杀死这些苦无花的。”


vxcim.dzhhyy.com  jqy.dzhhyy.com  thfnl.dzhhyy.com  1b8.dzhhyy.com  vfp9i.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mshz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